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堂堂佣兵之王巴尔萨,竟然也会这么小心眼。”

  就在双方即将交手之时,另一个堪称和谐的和蔼之声出现。

  黑袍人一听,对着半开的门口欠下身子,恭恭敬敬的行礼,“属下必领,见过玄老。”

  炎晴顺着声音望去,开着的门口走出一位白色华袍老者。老者手一扬,黑袍人了然退后靠边站好。

  巴尔萨收回大刀,“什么风把玄老给吹来了呀?”

  “这还用问,是你那粗鲁的腥风把我引来的。”玄老掠掠胡须,调侃的轻笑,“这小家伙是你的徒弟?”

  “是啊!”

  玄老仔细打量了炎晴,紫色眼瞳上紫芒眩光漾动,深入灵魂的紫芒,仿佛在搜索着什么。看着他的眼睛,炎晴有些战栗,体内能量不受控制的迅速流动着,血液流动加快,条条青经爬上体表,有些火辣辣的燥热感。

  “刚才的窥探好像就是这个小子……没错。”玄老默然地点点头。

  “巴尔萨你找到了个好徒弟了,孤独的战神眼力果然不错。”

  l酷%匠S9网永_久免GH费$&看0$小说

  “少来,他倒底能不能入学?”巴尔萨没好气的问道。

  “恐怕有点难啊……如果个个都这样,还要列出那么多的规章制度干嘛。”

  “哼,叫那个守财奴出来!”说白了就是不让炎晴入学,巴尔萨有些生气了,破口吼道。

  炎晴有些感动,能对自己这么好的,巴尔萨还只是第三位。

  “老师,”炎晴拉着生气的巴尔萨的衣角,笑了笑,“老师别生气了,我有办法进去。”

  看着炎晴,巴尔萨有些不信可否,“有办法”?看他的样子好像也没有什么后台的吧。

  炎晴自然是没有什么坚硬的后台,也只能拿出临走时,白老爹给自己的锦囊试一试了。

  “老先生,这是白老爹给我的,还请您过目。”炎晴自腰间取下锦囊,双手奉上。

  锦囊在手,玄老淡淡一笑,能量侵入其中,有些惊异的在心中说道:“这是老师独有的空之印结界?这小子怎么会有?”

  炎晴看了一眼玄老手中那极其普通的锦囊,有些疑惑的想道:“里面装的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白老爹说只要是学院高层的人物看到东西之后,便会让自己留下来。”

  炎晴曾经多次试图打开来看的,可是始终是打不开锦囊,而揉捏其外表,里面却是什么也没有。

  现在想来,也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

  玄老回过神来,“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我叫炎晴,来自佣兵小镇。”炎晴如实回答。

  “炎晴,佣兵小镇?……原来是这样,好,你可以留下来了。”

  炎晴一听,兴高采烈的蹦起来。

  炎晴的高兴,失落的就是巴尔萨了。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力,轻轻松松的就把一位坐席长老给撼动了。

  玄老一扬手,身后的黑袍人走了过来,“你带他去政教处领取东西吧。”

  “是。”

  “老师,”现在离开巴尔萨,炎晴还有些舍不得了。

  “去吧。”巴尔萨推了他一把。

  看着炎晴离去,消失在门口拐角处,巴尔萨叹了一口气,又要孤独一人了!

  “玄老,我想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巴尔萨把目标转移到玄老身上。

  “炎晴,一年级怪物1班学生,早在招生时已经报过名,由于院长有任务给他,所以请假两个月。没有想到他竟然提前完成了任务,是个不错的小子。”

  “什么,他早已经报名?不会吧?”巴尔萨双爪使劲抓挠自己的头发,有些疯了似的。

  跨门而入,直到现在炎晴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进入了超学院,而且他有预感,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遥想一个月前,他还是一个受人欺负的可怜人,两者之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然而,高兴之余,他还是有些犯愁起来,后门是进得了了,可是那笔巨大的未知学费他怎么处理,他身上可是一分钱也没有了哈。

  真是痛苦,机遇就在身边出现,却没有握住它的手的能力,真是悲催。

  炎晴跟着黑袍人,失魂落魄似的走了不久之后,黑袍人转身向后方的炎晴说道:“我们到了。你的东西都在这里面,自己去领取吧。”

  怀着忐忑的心理,炎晴进入政教处办公室。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走错门了?”深埋在文件堆中的男老师抬起沉重的头。

  抱着被子和褥子,炎晴步履蹒跚的走向宿舍,说起来自己遇到的怪事越来越多了。

  说出自己名字后,政教处的老师翻了翻资料,点点头显然是十分的满意,之后表扬了炎晴一番,然后就把被子、褥子、床席、宿舍房门钥匙,以及充有一枚金币的魔法饭卡给他。

  一枚金币啊,什么概念!足够普通十口人家饱吃穿暖半年乃至一年的了。一枚金币等同于五十枚银币,一枚银币等同于五十枚铜币,一枚铜币等同于五十枚魔法豆。魔法豆不是豆,只是外观似豆的金属货币。

  也就是说炎晴现在可以不愁吃不愁穿了。

  这黑心钱,还是完成任务后的奖励金呢。

  天啊,他可没有报过名,更没有见过院长,更谈不上去完成他的任务而请假两个月。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炎晴”,多么好笑的名字,也许是他们误会了,这天底下同名同性多的是。令他失望的,为了确定那个人不是自己,炎晴还亲自看了一眼注册表,上面的地址与自己现居地址一模一样,详细到白老爹的酒店,那里的的确确只有自己一个“炎晴”。更让他吐血的是,魔法球里面的“相片”头像竟然真的是自己。

  “哇啊!这到底是谁在背后搞的鬼?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一年级怪物1班的一员,我不甘心啊!呜呜呜……幸福是不是来得太突然了?”

  进入未知的怪物班,炎晴竟然空学空读,这样的待遇也太过火了吧,会不会有人不服气来找自己的麻烦呢,他现在还没有能自我保护的实力。

  而且政教处的老师在他领取床上用品时,塞给他一份“学院的规章制度条例”,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确保全部记住后,在其上签名,还印了血印,以自愿遵守其上任何条例。其中有一条最为吸引他,就是对于学生之间的纠纷,一般情况之下,教师们大多数都不会轻易插手,学生可以自行私斗解决,当然私斗是不可以将对方打残或者打死的,不然就将受到同等待遇,只要是在学院所管辖的区域内,即使是帝国皇子也受到约束(毕竟你自己签名了的)。若要是玩得太大,不能确保对方不出现问题,可以上武斗场去解决,那里有专门的人员负责,那里可以肆意妄为的使用杀招,只要过得了负责人的那一关,杀死对手全算在负责人头上,以之抵命,如果调查出来有猫腻杀人者同等待遇。就这点想买通负责人几乎都是不可能的。

  多么坑爹的条例,使得有些贵族公子都得老老实实的去欺负更弱小的人。而炎晴正好又是这样的人,没有能力反抗,就只能受尽压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