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弃将断尺拿了出来,不过却没有人发现,因为断尺不属于功法。

  混沌石的混沌气被源源不断的提炼出来,被断尺吸收,进而反哺给天弃的肉身,使得天弃的肉身达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

  天弃回到了修炼阵里面,盘坐下来开始修炼,天弃现在还是军士班的,还不能使用高等级的修炼阵,只有等到突破炼体三重天才能使用高等级的修炼阵。

  天弃刚刚入定,就感觉自己身边的空间有了波动,天弃眼睛睁开,拿出来了断尺,这是有人接近了自己。

  “看来你修炼的不错,都能觉察到我来了!”一个清幽脱俗的声音传了过来。

  天弃回头一看,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凌空而立,正笑着看着自己。

  “姐姐。”天弃觉得叫起来还是有些绕口。

  徐若男玉手轻抬,一道金黄色的光芒朝着天弃飞来,天弃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随之浮了起来,徐若男朝着更高处飞去,天弃也跟着上去了。

  $Y看b正◇版“章r节上,酷匠3c网q…

  天空越高玄气越加狂躁,上升到千米时候玄气已经狂躁到无法吸收炼化的时候了,天弃知道,若是此时失去了徐若男的保护,瞬间就会被狂躁的玄气撕裂。

  天弃从未想过高空会是如此一般,此时已经能够看的清楚整个帝都了,帝都被一条江三面包裹着,江水在辽阔的平原上竟然不是直流,而是交错纵横着,更像是人为的。

  帝宫漂浮在半空,没有任何依托凌空而立。

  徐若男指了指整个帝宫“你知道为什么帝宫能够漂浮在上空么?”

  天弃摇了摇头,“这整个清江被改造成了一个大阵,这种级别的大阵已经不是一般的人力物力能够办到了。”徐若男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看天空。

  “姐,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一点什么?”天弃总感觉怪怪的气氛。

  “我要走了,我要回我的宗门去,所以我不能再照看你了,还有,警告你一下,不达到能够借天地大势改造格局的境界,不要试图和帝宫正面对抗,也不要去找萱萱,我若不是有宗门保护,早就惨死在了帝后手中,至于你当年落到了帝后手里为什么没有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你要自己去查一查。”徐若男拿出来一把短剑交给了天弃。

  天弃摸了摸短剑,短剑没有寻常兵器的冰冷,反而时候温润如玉。

  “这是母亲留下来的东西,看起来是一把武器,里面其实是自成空间的。该下去了,我要走了。”徐若男解除了与短剑的联系,短剑瞬间失去了光泽。

  天弃看了一眼远处,“你的宗门叫什么?”

  明月古楼!

  天弃哑然,好奇怪的宗派!

  落地之后徐若男直接消失了,天弃感觉自己上面的一座山也现实随之消失了。

  自己的路自己走。

  天弃想把短剑收入体内,可是短剑就是收不起来,天弃试着炼化可是实在是太慢了。

  天弃打开了里面的空间,里面有海量的玄气石,天弃终于感觉到修炼有着落了,不再担心了。

  天弃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再看了看短剑,自己好像没有多余的衣服穿,短剑这么拿着没个剑鞘也不合适,说不定会弄伤自己。

  天弃定了定神,出了学院的大门,天弃一到了大街上就感觉到了一股子浊气,这就是修士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的原因。

  街上依旧和天弃以前见到的那么的繁华,但是此时心态俨然不同。

  天弃来到了一家店铺里面,让天弃吃惊的是店主竟然也是修士,只不过只有炼体初期境界。

  店主原本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但是一看到天弃身上穿的衣服就立马打起来了精神,天启皇家学院的学员大部分都是有钱的主。

  “这位小哥要点什么?”店主眯着眼睛,微微笑着。

  天弃看了看周围,我要一套衣服,有战甲的话也要。

  “你是要普通的还是好点的?”店主终于扯到正题上面了。

  天弃从来没有买过东西,此时不知道自己的玄气石够不够。

  “好的是怎样的?贵不贵?”天弃走到了衣服跟前。

  “普通衣服从一两黄金到百两,好的从千两黄金到以上!”店主指了指两个区域。

  天弃哑然“我没有黄金!”

  “白银了?”店主的脸色一变。

  “没有”

  “没钱你没事消遣我啊,该干嘛干嘛去!”店主脸色阴沉下来了。

  天弃掏出来来了一块玄气石,“我同学说这个也算是钱,能不能用?”

  店主脸色瞬间变成了献媚的笑容,“您有这个啊,当然行啊!”

