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 他的脸

  楚泽芳整顿朝服,一脸愁态准备出门,一个小厮送来锦盒,以木兰为柜,还有奇特的熏香,上面用珠玉点缀,玫瑰装饰。那小厮恭敬有礼:“国相爷,这是驿馆中的客人给楚小姐的礼物。”

  酷匠网永久免*费M看Q小=%说2

  楚泽芳有些迟疑,寻思驿馆的客人,那便只有孟起了,只是孟起这厮胆子也忒肥了些,堂而皇之地给国相府千金送礼,摆明了有所图谋。不过传闻孟起乃齐国国君高季衍跟前第一面首,按理说他的性取向不该是女子才对,实在叫人想不明白。

  他打开一看,竟是困惑朝中众臣们数日的九连环。

  九连环已经被拆解而开,让他更是疑惑,再三确认这份礼是送给女儿的之后,他把她叫过来,问道:“慕雅,这是怎么回事?”

  是呵,如今该叫她楚慕雅了,庄姝只是一场在黑暗之下,对生活充满美好的她,一场洗劫的噩梦。

  楚慕雅被这锦绣华丽的盒子吸引,爱不释手道:“盒子好漂亮,哪里买的?”

  楚泽芳恨铁不成钢地一叹:“古有郑人买椟还珠,你倒好,竟效仿起郑人,光看表面之华丽,而忽略宝盒内东西。你不妨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楚慕雅这才赧然吐了吐舌头,打开锦盒一看,顿时失望道:“原来是九连环呀,还以为是什么宝贝,还不如这锦盒呢!”

  楚泽芳无奈叹了叹:“你可知这锦盒是何人所赠?”

  楚慕雅毫无心机地道:“这九连环是齐国之物,应该是齐国使者孟起吧,只是他送这盒子给父亲做什么?”

  楚泽芳再次叹气:“这不是送给为父的,是送给你的。我问你,昨天你失踪那么久,你去了哪里?”

  楚慕雅一阵心虚:“昨天不是说了吗?我掉进了河里,被冲往了护城河,之后就被救上了雍王殿下的船……”

  “这个先打住,”楚泽芳只觉胸口有些不适,“在这之前呢?”

  脚在地上轻轻地打着圈,嘟囔道,“也没去哪里,就路过驿馆时,没忍住,进去凑了个热闹……”

  “你身为女儿家,怎可出去抛头露面?”

  楚慕雅可怜兮兮道:“所以我是女扮男装出去的。”

  这就不难解释孟起无端送礼一事了,以为自己的女儿是个男子,于是起了那什么心思?想直接绿了齐国皇帝?

  不过他忽略了一点,那个送礼的小厮进来时,说的明明就是送给楚小姐的礼。

  楚泽芳只觉胸口的不适又多了几分,拿起已经被拆散的九连环,惊愕道:“这是你解开的?”

  楚慕雅被这阵势惊住,双手在背后互挠,迟疑点点头。

  楚泽芳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心中闪过一丝狐疑,楚慕雅更是惶惑,因不大了解这个父亲的脾性,显得分外局促,怔怔道:“父……父亲,我以后不敢了。”

  楚夫人闻讯赶来,道:“能解开此环,相爷不是该感到高兴吗?”

  只是楚泽芳却高兴不起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从前这个女儿不学无术,让自己操碎了心,一夜之间变得这么聪明,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加之引起了齐国使者的注意,又是福还是祸?

  他狐疑地看着女儿,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想要说什么,许久,也不过一声叹息。

  一切也只是猜测。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今日的朝会不会再向往日里一样令人头疼不已,九连环的解开,也意味着齐国的十座城池很快就要归于楚国领土之中。

  楚慕雅正想去宇文霖所说的鸿儒馆走走,一个内侍打扮的人笑吟吟地上前来,她以为他又是宇文赫的人,正要逐客,却听那人道:“楚小姐,公主邀您进宫呢!”

  楚慕雅和楚国八公主宇文秀乃闺中姐妹,对于她的印象也不是很深,就感觉像是邻家妹妹一样。不过在这里宇文秀可不是她妹妹,按照年纪,比楚慕雅还大了半岁,是不折不扣的姐姐。

  左右在家里坐不住,只是到了宫里,宫规森严,还不如在家自在些。进宫需更衣换正装,反绾髻上斜挽一只鎏金如意簪,坠下细细的流苏,再以两只金寿果碧玺点缀多宝簪子,一身天水碧色长裙,以金线绣有梅花的腰带束着,妥妥地穿出个蝴蝶结,看着既有大家闺秀而又小家碧玉风范,又不能逾越了公主去。

  由一层层的阻碍,一道道的宫墙隔着,进个宫门,再由各廷各司通报,没多远的路竟然走了一个多时辰,方到秀公主所在郝敏宫。

  因楚国十分注重礼仪,楚慕雅对于礼仪不敢有一丝怠慢,到了郝敏宫门口时,俯身行了一礼。宫女游夏笑道:“楚小姐,在宫里其他地方要拘着礼节,在这赫敏宫不用。公主跟你说过的,你忘了?”

