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色的天空,太阳高挂,与平时并没有多少区别。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神秘能量以光的速度自太阳里投射而来,光束所过之处,能量异变,骤然上升。

  光束射入大森林之中,顿时大地之上神秘的魔法阵突兀出现,能量稳定之间一个身影唰的一声尖出现,赫然是炎晴。

  魔法阵因为传送完毕而急速黯淡,最后缓缓消失。

  随着传送魔法阵的消失,那恐怖的空间能量波动,也是紧跟着突兀的消失而去。空间能量异变结束,这片森林缓缓的陷入平静。

  然而,作为这次的旅行者——炎晴——貌似并不觉得怎么好受,脸色一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仿佛在水里浸泡了十几天,俊朗的小脸扭曲得有些狰狞与抽风。

  “呕……呕……呕……”

  双脚刚一着地,他便瘫软在地,大吐特吐了起来。这传送也太怎么了,在那白光之中,他分辨不出方向,也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眼睛不用说,什么也看不见,只能任由自己在其中颠簸。面前的刺激可不是坐过山车可以比拟的。至少坐过山车他炎晴还没有晕眩到呕吐过。

  过了许久后,炎晴才终于停下了呕吐,但肚子里仍然在翻江倒海般的变化着,眼前同样是天旋地转的转化。

  扶着身边的石块起身,不料喉咙一阵滚动,感觉又要上来。还好最终是止住了。看他的样子,想要离开这里得让自己的晕眩消了些才可以了。

  许久,晕眩终于消去,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抬头四处望了望,由于森林树叶茂盛,并没有多少阳光能照射下来,整个森林看起来,气氛有些阴森。

  “咕……”

  炎晴咽了一口唾沫,背心处冷嗖嗖,小声的自语道:“这里怎么好象很恐怖的样子啊?我记得我没有去拍恐怖电影吧……”简单的调侃试图想让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些,可谁知却适得其反。

  于是就匆忙的随便指了个方向,像一个无头的苍蝇乱打乱窜起来,森林是危险的,他现在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呜嗷……”

  这不才走了十多分钟,突然一声似狼嚎响起。

  fJ酷=匠}t网正版'~首^s发

  真的发生了吗?

  炎晴不禁打了个寒战,这年头怎么都这样怕什么来什么。这声狼嚎仿若一柄巨大的铁锤,猛烈地捶打着他的身心,震撼无比,更糟糕的是,听其声音好像离这里并不远。

  双眼盯着嚎叫声传过来的方向,冷汗从额头慢慢出现,一滴滴的流下脸颊,进入眼睛里,嘴唇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也许当你亲身经历过才知道吧。

  迅速的在身下捡起一跟粗大的枯树枝,双手紧握,这可是他现在唯一的护身符,也只有它才能让自己有一丝勇气面对随时都有可能窜出来的威胁。

  随着那一声狼嚎的消下,就一直没有再次听见狼嚎了,不过炎晴那比正常人灵敏了几倍的耳朵却是听到了轻微的振动声,这不是单纯的风吹草声,到更像是猛兽伏击猎物时的潜伏。

  是它正在靠近自己吗?

  炎晴非常的希望是自己在吓唬自己,然而空气传来的腥臭味道,不得不让他相信。

  双眼仔仔细细的望向振动之处,果然在黝黑的森林阴影之中,慢慢的出现了一对赤红的眼睛,凛冽的杀意迎面而来。

  对于炎晴这种毫无反抗能力的食物,伏击的双眼不再是潜行欺近,而是选择走了出来。随着越来越近的距离,终于一匹体型颇大的黑狼出现——一匹瘦弱得只剩下骨支架的饿狼。

  狼嘴张了张,腥臭的涎液粘稠的连接着上下齿,在张合之间不断的从露出尖牙的狰狞嘴角不断的滴落,赤红的双眼死死的盯住炎晴。

  炎晴睁圆双眼,大气都不敢喘……不,他根本就不感觉到自己在呼吸,仿佛停止了,就连心跳也是如此。脑袋中已经一片空白,忘记了尖叫,忘记了逃跑,也忘记了希望。

  自己曾经幻想过在异界纵横,可当自己实现的时候却终结在狼口中,这不是他想要的,倒更希望自己这是在做梦,受惊吓之后便会醒来……显然,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炎晴现在双腿是一个劲儿的乱颤抖,要不是趁现在还与黑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爬来树上去,然而黑狼给予他的威慑力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双腿一阵发软然后一屁股瘫软在地上。

  炎晴以前是十分的地道的,从来没有去惹过人,从初中到高中都是老老实实的,他只结交益友,即使后来自己身体发生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变化后,也没有因此去利用这些出众的本事去招惹人,所以对于打斗这种体术格斗经验,他是没有的。当然,格斗类型的电影,他也不是没有看过,那堪称高难度的动作,他一眼看去便是印于脑袋瓜中,更胜者还可以在幻想中重复出来……额,可这毛线用的都没有,经验靠的就是熟能生巧。凭想象经验便能战胜在无数撕杀中走过来的嗜血黑狼,全是痴人说梦,他炎晴脑袋不疼别人也当他是白痴蠢蛋。

