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中央最高的山峦底下距离着几十个人,都在窃窃私语,少年上山的通道被一伙人堵住了,两方的人对峙着。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上去?”一个山河古宗的人对着对面的一帮人怒目而视。

  对面一个妖异男子,一头红色的长发胡乱的披散着,五官但是看起来很是英俊,但是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桀骜不驯的样子。

  后面站着一个粉色衣服女子,美的有些不真实。带着一股子魅惑天下的气质。前凸后翘,极尽媚惑,不少人吞了吞口水。后面还站着五个青年,同样的带着一股子悠然的气势,但是比较前面的两个人略有不足。

  “不为什么,还不到时候,你们都回去吧,谁上来我杀了谁!”红发男子盯着对面的四五十人,并未将其放在心上。

  有人拍了拍天弃的肩膀,天弃回头一看,凝璇?

  凝璇还是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天弃,我怎么感觉你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啊,听说有人可以使用玄力?是不是你啊”凝璇弯月一般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天弃。

  天弃@*&#……

  “你从蛋里面出来了啊?”天弃摸了摸凝璇的脑袋。

  “那是真凰涅槃术!”凝璇打落天弃的手掌。

  真凰涅槃术?前面的古嫣也带着真凰血脉,天禅古宗的秘密还真是不少。“你叔叔了?”天弃问道。“追杀一个仇人去了”凝璇嘟了嘟嘴。

  “你在发什么呆,看都快要打起来了!”凝璇兴奋的看了看眼前的场景。

  双方的人剑拔弩张,双方都有人祭出了武器,一瞬间场上火药味十足。

  “各位道友切莫动怒。”一个柔和的男声从后面传来。一个白衣人走上前来。古问道!天弃心头杀机顿起,这个看起来很是和气的师兄也不是好人啊。

  “前面几位妖族的道友如何称呼,我们一同上山去可好?”古问道笑了笑,脸上带着一副友善的笑容 竟然是妖族,天弃这是头一次看见妖族这个种族。

  “那就是古问道么,实力好强大啊,好帅啊”一个女子声音从人群当中传来。

  花痴!

  “我叫金黎!”红发飘了飘,无风自动。

  “呵呵,小女子蓝月。”粉衣女子呵呵一笑,魅惑众生。

  天弃送了耸肩,“蓝月?我还以为叫粉月了。”天弃自言自语,旁边的凝璇嘿嘿一笑。

  “你说什么?”妖族后面的一个青年盯着天弃。这个妖族和正常的人长的一样,但是耳朵格外的长。

  天弃看了一眼这个妖族,五脏三重天,天弃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敢侮辱蓝月仙子,找死啊,人族小子”长耳朵妖族背后妖气腾腾。

  “那个长耳朵妖怪,你哪里听到我侮辱了?”天弃呵呵一笑,眯了眯眼睛。人群的目光瞬间被吸引到了两人身上。

  听到长耳朵妖怪几个词语,那个妖族青年手里出现了一杆长枪。

  金黎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场上,仿佛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蓝月看到剑拔弩张的场景,“诸位,生命果成熟在即,先保存实力一会上山用。”

  “人族!你给蓝月仙子道歉,要不然我一枪毙了你的命。”妖族青年耳朵竖了起来。

  “我这辈子还不会说道歉这两个字,况且不见得我错了。”天弃目光如刀。

  “天禅古宗的这家伙也是个狠人啊,这下子有好戏看了”背后两个见过天弃出手的人对周围的人说道。

  “原来你还是个天才,我就是喜欢人族天才的血肉味道”妖族青年舔了舔舌头。

  妖族青年双腿发力,暴起朝着天弃奔来。

  好厉害的肉身,玄力被封都能如此变态,要是没有被封印那还了得,妖族果真是上天眷念的种族,后面有人发声。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种族,不知道能不能吃。”天弃双臂抱着,笑眯眯的看着跑过来的妖族青年。

  长枪带着呼啸朝着天弃砸开,这里空间特别的稳固,若是放在外面,这一枪足矣破开空间。

  天弃看着呼啸而至的枪头,自己如今不想暴露自己能够使用玄力的秘密,但是对付这个妖族青年,天弃还是有把握的。

  天弃抡起拳头一个闪身砸到了枪身上,巨大的力量震的枪嗡嗡作响。

  妖族青年退后,手臂有些颤抖。

  看着这一幕,金黎有些惊讶,蓝月还是一副魅惑众生的样子,看不出来表情。

  “找死”一击不成,妖族青年暴怒,整个身体蜷曲如同是一只豹子,朝着天弃冲来。

  天弃主动迎了上去,天弃的拳头带着罡风拳拳打在枪身上。

  矬矬矬!

