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已经全部解决了,酒楼也烧光了!

  什么事都已经解决了,他们却姗姗来了!

  也不知道他们是收到的信儿晚呢,还是说他们的眼睛都瞎了,这里火光冲天,他们却看不到呢?

  苏冉冉心中鄙视着这群官兵,可这群官兵也没有闲着。

  他们一来到酒楼前的空地上,二话不说,一队人马迅速将苏冉冉和墨给围了起来,另一队人马迅速的冲进了酒楼中。

  苏冉冉一看这情形,心中疑惑,这群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来了不是应该先询问事情的经过的吗?

  就在苏冉冉疑惑的时候,这群官兵外围有人兴奋的叫道,“大人,这里有活口!”

  苏冉冉听到这话,嘴角抽搐了下,白眼一阵猛翻,敢情他们是将她苏冉冉和墨当成凶犯了啊!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的兴奋?

  如果不是把他们当成凶犯,而是当成目击者的话,不是应该说有幸存者的吗?

  再说了,如果他们是凶犯,杀了这么多的人,还会留在这里傻傻的等着他们来抓吗?

  苏冉冉心中鄙视的同时,外围的谈话又一次传来。

  “在哪儿?”一个中年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苏冉冉在听到这人的声音时,心中的鄙视稍稍减少了一些,听这人的低沉稳重的声音,他应该不会是个糊涂官吧!

  要不然皇帝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边塞要地交给他来打理吧?

  虽然听说大周国皇帝不喜征战,但是却是个极其难得的明君,听得进去谏言,赏罚分明,知人善用,想来他手下的官员中也大多是清廉的居多吧!

  “回郡守大人,在这里!”那人应声的同时,众官兵闪开一条路。

  苏冉冉转头,看向来人。

  他身高大约七尺,膀大腰圆,一身墨绿锦袍,腰间同色系的青玉腰带下悬挂着一把青玄宝剑,右手握着剑柄,正一步步的朝着苏冉冉和墨走来。

  因着天黑,直到他走进,苏冉冉才看清楚这人的长相。

  他大约四十五六岁的模样,一双鹰眉浓郁乌黑,国字形的脸上,一双鹰目犀利透彻,散发着冰冷的肃杀之气和锐利的果决,鼻梁高挺,厚厚的深色嘴唇上略微翘起了一些皮,而这些丝毫都不影响他身上那股子凌冽之气震慑他人。

  苏冉冉看着眼前这位一身武将风姿的郡守,心中暗道,大周皇帝果然是智谋过人,让这样一位武将出身的人镇守在这边塞要地,不得不说,足够震慑敌邦了,至少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默默的在心中给眼前的郡守点了个赞,苏冉冉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用打量的眼神看着眼前站着的这个中年男人。

  而这个郡守在来到苏冉冉跟前的时候,也是一言不发,用同样打量的眼神打量着苏冉冉。

  眼前的这个女子,倾国倾城,一身白衣,飘飘欲仙,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全身透露的清冷之气和强大的气场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她到底是什么人?

  深更半夜的,她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呢?

  他又是怎么受的伤?

  还有他们身边这满地的残肢断臂,虽然已经是面目全非,但是从地上的兵器,他也能看出来这些人的身份,看来这里刚才经历了一场腥风血雨!

  看来刚才那封信的目的是故意要将他引开的,目的应该就是他们其中的哪一个人吧!

  但是看眼前的情况,肯定不会是他们两个中的一个!

  只是这些杀手的目标到底是谁呢?

  “姑娘,让你受惊了!”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郡守还是先苏冉冉一步开口了,冷清的话语中透着一股严肃,严肃中却还带着尊重。

  苏冉冉在听到郡守的话时,忍不住在心中又给他点了个赞。

  这个郡守果然不是个摆设,虽是武将出身,心思却如此细腻,不仅不会被手下的人左右了思绪,反而能从地上的残肢断臂中推断出谁才是受害者,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不是庸才!

  苏冉冉心中评价着郡守,从地上站起身,微微施礼,淡然一笑,“多谢郡守大人关心,小女子愧不敢当!”

  见苏冉冉有礼的模样,郡守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赞赏,如此大的阵仗,一个柔弱女子都能从容面对,胆识绝不是一般女子可比的。

  想到了这里,郡守又转头看了眼旁边地上的残肢断臂,心中喟叹,这样血腥的场景,只怕就是一个大男人都会觉得恐惧吧,可她一个弱女子居然蹲在一边,视若无睹,到底是该说她是胆大呢,还是该说她胆大呢?

  如果郡守知道,造成这样血腥场面的罪魁祸首就是他面前这个柔弱女子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看正p¤版章{3节上P酷匠网!/

  “姑娘,不知你可否跟本官讲述一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郡守再次开口,问出了他所关心的内容。

  虽然他很欣赏苏冉冉,但是却也不会因此忘了他此行的目的。

  酒楼被烧不是一件大事,他也可以完全忽略,但是他今日突然被人引开,这些杀手又突然出现在陈良郡却绝非偶然,这其中一定有他不知道的事!

  难道又和当初贝府被灭门一事有关?

  郡守心中如此做想,心中也更加忧虑。

  如果真是这样,只怕以后陈良郡都不会有太平日子过了!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郡守大人,你不是都已经看到了吗?”苏冉冉虽然很欣赏这个郡守,但是却也不愿意回答他这样弱智的问题,连累的她都跟着变得弱智了。

  “大胆!你胆敢如此与我们郡守说话!”刚刚那个将郡守叫过来的官兵,上前一步,冷声呵斥道,目光中还带着浓浓的警告和鄙视。

  苏冉冉不以为意的扫了那个官兵一眼,不管什么年头,都会有这些阿谀奉承,摇头摆尾的东西。

  时风不是日下,而是时风世袭啊!

  想到此处,苏冉冉长长的叹了口气,将目光从那个士兵身上转到了郡守的身上,眸光中闪过同情之色,看的那郡守脸上有些发热。

  “退下!”郡守冷厉的扫了那士兵一眼,冷厉的呵斥道。

  “是!”那士兵被郡守冷厉的眼神射到,不由哆嗦了一下,但还是恭敬的应声,退了下去。

  士兵是退了下去,可是苏冉冉还是用那同情的目光看着郡守,只是这次的同情中多了一些鄙夷。

  即使再清廉的官员也会想要听一些好听的话,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阿谀奉承包裹下的糖衣炮弹是会将一个人的本性迷失的?!

  “姑娘,如果你看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还请姑娘告知本官!”郡守抱拳,有礼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