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一个小土坡,眼前的光景霍然变得明亮了,高大的林子变得低矮了。

出了林子,炎晴便看到了远处空旷的草地上,一艘船停在了上面。

航空飞船,这东西巴尔萨也有。

仿佛看出炎晴心中的惊讶,巴尔萨粗鲁的大笑,“小子,没有见过这东西吧?”

炎晴点点头。

这是一艘小型号的航空飞船,在艾尔兰尼亚大陆上航空飞船这东西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也算得上是交通工具吧,类似于地球的飞机,当然它的飞行高度可没有那么高,速度也没有飞机快。然而航空飞般却是这块大陆上最为快速,最为先进的交通工具。

但其价格不菲,普通人家根本就坐不起,更别说买了。

在佣兵小镇,他可还没有见到有人用过这样的飞航。

在地球,炎晴可还没坐过飞机,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现在可以坐坐这飞船找一找感觉了。

“巴尔萨叔叔,这飞船是你的?”炎晴紧了紧双臂的握力,问道。

“当然是我了,这老伙计跟着我南征北战一百多年了。”

炎晴一听,脸色大变,他当然知道这个世界的人,修炼到一定程后会有一百两百年的寿命,可还是有些惊愕。“老寿星啊,沾沾光沾沾光……”心想之下,环抱在巴尔萨额头上的双手又紧了些。

“不过,你也别太过于惊讶了,虽然这艘飞船是老了点,不过还是能用的,不是吗。”巴尔萨哈哈的说道。

“唉……”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谁老了还不一定呢。

谈笑之间,已经到了飞船之下。

“小子,抱紧了。”提醒炎晴一句,巴尔萨一手抓住炎晴的腰,巨大的身躯伏蹲下来。

看他这熊样,炎晴便是猜到了一二,手不敢丝毫放松。

只听见巴尔萨一声大喝,熊躯竟然腾空跳了起来,然后在半空中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空翻,安全落在了飞船的甲板之上。

他是潇洒了,可炎晴就要受罪了。

天旋地转的感觉实在是有些不好受,胃里同样是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将他放下来时,炎晴站都站不稳了。

一路上的摇晃,终于是在这一个翻转全部发泄了出来,又过还好,腹中空空的也没有什么可让他吐的。

此时已近乎黄昏,太阳还没有落下,可是火烧云已经上来了,霞光照在炎晴的脸上,一时让得稚嫩的小脸蛋放出炫人的彩光,火红色的,金灿灿的……

黄昏多么美丽啊!

“小子,发什么呆呢,赶紧进到船舱里去,我要开船了!”掌舵处,传来了传来了巴尔萨的吼声。

炎晴应了一声,进入了船舱室里,只留下了巴尔萨一个人在船头上。

不过,巴尔萨这次却很高兴,很久没有人与他说话了……

巴尔萨是独行佣兵,没有参入任何的佣兵团,至少现在是这样。曾经他加入过的几个小型的佣兵团伙,可是由于他胃口太大,被他吃穷了,后被人驱逐出境,连续驱逐几次后,他决定自食其力,从此孤独一人。为满足自己的生活,他不得不深入人类视为禁区之处,那里到处充满了死亡的危机,但也同样有着丰富的资源,其中任何一样拿到外界来卖,都是价值连城的。然而对于他来说,这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他的胃口真的很大,又或者说长久的孤独他已经习惯了,成为一个狂热的冒险家。

也因为巴尔萨敢深入死地,而注定一生孤独,因为没有人敢拿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与之联合,金钱固然重要但总得有命才能享受得到。

他的出现成为了传奇,他的事迹成为了佣兵界精神的粮食,他就是史上最为伟大的佣兵,佣兵界人称“佣兵之王巴尔萨”。他的故事很长,却是鲜为人知,当然这些已经不会再在这里出现了。那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另外一个传奇了。

至于这个人,炎晴却是完全不知道。不过知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能量充足,系统无异常,可以起航……航向调整,正北……”巴尔萨在操作着航向,“光屏障开起……”

  酷,匠√网永f久t9免费●@看小"说

飞船微微振动,一圈圈气浪荡漾打搅着,在飞船中央位置,突然开了一个圆口,随之一颗闪烁着黄色能量光芒的晶石缓缓浮空而起。达到一定高度后,黄芒化为透明的光屏将整个飞船包裹住。仔细一看时,光屏竟然是由无数个六方形拼合而成的。

炎晴双手扶在窗口,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嗡……”

刹时间,空气中搅动起能量涡旋,强烈的风吹得飞沙走石,飞船在涡旋之中缓缓升空……

“起飞了,起飞了……我还没有系安全带啊!”炎晴大呼小叫的找一个安全之所。

没有螺旋桨,没有机翼,没有助飞,没有帆翼,没有震耳欲聋的机械声……就这样直直的升空。在这科技落后的艾尔兰尼亚大陆,能做到这样的程度,着实是了不起。

在炎晴惊慌失措之际,飞船缓缓的调整了方向,随着“刷”的一声空气摩擦,飞船冲向了天际,只留下漫天飞舞的风沙,证明着它是从此地起飞的。

炎晴害怕自己会因为惯性而在船舱室里四处弹飞,便在飞船升空之时卷缩到了床铺底下,这样虽然可以减轻些痛苦,但也改变不了颠簸的命运……

可是真的会是那样子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炎晴却等不到自己想象中的那一惨不忍睹的一幕。“怎么回事?”双手抱头卷缩的炎晴动了动,慢慢的将“乌龟头”伸出“乌龟壳”。

霍然发现船舱里的东西好好的放着,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貌似没有发生那个吧。

鼓起勇气,爬了出来。

真是空担心一场,航空飞船之上风平浪静的,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船舱之外,巴尔萨已不在控制飞船,他在飞船的边缘观看风景呢。

“巴尔萨叔叔,你……”炎晴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一手指着空空如也掌舵处,“没问题吗?”

“嗯,没事,直线航程不需要太多操作的。额,刚才你去哪里了?可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把你小子落下了……”巴尔萨调侃的说道,他当然知道炎晴瑟缩在床下了。

“我……”炎晴哪还听不出他的意思,“我这也是第一坐这东西好不好。”

实在是有些感到委屈,也不去理会巴尔萨的取笑,举目四望他得知原来是航空飞船外围包裹着的光屏障将风云阻隔开了,它的保护竟然违背了惯性定律,果然是一个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世界。

强大的气流流动于光屏障之外,光景模糊不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