  牙酸的声音传来,妖族青年感觉有些吃力,想不到这个人族这么历害。

  咔咔咔!

  黑色的枪体寸寸折断,妖族青年胸口挨了一拳,肋骨咔擦作响,显然是断了。

  妖族青年的身形落在金黎旁边。

  天弃并没有追上去,重伤足矣。妖族青年目光一冷。朝着天弃冲了上来。

  “够了,你不是他的对手”金黎大吼,可是抓狂的妖族青年哪里听得进去金黎的话。

  妖族青年长嘴喷出来一道黑色的气流,带着一股子恶臭朝着天弃飞来。

  几个人族闪避不及被触及,立马变成了一团团的血雾。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恐怖如斯。

  “这是我族长辈赐予的,这道污血可以化开万物”妖族青年笑得有些疯狂。

  天弃没有动,一股子污血包裹了天弃,妖族青年笑得有些狰狞。

  “人族天才,不过如此啊!”张口一吸,污血被吸了回来。

  天弃站的位置上已经没有了人。

  “怎么回事,他怎么这么轻易就死了?”

  只有凝璇偷偷的笑了笑,“这家伙要倒霉了。”

  果然,妖族青年身后的空间破开,一只紫光闪烁的拳头一下子打碎了妖族青年的半个脑袋。

  红的白的炸裂,一具无头尸体落下。片刻之间化成了一只色彩斑斓的豹子。

  天弃缓缓的走过。

  “果然是真的,他能动用玄力!”

  远处,古问道脸色阴晴不定,金黎目光有些难看。

  但是随后眼睛一闭,不再理会。

  砰!

  一生震耳欲聋的石头碎裂的声音从远处的山上传来,遮挡人上山的光幕碎裂。

  生命果成熟了!

  人们的目光都转向了山顶,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热切!

  妖族首先动身,上了山道,但是一踏入路上,脚步顿时变得沉重,动作变得有些缓慢。

  怎么回事,这里要比其他地方更加难走,双腿如同是灌满了铅一般,举步维艰。

  天弃运转混沌道经,瞬间感觉脚步轻了好多。天弃慢慢的走了上去,虽然慢,可要比其他人快了许多,有些人已经变的满脸通红,一步要比一步艰难。

  /G酷6#匠网lA首G{发

  慢慢的,前面就只有五个人同行,天弃,凝璇,古问道,金黎,蓝月,还有山河宗的那个呛古问道的宏图。

  尤其是凝璇,走起来闲庭信步的,着实惊讶了天弃。

  “凝璇小丫头,你身上的秘密不少啊,竟然能在压制之下走的这么轻松?”天弃过去拍了拍凝璇的肩膀。

  “怎么样,有没有向我拜师的冲动啊,你要是当了我徒弟,我以后做了开派祖师,一定封你为掌教圣子!”凝璇朝着天弃眨了眨眼睛。“不要对你未来的师傅毛手毛脚。”打掉了天弃的手掌。

  天弃灿灿一笑,这个小妮子的秘密还真是不少啊。

  “两位,可否与我同行”一道声音带着极尽媚惑从后面传来。

  天弃回头一看,蓝月脸上有些潮红,追了上来。

  “可以啊,佳人同行,求之不得了”天弃呵呵一笑。

  天弃不知道这个妖精想要干嘛,旁边的凝璇带着鄙视的眼光看着天弃。

  “道兄叫天弃吧,为何会是个这么个名字了”蓝月一道天弃近前就开始问。

  为什么会是天弃这个名字,天弃自己也想要知道答案。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天弃回过头了喘了一口气,已经有了数千丈了,脚下明显有些吃力,却还是看不了山顶,一层朦胧的雾霾挡住了视线,模模糊糊的。

  “蓝月姐姐,你们妖族不是到了地级才可以化形么?”凝璇好奇的看了一眼只有五脏境界的蓝月。

  “我族的确只有到了地级才可以化形,但是我们的先辈有天级大妖,他们的后辈一出生就是人形。”蓝月身体顿了一下,身体光华一闪,体力恢复了不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