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圣光之背,光明倒影。毒药一行在走进林子不久,便以摧枯拉朽之势,在沿途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告诉后人天启巢穴的道路——然而他们完全没有考虑过这道路的艺术性。

  “他们是开着铲车去的吗?”大尾巴狼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这片死寂的黑森林,不知经历了怎样摧枯拉朽的残害,就连十抱大树也倾圮甚至折断了,地上的枯枝败叶,仿佛干瘪的尸体,铺在“路”中央。

  “你觉得他们是用什么开的路?”小死神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上面有很明显的炭化的痕迹。

  “重力球么?”大尾巴狼在前面走着,并没有回头,他时刻提防着周围的环境,好像随时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扑过来似的。

  “你看这个!”小死神跟上前去,把那根炭化的树枝递到大尾巴狼面前,大尾巴狼接过来,拿到眼前,两个黝黑的瞳孔逐渐集中到鼻梁骨两边,“用火开路?不能啊,这些折断的树怎么解释?”

  “我觉得是紫瞳的电光箭。”小死神说。

  “去你的吧,那玩意能有这凶残能力?小树也就算了,大树都给弄死了。”大尾巴狼把树枝扔在地上。紫痕却又从后面捡了起来,他仔细地观察这根树枝,上面的一端,确实是十足的炭化而折断的,他用手搓了一下,还有一些黑色的粉末,炭化的树枝下端是完好的,但是这一端的断口没有炭化的痕迹,而是布满参差不齐的毛刺,折断是无疑的了,只不过在折断之前,这根树枝一定经历了一些摧残,像是被尖锐的东西刮擦的样子。

  漆黑的森林由稀疏变的茂密,又由茂密回到稀疏,头顶的星光闪烁着像是在说话。地上毒药留下的“路”开始越来越明显了,最初还是被枯枝覆盖,当树林再次变的稀疏的时候,地上覆盖着的枯枝就少了很多,显现出地面的样子。

  “这地怎么这样?”大尾巴狼蹲下身,拨开地上凌乱的植物,炭化的黑渍立刻在他手上留下横七竖八的“笔迹”,他双手互相揉了两下,擦掉这些“笔迹”,接着又把地上的植物拨开更大的面积,展露出地面的样子,地面上仿佛是地垄一般地很多纵向刮痕。

  小死神和其他人也都凑了上来。

  “他们真的是开着铲车来的吗?”紫痕瞪大眼睛看着这地上的刮痕难以相信。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小死神站直了身子,转身望着“道路”绵延过去的前方,“如果那飞船真的是天启的话,我怕是他们受到了天启的攻击。”

  “还不是你让他们去的!”大尾巴狼站起来,踹了两脚被他拨开的枝杈。

  紫痕、小死神和大尾巴狼并排在前面走着,朵朵和甜甜却担忧的要死,尤其是甜甜,朵朵还好些,只要边上贴着一个人,心里就舒服很多,而甜甜原本对会长一万个相信,可是之前在卡卡里面前的表现,着实让甜甜后怕了起来,现在,她张大眼睛观察着四周的树林深处,仿佛那些渺远的黑暗中,正潜伏着什么洪水猛兽,随时可以趁他们不注意一口把自己吞掉。哪怕是一粒萤火虫,也会让她不由得翻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忽然,在树林的什么地方,传来一阵带着电流声的咆哮,这一声咆哮不由得让甜甜尖叫了一声,前面的三个人也被吓得一激灵,不是被这咆哮吓得,是被甜甜吓得。

  “诶!小声点,怕他们定位不到你吗?”小死神回头朝着朵朵轻声喊道。

  朵朵看着小死神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然后抬起左手,指了指旁边的甜甜,小死神把目光挪到甜甜身上,甜甜也一样瞪着个大眼睛,紧紧地捂着嘴巴,看起来刚才的尖叫的确是来自甜甜。

  `酷匠7网》{首8发,S

  “快跟上吧。”大尾巴狼拉着小死神的胳膊把他转了过来,同时伸长脖子朝朵朵抛了个媚眼。

  朵朵立马噘嘴皱眉,怒目而视地瞪着他,然而这样的表情让大尾巴狼噗嗤一下笑了。

  “诶呦!”甜甜忽然做出一个极其夸张的惊讶的表情看着朵朵,“这什么情况?”

  “什么嘛,快跟上啦!”朵朵挎过甜甜的胳膊拉着她跟上他们。

  “哎哎哎!”甜甜窃声地叫朵朵,“咋跟的这么近呀?”

