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风景美不美?”

那个声音,又来了。

“咕……”

炎晴咽了一口唾液,看来这并不是幻觉。

为了不让自己吓着自己,炎晴呼了一口气,使自己那有些紧张的心情尽量放松下来。然后突然传身。

一只火红色的庞然巨物,印入炎晴的眼晴,那是远古蛮荒一般的恐怖巨神,只要咆哮一声便能使大地震动,肉翼扇动之时便能振起飞沙走石——除了那只有翼的狮子还能有谁。

“咦?你竟然不怕我了?”

这次轮到狮王惊愕了。

又呼了一口气,即使是早有心理准备,可当他真正面对狮王时,也只有勉强让自己稳住身子,使自己不狼狈的瘫软在地。

“有什么好怕,你还要吃了我啊,可我们貌似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咦?”本能反应的胡乱说了一通,可当他说完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妙。

  更◎p新{最h~快&上}}酷K匠网。

狮子……狮子……狮子说人话了?天啊,地啊!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是你在和我说话?”炎晴疑问。

“哎哟,这里除了你,就只有我了,难道是有鬼啊?”狮王抖了抖,发出“咯咯”的怪响,假意自己十分害怕的样子。

“咦?”炎晴一眨不眨地盯着狮王的血盆大口,“它在动耶,那就是你在说话啦!”炎晴自顾的点点头,可随之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也不知道是疯了还是怎么了的。

“这下发达了,我发现了一头会说话的狮子耶!”

“你发什么疯啊,这个大陆上会说话的动物并不稀奇吧!”狮王有些头冒金星,这就是它要等的人,也太怎么样了吧。

是的,在这个大陆上会说话的动物并不是稀罕的存在,但那都是绝对霸主的存在,它们的寿命也绝对是在千年之上,堪称死神的存在。任何一只这等魔兽出现在人类世界中,最弱的也有足以毁灭一个中型军队的恐怖实力。拥有此力量的魔兽被人们称之为“超级魔兽”。

可是碍于种种原因,超级魔兽都是居住于森林的最深处的,一般很少出现在森林的外围,也不会出现在人类的眼前,当然那也将意味着死神的降临。没有绝对的实力,就只能轮落到它的食物了。

无人不为之闻风丧胆。

然而现在就有一只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只要是取下它身上的某些东西,拿到外界去便足以让自己炫耀一时了。

“额……”炎晴有些失望的垂下肢体。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会是真的要把我卖出去吧?”

卖?炎晴可没有那个本事。

“调侃也是该结束了,说吧,带我来你的皇城,到底是何用意?”撒野放松了心情,炎晴变得严肃起来。十五岁的稚嫩脸庞上浮出不该有的成熟,倒也是有种让人捧腹大笑的冲动,可在这里却没有人会笑他。

这个问题是他一直想要问的,超级魔兽没有必要仁慈自己的性命,也没有那个闲工功来管自己的死活。然而这头狮王却是找上自己两次,而且还带着自己回它的王堡,这说明它绝对有事。

“嗯,”硕大的狮头点了点,寒白的利齿露了出来。

这……天啊,它笑了,它竟然在微笑。那是遇上猎物时才应该有的狰狞吧,多么不搭调的表情,那下一刻它会不会向自己来个盛情的拥抱……

炎晴不禁感觉有些肉麻,抱着身子颤抖。

“挺聪明的嘛,人类小子。”狮王血口动了动,“忘了自己介绍了,我的名字叫烈焰翼狮王,以后可以直接叫我狮王,或是全名也行。你的名字叫什么,人类……小不点?”

超级魔兽只会对两种人报自己的名字,第一种是强者,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强者,第二种就是它觉得可以信任的人,至于其他人只有“死”的结局。显然炎晴是属于第二种了。

魔兽的世界,他又会怎么知道呢。

出于对对方的尊敬(即使它只是魔兽),炎晴也告诉它自己的名字,话题进入正文。

“我带你来这里,主要是受人之托,帮你解锁能力。”

“受人之托?解锁能力?”炎晴摸摸脑袋。

“额,你的能力被人封印了,所以一直处于半显性状态,而没有真正苏醒过来,至于那个人,你不用知道。”

“是白老爹?”想来想去也只有他了吧。

“那位人类老者的确很强,不过还不能指使我。要不是他出来阻碍,你我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认识了,是他从我手中把你抢走的,害得我担心以为你不再出来了,急得整天放出神念去找你,整晚与你相约。”

炎晴差点没有吐出来,这是什么话,自己可是清白的。

“等等,你说什么?晚上相约?那我晚上梦见你的事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好像是吧。”

“算你狠……”炎晴重重的说道,知道自己失眠的一些原因了又能怎么,打又打不过它。

“我不能离开这里太久,所以只能带你来这里再帮你解锁能力。”

“带就带了干嘛还要用‘狮吼功’把我震晕?”

“这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就只能委屈你了。”

炎晴连连给狮王翻了几个白眼。

“反正现在你醒了,我可以工作了,忙完你就赶紧离开这里,别妨碍我睡午睡。”

“真的可以帮我解……什么力量吗?”炎晴有些高兴,竟然还忘了词。

“虽然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做了,有些生疏,但对我来说还不是很难。”

烈焰翼狮王两只大眼紧紧的盯着炎晴,一道赤色火焰在其中跳动,背后的两只肉翼不知不觉间已经向两边展开。

毫无任何的征兆,也没有出言提醒炎晴,解锁的仪式已经开始。

脚下大地一震动,炎晴有些站不稳,可是很快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玄奥的魔法阵,随之有一股炽热的强大能量,将他的身体包围了起来,然后极其缓慢地在他的身上游走着,像是在检查他的身体,不过更像是在引导着他的潜在力量。

炎晴从来没有这样的轻松过,良久,那力量收了回去。炎晴觉得头脑异常的清醒,身上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然而,他还没有学会如何去运用这股力量,一声巨大的狮吼再次袭来,强大的风吹得他飞了起来。

“去吧,你知道接去要做的是什么。”狮王说道。

“啊!”

炎晴被狂风吹下了“天空之城”,回荡不绝的是他的尖吼。

“他似乎不能碰那个东西呢。”风平浪静之后,一个黑袍人突兀闪现。

“也许那个人还没有出现。”狮王看向他。

“接到指令的是你,所以你比谁都还要清楚的吧。”

“哼,来了也不给本王带些酒来,想让我吃了你吗?”说着,狮王露出了嗜血的尖牙。

显然,黑袍人不吃少那套威胁。

“当然少不了的。不过上班时可不要喝,会被老板开除的。”黑袍人能力发动,一个和狮王差不多大的酒缸出现。

狮王四肢一抱,狮子头便扎了进去。

“哎哟喂,都说了让你少喝点了!”黑袍人大吼,想要阻止它。虽然是魔兽,但也要注意形象啊,那可是一个王者的尊颜啊,丢不起。

“别阻止我,这才刚刚开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