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花花兰花指一翘,周围突然凭空出现了无数的花瓣,在这亭台楼阁之见倒也是显得极美。

  但是天弃却感觉每一片花瓣都是一个空间世界,拥有的力量绝对不能小视。

  “古花花这个变态是要动用杀招直接杀了七长老的弟子么?”一个黑衣男子站在远处,旁边跟着一个青衣少女。

  古花花忽然转头,目光如同刀刃一般朝着远处望去,“古问天!你再叫我变态我会跟你拼命的。”

  古问天黑衣无风而动,手中出现了一把折扇,上面淡淡的黑色火焰翻腾,呵呵一笑“你这个变态先和他打吧,我是文明人,不喜欢动手。”

  旁边的青衣女子被逗的咯咯直笑,“叔叔,你这么干绝对要气死那个人*妖的。”

  古问天笑容一顿,扇子在青衣少女头上一拍,“凝璇,我都说了叫我哥哥!”

  青衣女子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我就不要,你本来就是我叔叔么!”

  古问天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了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花瓣片片色彩鲜艳,要是出现在一个女子的手中,可能觉得会是唯美的景色,但是此时一个虬髯大汉捏着兰花指,扭*动着水桶腰,作小女人姿态,夹着花瓣。

  天弃嘴角上扬,“你真恶心!”

  说话间古花花脸色大变,几片花瓣朝着天弃飞来,天弃飞起来,一只花瓣朝着天弃面门斩来。

  天弃双指一夹,花瓣稳稳的夹在手中,天弃冷笑“不过如此!”

  只见古花花扭捏一笑,手指一点,天弃只觉得手里花瓣剧烈波动,天弃双指松开,砰!一声巨响,花瓣在手中炸裂,天弃后退,虎口微微发麻,一片白印出现在了手背处。

  凝璇攥了攥粉嫩的拳头,“叔叔,这个家伙肉身好变态,估计比你也差不多哪里去了!”

  古问天也一改懒散的笑容,认真的看着天空中战斗的二人。

  古花花身后飞出无数的花瓣朝着天弃飞去,“落花三千界!”古花花大吼。

  无数的花瓣破空之声传来,天弃脸色一变,一片花瓣就能够让自己发疼,这么多弄不好就会重伤自己。

  断尺飞出,直接透过空间斩向古花花,天弃手掌包裹着紫光,直接拍像飞来的花瓣雨。

  砰砰砰,接近天弃的花瓣被天弃一掌掌拍碎,声音震的周围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天弃脚下极速,符文闪烁,接住断尺,此时的古花花脚下一朵莲花浮现,光芒三千丈。

  秩序枷锁!天弃手中飞出一条虚幻的链条,虚幻当中带着真实,不束缚人的肉身,束缚神魂,这是天弃第一次用混沌道经的玄术。

  金光闪烁间包裹了了莲花发出的神光。莲花突然间放大,崩开了秩序神链。

  古花花眉心发光,一道白光斩向秩序枷锁。

  咔擦!

  玄气组成的枷锁瞬间崩毁,四分五裂的飞向了四周。底下的人连忙躲开,唯恐余波伤及自己。

  “就这点能耐么?”古花花离开莲花台,莲花片片分开,斩开了空间。

  天弃眼中精光一放。

  咫尺天涯!天弃直接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远处十几处空间破开,几片莲花叶恐怖的攻击直接将那里打成了一片虚无。

  高阶地级武器!

  上面传来的波动切切实实的是地级武器的力量。

  现在的天弃可不敢徒手接高阶地级武器。

  天弃身体再次消失,直接开到了古花花身边,一拳挥出,古花花早就是能够料到如此,并未惊慌,手掌轻轻拍出。

  拳掌相交,天弃并未后退,双拳连连打出,古花花只觉得手掌剧烈的疼痛。

  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天弃后面,金属光泽的莲花浮动在古花花的身前。

  古花花一只手掌滴血,呵呵一笑,“人家和你比拼肉身太过于不公平了。”

  “召唤莲神”古花花双手符文闪烁,背后出现了一个人形生物,太过于虚幻,看不清样貌。境界直追脱凡。

  虚影化出一只大手,大手压迫了虚空破碎,手心生出颗颗莲花。一道巨大的吸力拉着天弃朝着虚影的方向飞去。

  天弃拎出断尺,横空击打手掌,丹田星海一千颗星光发动,浑身光芒大放,大掌被打的四分五裂。

  周围的人挣大了眼睛,这个人竟然打碎了召换出来的莲神虚影,这几乎是古花花最强的招式啊。

  天弃并未罢手,欺身而上,断尺攻向古花花本体。

  莲台发光,一道道青光飞向了断尺,噗噗噗,断尺连连打碎飞上来的青光。

  锉 矬 矬!

