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的阴鬼出去之后绝对可以覆灭大半个天启帝国,不过天弃此时可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天启帝国自己没有多少感情,覆灭不覆灭倒是和自己一分钱关系都没有,自己目前还没有能力管,有机会了可以告诉镇北王他们,但是目前自己还是想办法得出去,要不然就得加入这帮阴鬼当中成为他们的一员,天弃可不想浑噩的一直存在下去。 “ 这里有一个完整的祭坛,我们要出去只能是单向的!所以,能够传送多远,传送到哪里我也不知道,也有可能半路遇到空间裂缝……”紫英没有说完,天弃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哈哈,没事,只要在帝国范围之内我们就不怕!”天弃拍了拍紫英的肩膀。

  陈紫英身边白光闪动,一堆金光闪烁的石头出现在了祭坛周围。

  这是地玄石,高阶玄气石,等同于玄气石当中的精粹,一个玄气石矿若是能够生产一万斤玄气石,那么地玄石可能不到一百斤!

  “土鳖,轰碎他们。”陈紫英双手符文闪烁,沟通大祭坛本源,天弃手指紫光闪烁,地玄石颗颗爆裂,大量的金黄色玄气蓬勃而出,祭坛光华一闪,天弃和紫英纵身一跃飞上祭坛。

  耀眼的光芒很快的吞没了两人的身体,天弃只看见周围景象快速倒退,很快就只能看到了星空,冰冷,昏暗,枯寂,难道来到了宇宙当中了么?

  “什么人闯进了我们的山门?”天弃朝着脚下一看,一帮青衣人对着两人怒目而视。

  紫英抱了抱拳“我们两个人不是故意的,而是传送阵出了一点问题!”

  领头的一个青衣人眼光里怒火直接能够烧死人一般,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们能不能先从我们的山门上面下来!”说完咬牙切齿的盯着两人。

  》酷匠I网N首发

  天弃看了一眼脚下,一道白玉峰门上面写着“天禅古宗”天弃嘿嘿一笑跳了下来。

  “各位,实在不是有意冒犯的”天弃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个青衣人全部是修士,领头的是一个淬血巅峰的修炼者。

  那个领头的青衣人眉清目秀,青衣飘飘,有种清爽的感觉。

  “要不是我打不过你们两个我早就一剑过去了,你怎么看都不像好人”青衣人示意后面的人收起来武器。

  天弃&*#%……

  这个青衣人倒是老实的可爱。

  “这位师兄如何称呼?这是哪里?”紫英施了一礼,天弃顿时一阵恶寒,这是头一次看见紫英如此小女人姿态。

  那个青衣人也摸了摸脑袋笑了笑“我叫华青!这里是天禅古宗。仙子如何称呼?”

  天弃再一看紫英,白衣飘飘,无风而动,有一种如同嫡仙临尘的感觉,这是那天天弃看到的紫英接受传承的时候的景象。

  天弃扭过脑袋,直接无视了,只见这里高山流水,植被茂盛,玄气充裕,各种玄兽时不时的飞过去头顶,好一处洞天福地!比之天启皇家学院强了不少。

  转过头他们已经谈了好多,天弃回头一看,华清朝着天弃看来,“原来你们兄妹两个人出了这种事情,我先带你们进去见了师傅在做定夺。”

  兄妹?天弃心里一阵无语,紫英骗了这个看似有点憨的华清,原来那一副如同仙子一般的样子是装的!

  看了看天弃的表情,紫英传音“不要说漏嘴了,这里不是天启帝国境内,而是旁边的南洲古地,全部是宗门!”

  天弃一惊,南洲古地?这么说足足的传送了上百万里?

  顺着台阶而上,天弃直接飞了起来,可是一道白光直接将天弃拉了下来,听到动静的华清回头一看,一呆“这里不准飞行!”

  天弃一听,这是什么规矩?

  终于到了一排建筑前面,建筑不算高大,但是有一些古朴的感觉,院子背后是一片湖泊瀑布,倒是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你们先住在这里吧,我去问问师傅,你们何去何从?”华清转身就走。其他的青衣人也跟着走了。

  天弃看了看远去的背影,“真是一帮子奇怪的人!”

  紫英看着远处的瀑布“这里远离红尘喧嚣,十分适合修道,而且人心纯朴,没有了尔虞我诈,多好”说完叹了一口气。

  天弃也过去搂住紫英的肩膀“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杀戮,有仇恨,这就是现实,你看着山青水秀,万里河山,要是远离了争斗还能有这片刻安宁么?”