  楚慕雅赧然一笑,打着圆场道:“话虽如此,君臣礼仪还是不可废,更何况这不还没进去吗?”

  游夏笑着伸出手来:“请。”

  宇文秀如今年方十五,正是花朵一般的年纪,当着外人的面板着脸受了她这一大礼,关上门来,立马换了一副笑嘻嘻的神色,亲昵地挽了她的手:“慕雅,你终于来了,好久没看到你了!”

  楚慕雅有些不自在,勉力装也装不出跟她很熟的样子,小心翼翼道:“不知公主召臣女进宫有何事?”

  宇文秀佯怒道:“你没事吧?我叫你进宫当然是来陪我了!”说着在她耳边低声道,“另外,还有一份惊喜。”

  见她笑得有些邪行,楚慕雅不安道:“什么惊喜?”

  宇文秀笑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不过如果早知道她口中所说的惊喜是捉迷藏,此时的楚慕雅也不至于如此失望。都一把年纪了,还跟一群十几岁的姑娘玩捉迷藏,还要装作很开心的样子,楚慕雅只觉心累得慌。

  宇文秀蒙着眼睛摸了过来,楚慕雅正失神,身后两个心机宫女将她推至前面,被宇文秀捉个正着,笑道:“谁这么笨,这么容易就被我抓住了?让我猜猜,哟,这张小脸这么俊俏,我猜一定是慕雅!”

  楚慕雅干呵呵地笑着,一群低能的人玩低能的游戏,最后发现最低能的竟然是自己。

  轮到她蒙住双眼,宇文秀悦耳的声音就在身后:“我在这呢,慕雅,小心你后面!”

  尽管早就适应过双目不见事物,但是在这一群稚龄少女面前还是要刻意装上一装,免得坏了她们的兴致。

  宇文秀一边以声音吸引楚慕雅,一边在一个宫女耳旁低声道:“我去找太子哥哥,你们先玩着。”又对楚慕雅道,“这呢,你那头没人!”

  她又转了几圈,声音倒是不少,只是一个个鬼灵精的,只闻声音摸不到人。挥舞着双臂,脚下踩了颗珍珠,忽而一滑,身子向后倾倒,却被什么东西托住了小腰。

  她一阵欣喜地抓了那人胳膊:“我抓到你了!让我摸摸看你是谁!”

  那人比她高出半个头,摸起来颇为费力,心里头顿时想着,怎么方才进来的时候没见着这么高的人?难不成是个内侍?

  手指触及处是微蹙的眉,细长的眼,高挺的鼻,瘦削的脸……越摸越觉得熟悉,四周却是静得出奇,微风拂过脸颊,仿佛是那个人的头发吹到了她的脸上,并在鼻尖闻到淡淡的熟悉的桃花香。

  “楚小姐!”蓝心有些局促地叫了一声,将她拉回现实之中。

  她只觉心头一空,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又像是被什么剜了内脏一般,一种飘渺的痛,然而很快回过神来,却是忘了该做什么。

  兴许是失明的时间太久,她早已习惯用感官去感受周围,一时之间竟忘了自己早已能看见。回过神来时,她摘下眼布,除了几个宫女和内侍挤在一起,略带惊慌地看着敞开的大门,再无其他。

  她有些激动:“方才是谁?”

  蓝心指了指门外:“那个人从外面突然进来的,奴婢在宫里从来没有见过他。”

  其他人也纷纷说没见过,游夏忽而想起什么来,道:“对了,奴婢想起来了,今日陛下召见齐国使者,奴婢好像看见那个人是和齐国使者一起的。”

  齐国!玄华!

  她头嗡嗡作响,不顾游夏等侍女的呼喊,有些失去理智地往外奔,依稀看到一个白色的背影,正要开口叫唤,却闻得一个尖细的声音道:“贵妃娘娘经过,闲杂人等回避!”

  进宫前她已在小希的帮助下熟知了宫廷礼仪,与宫中贵人相遇时,不可冲撞,她只好低头跪着行礼等轿辇过去,再去找时,除了一些宫娥内侍,却发现再也找不到任何可识别的影子。

  心里一阵空落落的,那种感觉似不那么真实,可是她明明真实地摸到他的脸,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为何摘下眼布,他又消失得如此迅捷?

  玄华,是你么?

  她心中一遍遍地问着,找了个总管样的内侍打听道:“有没有看见齐国使者?”

  “回楚小姐,齐国使者方才已经出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