  天弃心里一阵无语,果然是商人。

  店主直接带着天弃来到了后面,天弃一进去就感觉到一股子玄气波动,里面的衣服竟然有玄气波动!

  店主指了指里面的衣服“这些都是用异兽的皮革炼制而成的,穿到身上有加速修炼的效果!”

  天弃拿起来了一角灰色的紧身衣“就是这件了,多少钱?”

  “一万两黄金,或者是十斤玄气石!”店主直接开口。

  天弃直接从空间里拿出来了十斤玄气石给了店主。

  店主脸色一变,没想到对方连价都不还,心里暗暗后悔。

  天弃直接出了店门,感觉太贵了,战甲就直接没有买。

  接下来就是买刀鞘了。天弃走着走着就看见一家巨大的楼阁式建筑,皇家商会!

  帝国皇室的产业,里面各种东西都有,天弃踱了踱步还是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一朵巨大的紫薇帝花的白玉雕塑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巨大的厅堂里却并没有几个人,天弃目光一顿,他看到了一个身影坐在椅子上——徐天一,那个天弃的同宿舍的同学,此时徐天一的目光也朝着天弃看来。

  天弃心里想起来了一个词,冤家路窄,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仇人的儿子!或者说是自己的兄弟。他们的关系徐若男或许没有说,但是天弃确是足矣猜出来。

  徐天一微笑着点了点头,天弃也点头回应了一下。

  天弃直接到炼器的地方买了一把剑鞘转身就走,他不想过多的呆在这里。毕竟这里帝后的眼线不少。

  天弃出了门转过一条街,朝着学院走去,突然天弃顿了一下,有人跟踪自己,难道是徐天一的人,天弃微微回头一看原来是孙兵。天弃咧开嘴笑了笑,原来是仇人,正好试试自己的身手。

  天弃没有朝着学院走去,而是朝着贫民区走去,孙兵紧紧的跟着天弃,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天弃发现了。

  天弃来到了护城河边上,小灰的墓已经不见了,天弃倒也是不奇怪,毕竟这里是贫民区。

  天弃回过头大声朝着远处的街道喊到“孙兵,出来吧,跟了这么久了!”

  躲在阴暗处的孙兵身影一颤,对方竟然发现了自己。

  孙兵直接跳了出来,“你知道我跟着你不跑竟然等着我,上次让你活着回去了,这次你就留下吧!你活着我过得不舒服!”

  天弃直接拿出来了断尺,释放出来了气势,炼体二重天!

  孙兵也拿出来了一把长剑,“原来突破了,这就是你等我的资本么,我快要到淬血境界了!”

  天弃直接用行动回答了孙兵的话,天弃身形如同是豹子一般冲向了孙兵,孙兵脚步轻抬掠地而起,长剑带着银白色的光芒劈向那灵活的身影,天弃断尺一撞,直接当做棍子一样朝着孙兵的剑砸了下去。

  一击两个人分开,孙兵的手有些颤抖,天弃的力量如同是蛮牛一般巨大。

  天弃手里的断尺此时微微有点红光闪烁着,天弃感觉无比的舒服,身体积蓄的力量终于可以爆发了。

  天弃一击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而是双腿弹起来,双手握住了尺子,尺子赤红色的光芒此时嘶的发出了一声轻响,这是利剑舞动才有的声音。

  孙兵这次不敢硬接,避开了天弃的断尺直接刺向天弃的身体。

  还未落地的天弃眼看快要刺中自己了,收回了尺子的力量,直接拍向了孙兵的后背,剑尖划过天弃的衣服,哧啦!衣服破开了一道口子,但是剑锋碰到天弃的皮肤竟然没有割破皮肤,而是留下来了一道白印。

  天呐,这家伙是虬龙么,皮这么坚韧!

  但是天弃不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断尺重重的落在了孙兵的背上,噗嗤!巨大的力量让孙兵觉得心口一甜,一道血箭喷出,人也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天弃在远处落了下来,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皮肤,“混沌石果然是好东西!肉体能够在炼体三重天修士的剑下不破,虽然不是全力,但是足够了!”

  天弃看着艰难的往起来爬的孙兵,冷哼道“杀人者,人恒杀之!”

  突然孙兵暴起,一道白色的光箭射向了天弃的面门,天弃断尺挡住了面门,断尺只是微微一颤,光箭的力量就被抵消了。

  “同样的东西用一次有用,上次杀我用的就是军用弩机吧,这次我早就防备了!”天弃挥起来断尺,朝下咋下去。

  “等等,你不能杀我!我是帝国皇家学院的学生,杀了我你也得死,殿下不会放过你的。”孙兵狰狞的面孔带着对死亡的恐惧威胁着天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