老莫善于伪装,而且伪装的极像,所有人都没有识破过,除了苏冉冉。

  而老莫的过去也只有苏冉冉知道,苏冉冉虽然是个爱财的人,但却不是一个多事的长舌妇,她喜欢搜罗消息,却不喜欢乱嚼舌根。

  尤其是自己的手下,她会给他们足够的尊重和重视,包括他们的隐私。

  尽管心中万分不愿,但是老莫还是在苏宝宝那句话说完,步子稍微大了一些走到了裴无尘身边,蹲下身子,伸手去揽裴无尘的腰肢。

  可手刚伸到裴无尘身边,就又缩了回去,就好像裴无尘身上有什么东西会蛰到她似得。

  “花痴老莫,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点,我要给他治伤!”苏宝宝见老莫拉了一把就又将裴无尘扔下了,心中担心裴无尘的伤势,便冷着脸高声呵斥道。

  这个花痴难道智商也随着她的花痴变低了吗?

  难道她不知道,这样拉一下松一下再摔一下,无尘叔叔本就受伤的伤口会更严重吗?

  苏宝宝突然又冲着自己一声吼,老莫心里更加委屈了,本来就很不高兴的她,此刻脸色更加难看了。

  她伸出手,在手快要伸到裴无尘身边的时候,转头,闭眼,咬牙,似是下了很大决心般,快速的将裴无尘抱进了怀里,并将他的后背裸露在了苏宝宝的面前。

  只是她却依旧紧紧地闭着眼,贝齿也紧紧地咬着下唇。

  苏宝宝现在可没时间管老莫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此刻的所有心思都被裴无尘身后那只星月镖给牵走了。

  星月镖,是七星阁三长老施月为苏冉冉量身打造的独门暗器,形为四角星,中间是一个月形的空心,分有毒和无毒两种。

  而此刻,几乎一半都镶嵌在裴无尘肩胛骨内的星月镖上正闪着蓝光,嘚瑟的朝着苏宝宝挑衅着。

  看着这支镖,苏宝宝疑惑了。

  他娘亲和无尘叔叔之间的关系胜过生死之交,又怎么可能会对无尘叔叔下如此重的手?

  难道这之间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苏宝宝心中疑惑,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也没有停歇,快速的撕裂了裴无尘肩膀处的衣服,将撕下的布条系在裴无尘胳膊大动脉处,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一小瓶子,将里面的药水倒在裴无尘伤口上,慢慢的将他伤口上的脏东西清洗干净。

  “嗯……”裴无尘似乎感受到了丝丝疼痛,低沉的闷哼出声。

  “还好,知道疼就好!”苏宝宝低低的说了一声,抬眸看向老莫,吩咐道,“老莫我一会儿拔出星月镖,你点穴为他止血!”

  “好!”老莫听到苏宝宝的话,只能睁开眼,看向裴无尘已经裸露了的背部,俏脸上再次浮现一抹可疑的红晕。

  “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人命关天!一会儿一定要配合我,否则无尘叔叔将有性命之忧!”苏宝宝扫了老莫一眼,见她俏脸上满是红晕,又鄙视的指责了一句。

  “苏宝宝,老娘才没有犯花痴!”老莫一再的被苏宝宝一个小孩子指责,心中很是不满,终于没忍住,开口反驳道,俏脸上的红晕更加显眼,反而给她放荡的外表上增添了一些妩媚。

  “没犯花痴你脸红干什么?”苏宝宝不屑的瞟了老莫一眼,撇着嘴反问道。

  “我……苏宝宝,你丫的要是再不动手,你的无尘叔叔就真的要去见阎王了!”老莫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苏宝宝,只能岔开话题。

  苏宝宝瞟了老莫一眼,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歇,依旧给裴无尘清洗着伤口。

  一阵静谧之后。

  jW酷匠网永久!W免g费看小说

  “准备好,我要拔镖了!”苏宝宝一脸凝重,抬眸看了下老莫,在看到老莫点头的时候,他又将目光落到了裴无尘的右肩肩胛骨处。

  这是苏宝宝第一次拔星月镖,对他来说,拔出星月镖不是件难事,要解星月镖上的毒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镖是在他无尘叔叔的身上,对他来说挑战就极大了!

  他那肉呼呼的小手攥在星月镖上,攥了攥,又松开,从包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塞进裴无尘的嘴巴里,抬了抬他的下颌,强迫他将药丸咽下。

  苏宝宝又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身边的地上,深吸一口气,两只小手又一次攥到星月镖上,攒足一口气,用力一拔,“嗤噗!”

  星月镖在拔下后的那一霎那间,鲜血如柱般喷涌而出,喷向苏宝宝。

  苏宝宝没有躲闪,任由那鲜血喷洒了他一身,一脸,迅速将小瓷瓶打开,将里面的药面倒在掌心,按向裴无尘的伤口处,并对着老莫高声叫道,“花痴老莫,还不快点穴止血!”

  老莫在看到裴无尘后背的鲜血如柱般喷涌而出的时候,惊呆了,忘记了苏宝宝刚才交代她的事情。

  但是在苏宝宝这一声高喝之后,她又迅速回神,朝着裴无尘伤口周围的穴位点了几下,鲜血瞬间便止住了不少。

  苏宝宝放下手,将剩下的药面倒在了那白骨森森的伤口上,又从包包里掏出一卷类似纱布的白色药布来,沿着裴无尘的肩膀和身体,慢慢的缠绕在裴无尘的伤口上。

  缠完之后,苏宝宝又对着老莫说道,“给他系好!”

  说完,不等老莫动手,他就已经松开了手,在自己的衣袍上擦了擦手,掏出一粒小药丸,再次塞进了裴无尘的嘴巴中,强迫他吃了进去。

  “好了!”苏宝宝说完这句话,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才给裴无尘拔镖解毒,他是用尽了全力,精神也是高度集中,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一旦失手,很有可能会害了他的无尘叔叔。

  而这样过分的心理压力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现在总算是好了,他的无尘叔叔总算是有惊无险!

  老莫给裴无尘包扎好了伤口,抬眸看向坐在地上的苏宝宝,问道,“苏宝宝,他怎么办?”

  “凉拌!”苏宝宝翻了翻白眼,不悦的应了一句。

  这个花痴老莫,没看到他现在很累吗?就不能等他稍微休息一下再说吗?

  “凉拌?苏宝宝,你丫的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让老娘我一直这样抱着他吧?”老莫听到苏宝宝的话,嘴角猛地抽搐几下,气愤的指责道。

  这小子,如果真敢这样,她一定叫他好看!

  老莫的话刚说出口,苏宝宝的话也跟着飘来了。

  只是苏宝宝的话却让老莫再一次大跌眼镜,叫苦不迭,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悲催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