  断尺直接打在莲花本体,莲花本来是法器,哪里能够直接对着撞击,花瓣一道道裂纹出现。

  上面的浓郁的青光消失,里面的器灵直接死亡,一件地级武器就这么毁了。

  天弃转头看向了古花花,“轮到你了,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

  古花花脸色大变,“你竟然毁了我的武器,我和你拼了!”

  天弃收起来断尺,紫色的拳头直接打在古花花的胸口,古花花一只手朝着天弃面门拍来。

  天弃拉住那只胳膊,哧啦?一直胳膊夹杂着血雾被天弃生生撕裂。

  酷0v匠网!正版#(首发8s

  天弃手指一点,断臂爆碎,鲜红的血液颗颗晶莹剔透,天弃断尺红光闪烁,鲜血精粹被吸收。

  天弃朝着古花花脑袋上拍去,古花花目光有些挣扎,“不,你不能杀我!”

  就在古花花的头颅即将碎裂之际,一道金光化成的丝带束缚住了断尺。

  “够了,师兄弟之间比武不允许伤其性命!”一道浑厚的声音自内山传来。

  天弃落到了地下,笑眯眯的看着古花花。

  古花花看了一眼周围哄笑的人影,气愤的直接朝着内山飞去。

  “七长老的弟子真是厉害,这战力几乎可以比肩问道师兄了吧?”一个青年张了张嘴问旁边的人。

  “不好说,我觉得他多半人之之下无敌手了”另一个摇了摇头。

  “天弃道兄真乃是人杰啊!”天弃回头一看,一个黑衣青年抱着一把扇子笑眯眯的看着天弃。

  天弃看了一眼,五脏三重天,气势明显要比古花花强了一截。

  天弃收起来断尺,呵呵一笑,“兄台如何称呼?”随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青衣女子,“仙子如何称呼?”

  古问天羽扇摇乐摇,黑色的火焰摄人心魄一般跳动,“我叫古问天,这是我妹妹凝璇。”竟然以问天这名,好大的气魄!

  凝璇掐了一下子古问天胳膊,“都说了我是你侄女!”

  天弃哑然,有意思的一对叔侄女。

  “叔叔,我看他多半不像是好人!”凝璇对着天弃扮了个鬼脸。

  天弃……

  “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请教道兄和仙子,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天弃拱了拱手。

  古问天哈哈一笑“有什么不方便的,去我的洞府一叙吧!”

  天弃随着古问天来到了内山一处山崖少年,光华一闪,一道门户出现在了三人眼前。

  天弃踏步进去,里面说是洞府,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宫殿,隐藏于群山之中。

  宫殿内宝气辉煌,整座大殿竟然是由罕见的玄气精粹筑成,玄气精粹不同于平常的玄气石,用完了就无法再次使用。

  玄气精粹石坚固如铁,可以直接从周边直接吸收玄气,源源不绝,天弃心里有些痒痒。

  看着天弃双眼冒出来的精光,凝璇捏了捏拳头,“喂,你这个家伙,总盯着我家的宝物干什么?有啥问题请教啊”

  明明是个小丫头,却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天弃眉头一展,这个小丫头竟然在损自己。

  当即转头一看,“我想说的是我今年十七,还未娶妻,敢问仙子是否嫁人?”

  古问天嘿嘿一笑,岂能不知天弃的意思是呛呛这个小丫头。

  “你……”凝璇气的小脸通红,哑口无言。

  古问天连忙打了个圆场,“天弃道友是来自于那个大家族吧,看道友灵台大道宏音阵阵,想必所修功法也是不凡吧。”

  天弃心想,自己来自于天启皇家,可是那里只是自己出生的地方,自己的成长和那里根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就是有些奇遇而已。”

  古问天折扇摇乐摇,笑了笑,既然天弃不愿意多说,也就不问了。

  “你们都姓古,难道是来自于一个家族?”天弃突然想起这些个资质好的宗派弟子都姓古,而且个个功法都是高等级,玄器等级也不低。

  “难道你师傅没有给你说过么,古不是姓氏,所有种子级别的弟子,都会被名字前加一个古字,而其他的都会是华字。”凝璇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天弃算了算,前前后后败在自己手里已经有两个种子级别的弟子了。

  “你所打败的那两个只是垫底的种子,而古问道十几年来稳居五脏境界弟子第一,传说他和脱凡境界修炼者一战而不败。”古问天口气平平淡淡,似乎并未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