  “哪有啦……”朵朵的大眼珠立刻转到一旁,脚步也慢下来,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她试图用连续的呼吸来控制心跳,却发现脸上开始泛起一股温热,吓得她赶忙捂住脸,然而这温热的感觉,从脸蛋一点点蔓延到脖子根、耳朵根,甚至她感到全身都在发热。

  “想入非非啦?”直到看见眼前什么东西在晃,她才注意到甜甜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转到了自己的正面,而大尾巴狼三人正站在前面回望着自己。朵朵见状恨不得直接地上刨个坑把自己埋了。

  “快走啦!”甜甜拉着朵朵的胳膊三步两步跟到他们三人后边,朵朵抬起头,正好与正在盯着自己的大尾巴狼四目相对,满脸无比邪恶的坏笑中,她似乎看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另一种微妙的难以名状的感觉。正当她出神的时候,大尾巴狼抬起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让她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还没等她说什么,大尾巴狼已经转身继续朝前走了。

  “唔……喂!”朵朵一边叫住他一边自己跟了上去,“很痛了啦!”

  “那我帮你吹吹?”大尾巴狼猛然转过身来,朵朵一头撞进他的怀里。

  “你……”

  “嘘——别动。”大尾巴狼把手指放到唇间,让她安静,接着,他脖子微微向前探了一下,朵朵连忙向后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脖子就像是僵住了一般地,动不了,而且又有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力量,让自己也把头向前凑了凑,她感觉到,额头上那个被他弹了一下的地方,有一种轻柔的温暖,就像那天她受伤的时候,他关切地给她按摩膝盖,指尖的温暖,到今天,仍然余温尚存、历久弥新。

  忽然,她感觉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挨到了自己的额头——是嘴唇!紧接着又感到了一丝吸力——他在亲我!朵朵的心脏开始扑腾扑腾地开始狂跳,血液流动的速度一瞬间加快了数十倍,脸上之前的那种温热的感觉转而变成了火辣辣的烫。

  “要乖哦!”大尾巴狼抬起手掐了一下朵朵肉呼呼的脸蛋。

  朵朵的眼睛愣愣地眨了两下,许久,她才注意到,自己一直忘了呼吸……

  “咳……咳咳……”紫痕看着差不多是时候了,咳嗽了两声给他俩缓缓气氛,甜甜从后边挎过朵朵的胳膊,脸上的笑容让朵朵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有!情!况!哦!”甜甜嬉皮笑脸地说。

  “快!赶!路!啦!”朵朵捂住脸,恐怕短时间内不敢再把脸露出来了。

  “哎!”小死神看紫痕没注意,偷偷对大尾巴狼说,“确定是她吗?”

  大尾巴狼扫了一眼周围,好像很怕被第三个人听见,然而他还是决定不说话,只是很正经地点了点头。

  “嗯。”大尾巴狼从嗓子眼里发出一个肯定的声音。

  “啧啧啧……”小死神摇摇头。

  “怎么了?”

  “这么漂亮的小丫头……”

  “去去去去……”大尾巴狼猛地推开小死神,“别想用不着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咋回事。”

  “你丫重色轻友,早知道不跟你来了。”

  “好了好了好了,赶紧把药姐他们找着吧,要真是遇见天启了,恐怕他们四个凶多吉少。”

  他们刚把头转回来,就见紫痕带着朵朵和甜甜趴在一面石壁下,正扭过头来叫着自己:“嘿!你们俩唠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看看!”

  紫痕这话一说,小死神和大尾巴狼心里头咯噔一下,赶忙也跑到石壁下,贴着石壁,他们露出头来,只见前方已经不再是树林了,而是一片高草草原,草原中有一座破败的村落,一只巨大的金属刺球正拖着荆棘藤一样的触手朝村子深处“走”去,他们能听见这金属刺球与地面的摩擦声,那些所谓毒药留下的“路”,也一直延伸到村子里,村子的大门被一块硕大的铁锁锁着,一股阴森的气息在村子周围徘徊,他们瞬间感到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凝结下来。

  “这怎么办?”紫痕眯着眼睛,透过灰蒙蒙的雾气朝着村里张望。

  “还能怎么办,等那大块头走了,硬着头皮上吧。”小死神说,“诶?这村子该不会就是……”

  “没错,这就是天启巢穴,那刺球就是审判者天启,一艘坠毁的飞船,神知道这东西怎么活了的,还变成了这么个……呃……光想想都觉得扎手。”

  他们看着天启一点点消失在视野中,弯着腰,尽量保持身体掩藏在高草之中,然后一点点接近村子的大门。

  “哐!”小死神打开铁锁,迎面看见的,是一只白色的幽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