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沐风便带领七彩圣殿几百号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内门演武场。

  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七彩圣殿的兄弟姐妹都来为朱雀堂堂主晶茹以及玄武堂堂主段无涯助阵来了。

  虽然内门考核已经过去,但是今天的内门新晋弟子排名赛比起昨天显得更加的热闹,人数更加的多,今天完全是人与人战斗,比起人与妖兽的战斗更加的有看头,有激情。

  人与人战斗,实力很重要,但是法宝,功法与战斗经验同样重要,所以昨晚段无涯与晶茹两人已经领取了下品法器,两人同样选的攻击型武器,因为攻击型武器有增幅战力的功效。

  法宝类型大致分为,攻击型,防御型与辅助型。攻击型,能增幅自身战力,大大的提升爆发力,一般攻击型法宝武器居多。

  防御性,能增强自身防御,大多数防御法宝为盔甲。

  辅助型,种类繁多,有的能增加速度,有的能增强灵力,有的能加快灵气吸收,等等。多数此类法宝为戒指,项链等等,就比如罗天戒,就是一个强大的不能再强大的辅助型法宝。

  在修真界攻击类法宝居多,防御类次之,辅助型法宝最为稀少,哪怕是天雷宗都没有几件,或者一件都没有。

  “大家安静安静,内门新晋弟子比试马上开始,现在请参加的比试的弟子到演武场台前等候。”慕容云海高呼道。

  参加比赛的弟子个个昂首挺胸,大步走向台前,晶茹和段无涯自然也走到了台前。

  “朱雀堂主,必胜!”

  “玄武堂主,必胜!”

  看到晶茹和段无涯上场,七彩圣殿的弟子一个个激动的助起了威,听到七彩圣殿的弟子在助威,其他团队的弟子也不甘示弱,跟着也喊了起来。

  场面十分热烈,十分壮观,还未开始,那些呼喊声就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彻响整个演武场。

  “请参加比试的弟子现在上台,没有来的视为弃权,规则和奖励昨天已经说了,我再补充一点,点到为止,切不可痛下杀手,否则门规处置。”慕容云海严肃的说道。

  话罢,参加比试的弟子一涌而上,上去就是一阵乱斗,那些实力偏差的弟子连忙往演武台边缘闪躲。

  然而正中了下怀,那些躲在演武台边缘的弟子一个照面就被其他弟子一脚踹了下去。

  “晶茹师姐,我们也上去吧,一会你跟着我,我保护你。”段无涯看着其他弟子都上去了,便对晶茹说道。

  晶茹一阵感动,虽然认识才短短一日,但是她从段无涯的眼神中看到了关爱。晶茹轻声“嗯”了一句便纵身一跃,跳上了演武台。

  两人站在原地,感受在周围弟子投来不善的眼光,警惕的暗运灵力。

  “哈哈哈,就等你们上来,你们是自己下去?还是小爷我送你们下去?”废易生躲在后面说道。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一个废物呀!”段无涯鄙视的说道。

  对于废易生的所作所为,段无涯早有耳闻,对于他段无涯没有一丝好感,有的只是厌恶与恶心。

  “废易生,你是仗着人多,打不过我家殿主,现在来从我们两个身上找存在感吗?”晶茹怒气冲冲的说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星点都是沐风他们搞的,哼哼,没有沐风你们算个叼?”废易生猖狂的说道,嘴角带着点奸笑。

  段无涯与晶茹两人直接无视废易生,默契的传音协商对策。

  “段无涯师兄,一会我使出水幕断他们后路,就麻烦师兄来瓮中捉鳖了!”

  “好的,晶茹师姐。”

  看着他们两个不说话,废易生来劲了,继续过嘴瘾,说道:“怎么了?怕了吗?给小爷磕三个响头,然后自己跳下去,小爷就放你们一马,否则……哼哼!”

  “水幕,起!”

  晶茹大喝一声,顿时一个十丈高的灵力水幕把废易生等人包围,自然晶茹和段无涯也在里面。

  不是晶茹两人托大,而是他们根本就有恃无恐,对方加废易生一起十二个人,其中金丹初期三人,筑基后期三人,筑基中期五人,唯一一个筑基初期就是废易生。

  SR酷匠*网.唯一^正D版5s,}其eg他Y都O是#盗{版H!