  似乎喜欢上面前猎物的惊慌表情,狰狞的长舌伸出来舔舔狼嘴,顿时让本来就极其凶恶的兽脸上更添了一分了狰狞。多么美妙的感觉啊,若在平常的话,两方可能要互换了,谁让它是这里最弱小的呢。说真的,这匹黑狼也是十分的惨淡,为了生存它都只能是捡碰到的残骸腐尸,这次终于可以尝尝鲜血的滋味儿了,要怪就怪他太弱小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黑狼,炎晴心中不由哭嚎:“这回玩大了,爸爸妈妈,我要回地球,我不玩了,这里一点也不好玩啊……”

  在害怕得要发狂之后,心中却突然莫名的涌出一阵怒气,不,是发狂了。

  “想要吃我,当我手中的木棍是吃干饭的!”

  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的木棍,这才发现原来有些松开的双掌掌心上已经是冷汗淋淋,透到了心里。举起木棍,炎晴面对黑狼的勇气得到了最低的保障,至少让自己知道他炎晴是会反抗的,而不是乖乖认命,任狼宰割。

  放下没有必要的埋怨,无力的双腿直了起来,手中木棍朝黑狼狠狠地挥舞着,凶神恶煞的吼道,“来吧,畜牲……我不怕你……尽管来吧……”

  黑狼仰头狂吼一声,朝炎晴急速的扑去,锋利的爪牙在空中闪着耀眼的青光,炎晴凭借出众的眼力,看准了黑狼的扑点,无师自通的小退一步,让力量得到一个很好的发挥点,便是抡着木棍就狠狠的朝它头上砸去。

  这一抡,蕴含了炎晴的全力一击,不,是他所发的死力一击,他不敢保证这一棍下去便能抡死这头畜牲,但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这么做,也许击毙掉了才是更好。对于保存实力这一说法,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全然是无稽之谈。这是他唯一的出路。

  黑狼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双爪轻轻挥舞,那原来就是枯木的木棍如豆腐一样被切割成了几截。

  炎晴傻眼了,接连后退了好几步,躲过了黑狼的第一轮攻击,眼看黑狼又要扑来。

  炎晴顿时大怒,高声猛喝道:“畜生!去死吧!”

  长木棍是断了,但他手上可还是有那么一截的,而且还被削得很尖,只要力气足够足以刺开黑狼的身躯。

  生的希望空前强烈,出于某种心理上的迫切需要直接导致炎晴瞬间变态,肉体的超常发挥和力量的超常增长……炎晴感觉到自己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脚步猛然向前道迈出一步,让自身力量达到很好的发挥。

  完成这一动作只在一瞬之间,黑狼也是定格在飞扑的姿势缓慢的变化着,根本就跟不上炎晴的动作。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然而木棍还没有刺出去炎晴便是不自在的愕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这还是自己吗?刚才自己是怎么了?那闪电一般的连贯性动作他是如何做到的?

  就在他纠结于此时,自己的动作又变得无比迟钝,仿若蜗牛爬步,额……貌似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眼前的危机还没有解决,容不得他乱开小车。好吧,有这样的速度,就有那个与它一拼的本钱了,小狼休得猖狂,再世武松来了……为什么它不是一只老虎,想到这儿炎晴更加的不自在了,有种立马吊死在树上的错觉,老虎是什么概念……区区一匹瘦弱得只剩下骨头的落魄黑狼,便是让自己差点吓尿,如果是老虎,结果不言而喻。

  高手过招讲究的是全力以赴,任何分心都会影响到整个战局的转变,更何况是遇见了一匹饿得发慌的饿狼。炎晴的动作在他一念之间瞬间变迟钝,黑狼便是抓住了时机,张开粘稠的兽嘴一口咬在了炎晴那停滞在一侧的握棍双手,惯性的将他往后拖倒。

  如理想中的一样,炎晴被咬住双手后身体不受控制的随着黑狼一起向后翻去。倒下的瞬间,炎晴暗叫不好,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控制自己的身体稳住,到了地上,他准成了这畜牲的点心。他的反应能力是比不下在万千搏斗中积累下来的黑狼的,即使它是一匹只有支架的狼。

  可是他不怎么能控制得了呢。

  不过很显然,幸运之神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只贝在下倒时,炎晴双手一挥动,本来只是想扶住地面的,可结果却走了狗屎运,黑狼一头扎在地上,然后自个的向后翻滚摔去,哀嚎连连。

  炎晴目瞪口呆的同时,双脚已带着身体朝后飞奔而去,迅速消失在森林黝影茂密的森林之中。

  黑狼岂会让到口的美味就此逃走,舔舔狰狞处的血液,亦是向着炎晴消失处窜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天说:

小天只是业余的,所以写得不怎么样,难登大雅之堂,书中难免出现别字,句子使用不当等现象,还请大大不吝赐教。小天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