  紫英挣脱了天弃的胳膊“你不要搂我肩膀,男女授受不亲!”弯月一般的眼睛翻了翻白眼。

  “我这都搂了五六年了也不见你说过啥啊,谁以前知道你是女的”天弃哈哈一笑,搓了搓手倒也在没有动作,而是靠在亭台处看着天空。

  华清走入了内山,来到了一处低矮的石屋旁边作了作揖,“师傅,门外来了两个奇怪的兄妹,是否要让他们进山门?”

  “我知道了,先让他们住下来吧,内山除了禁地之外皆可进去。”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

  “师傅,其他的长老那里?”华清顿了顿说道。

  “无需理会!”随即变得一片死寂,不在传音。

  华清转身离开。

  这里似乎是没有黑夜和白天的分别,天弃盘坐下来巩固着修为,连续数天的战斗让天弃感悟颇深。

  紫英凌空飞起,头顶明月璀璨,玄气柔和的悬浮在周围,周围大道涌动。

  天弃浑身紫霞澎湃,灵台一个血红的小人翻腾,炼化着玄气。

  “有意思的两个小家伙”低矮的石屋里面再次传来了苍老的声音。

  天弃感觉背后的湖泊里若有若无的有宝气绽放。

  “湖泊里面有东西!”天弃看了看周围没有人。纵身一跃飞下了湖泊。

  湖泊开始正常的温度,可是下了十米以后,一股子凛冽的寒气直接贯穿了身体,冻的天弃一个哆嗦,天弃一看湖底若隐若现的一道长达数百米的白色发光带贯穿湖底进入了山底部的石壁当中,

  天弃又像湖底潜了数百米到底,此时天弃的身上已经结了一层冰甲,原来发光带是一条玄气石矿,天弃恍然,这就是天禅古宗玄气浓郁的原因。

  这么好的东西真好可以弥补自己的玄气石。

  天弃拿出断尺,朝着玄脉劈了下去,但是符文乍现,挡住了天弃的攻击,原来这里被人下了禁制,看来是天禅古宗的人。

  天弃赶紧浮了上去,天弃可不想成了第一个被冻死的五脏境界修炼者,那么多的寒气从哪里来?

  天弃来不及多想,赶紧上浮,一到水面上,天弃玄力一震,冰甲破碎,天弃回到了亭子里。

  天弃突然发现自己好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虽然自己已经可以做到不食东西可以活命的境界,但是还是有点不舒服。

  天弃抬头看了看群山,树木参天,野物肯定不少人,一跃而起,虽然十米多就不让飞行了,但是天弃的肉身力量攀登山峦还是不成问题的。

  天弃纵身一跃,跳起来数十丈,整个人如同是猿猴一般灵活。

  天弃到了山顶,山顶霞光遍地,各种植物遍地开花,种种药香扑鼻,天弃蹲下来,一颗百年古药散发出点点药香,天弃摘下来一节送进了嘴里,入口化成一丝丝凉气入体,顿时身体感觉如沐春风一般。

  天弃连连吞下数十颗才停下来,天弃拔了十来颗收了起来留给紫英。

  天弃朝着远处一看,一只白鹤立在树梢闭着双目,天弃捡起了一块石头,双指一弹,只有炼体初期的白鹤瞬间死亡,天弃过去捡起来,“果然是洞天福地,这种普通的鹤都快通灵了!”

  天弃拔了白鹤的毛,升起来一堆道火将白鹤烤了,天弃炼化着体内的药气,医神一接触到药气如同是打了鸡血一般活跃,天弃哑然,医神原来是这么成长起来的。

  道火烤制之下,白鹤被烤得金黄透亮,油脂落在火堆里点起来一个个火花,天弃撕下来一块,“鸡肉味的?”不知道天禅古宗的人会不会抓狂。

  天弃吃完了看了看自己的丹田星海,如今已经有四百多颗星光被点亮了。

  嗡嗡……

  天弃的耳朵周围感觉有人说话,模模糊糊感觉有人在诵经,天弃眉头一挑?

  有人在诵经?

  仔细听来但是听得不太真切,天弃神识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任何人,仿佛是天地万物在诵经一般。

  天弃摇了摇头,根本无法理解和听清,感觉有些诡异,天弃纵身一跃跳下了山顶,诵经身竟然让他有些道心不稳的感觉。

  天弃回到了亭台处,陈紫英还是入定当中,头顶明月当中竟然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翩翩起舞,但是每一步都能仿佛融合天地大道,天弃看的有些入迷。

  “土鳖,醒醒,你的口水都流出来了!”正在欣赏的天弃被人的声音给唤醒了。

  天弃低头一看,咦,紫英不是在修炼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