  要不是仗着他哥废半身,废易生连屁都不是,甚至连内门考核都过不了,哪里还有内门比试的机会!

  “嘎嘎,你们俩傻了么?竟然自绝后路?我还担心你们跑了,现在正好来个瓮中捉鳖。”废易生依旧躲在百战战队弟子后面,猖獗无比的说道。

  “废物,用脑子想想,我们没有把握会自绝后路吗?现在看看到底是谁是翁中瓮中之鳖?”

  段无涯说完,直接运起灵气一拳击向废易生。

  突然其来的一击吓的废易生连忙闪躲,口中大喊:“快,快把他们两个给我打趴下。”

  百战战队的三位金丹初期弟子马上各使出一拳击向段无涯。

  段无涯见状继而再随时一挥,一道流光对上了三位金丹初期弟的拳影。

  “轰隆!”

  拳影瞬间爆炸开来,爆炸所产生的涟漪迅速扩散,段无涯立马撑起一个两个大的灵气护罩把晶茹一起包了进来。

  灵力水幕也在涟漪接触的那一刻直接破碎,化作点点星光飘散在空气中。

  涟漪瞬间把对方十二个人淹没,杀猪般的叫声顿时在演武台上响起。

  只见废易生那边的十二个人,除了三位金丹初期弟子受了点轻伤外,其他人全部趴在地上抽搐,脸色苍白的如一张白纸。

  废易生更是惨不忍睹,身上衣衫破碎,身上伤痕累累,嘴角鲜血直流,显然伤的不轻。

  一个照面,段无涯以一己之力对抗三位同级对方,自身毫发无损,甚至还保护了晶茹。

  “到底谁是鳖?现在我把你刚才说的话送还你们,跪下磕三个响头,然后自己跳下去,否则我不介意送你们几张免费飞机票!”段无涯说道。

  三位金丹初期弟子相互看了看,自知无法胜过段无涯,为了免遭被打下台的羞辱,直接跪地磕起了头,其他人也跟着磕头,而后一位金丹初期弟子提起躺在地上的废易生,跳下了演武台,到了台下,废易生还放话出来,说道:“你们不要得意,今天的羞辱,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段无涯好强呀,竟然以一己之力逼迫十几个人实力强大的弟子跪下磕头,然后自己跳下演武台。”台下一个弟子说道。

  “你们看,那废易生竟然还敢在台下威胁段无涯,真不要脸,难道他不知道他们是沐风的人么?”另一个弟子说道。

  “七彩圣殿威武,玄武堂主威武!”七彩圣殿的弟子高呼道。

  沐风看着台上的段无涯点了点头,暗道:“段无涯果然厉害,刚才他只不过使出了两成的功力,力道控制的刚刚好,即能起到威慑的作用,又没有违反门规。”

  一柱香后,台上就只剩下了十人,除了晶茹是筑基后期,其他清一色的金丹初期。紧接着进行了抽签单打独斗。

  但是奇怪的是,凡事遇到晶茹和段无涯的弟子全部认输,对上段无涯认输还有的说,因为这些人当中段无涯无非是最强大的一个,但是对上晶茹他们也认输,这使得观看的弟子大跌眼界。

  众人猜测纷纷,有人说晶茹深藏不露,有人说晶茹乃是七彩圣殿的堂主,无人敢得罪,还有人说晶茹是大辉哥的女人,各种说法应有尽有。

  其实就连沐风也搞不懂,或许真是因为晶茹师姐的七彩圣殿堂主身份和陈大哥女人的关系吧。

  由于其他弟子的认输,最终的第一第二名落到了晶茹和段无涯的身上,而段无涯对上晶茹也是直接认输,使得晶茹成为了这次内门比试的第一名,而段无涯则是第二名。

  段无涯的所作所为,使得陈辉对于段无涯好感倍增,暗道这个兄弟够义气,值得结交。

  内门新晋弟子排名赛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中结束,众人的各种说法无非把七彩圣殿推上了风口浪尖,同时七彩圣殿的威望也到达了一个不可估量的地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至尊辉少说:

(未完待续)下一章核心弟子考核,尽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