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渐息,云烟散去,神圣天堂已经近在咫尺。

  “嘭嘭嘭!”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震得整个屋子都颤了起来,朵朵皱着眉,眼睛稍稍挑起一条缝,和煦的阳光正从对面墙上的窗子里投进来,就像是一群欢呼雀跃着的小精灵,嘻嘻闹闹地来把自己彻底从梦中推搡出来。

  朵朵翻了个身,嘴巴用力长得老大——“呵——哈——”哈欠打的太用力,眼睛里竟然红彤彤沁出些眼泪来。

  “起床了!神圣天堂到了!”门外传来一个十分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这艘船上的老水手了吧。

  “噢,知道了!”朵朵嘟着嘴回应了一声,但是身体并没有做出任何起床甚至有起床征兆的动作,眨了眨眼睛,长睫毛跟着扑簌簌的眼皮呼扇了几下,简直扇出了风。她稍稍把头偏向左边,望着刚才那扇窗,只是一个哈欠的工夫,窗外的阳光就已经变的不再如清晨那般的澈亮了。她把力量集中到左腿上,让左腿在被窝里稍稍动了动,膝盖的痛感不像昨天那般的强烈了,她也就开始高兴起来。朵朵向来都是很容易就会开心起来,只要事情与个好字沾边,就能让她保持一天的好心情。

  像往常一样的,穿好圆头鞋,带上穿线环,硕大的泡泡枪挂在后腰上,虽然膝盖上的伤好了许多,但是走起路来还是有些隐隐作痛,她一瘸一拐地走到盥洗室,迷迷糊糊的只看到一张脸上两只惺忪的睡眼,她拧开四爪水龙头,清澈的云水哗哗地灌入水池,他们说这水之所以叫云水,是因为它们是从云彩里采集出来的。朵朵没有管那些,把穿线环和手套放在边上,双手捧起一捧水,在脸上抹了一把,一股圣洁清澈的水息浸入到鼻子里,仿佛身体里里外外都像是刚从泥里出来,正在接受清泉的荡涤一般。

  “哈——这水真好!”朵朵抬起头,做了一个深呼吸,尽情享受着这世外桃源的空气。

  洗漱完毕,朵朵把头发齐齐地梳到肩后,然后在头顶偏右的地方扎起一个小辫,像是立起的呆毛一般。她左右歪头,把这一绺“呆毛”晃了晃,带上穿线环和手套一瘸一拐地蹦跳地走出了船舱。

  一推船舱门,豁亮的阳光哗啦一下洒入双眸,扎的朵朵不得不抬手遮住,大概站了三四秒,朵朵的眼睛才适应这神圣天堂的第一缕直射的阳光。她不由得从甲板上朝下望,不看还好,这一看,朵朵连退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飞艇停泊在距地万丈的高空之中。

  “喂!那边的丫头,还走不走了,船还要继续开呢!”老水手又催促起来。

  “来了!”朵朵噌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忍着左膝的疼痛快步下了飞艇。

  (I更新q最快上酷"'匠网8)

  朵朵并不知道在凯德拉关卡到底给了自己什么样的任务,她只是知道这些魔物在不断的进攻凯德拉关卡,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保护凯德拉,但是凯德拉关卡的卫兵,一个脑笼,一柄干草叉,这便是最好的武装了,连把像样的大刀长矛都没有,铁匠考林整天都在想着什么时候能离开凯德拉,朵朵来到神圣天堂,是要拿到最精锐的装备,带给小镇的卫兵,打败那些觊觎凯德拉关卡的魔物们。简单的介绍之后,朵朵走下盘梯来到了一楼大厅,一抹鲜红的地毯从大厅最里面一直铺到脚下,地毯两旁,肃穆而立的是神圣天堂的皇家侍卫,而这红地毯的尽头,就是至高国王的宝座。

  朵朵怯生生地走在地毯上,一步步走到正殿,她一边走着,一边想象着国王卡西乌斯的样子,英俊?伟岸?瘦?胖?或者魁梧?终于,然而,呈现在朵朵眼前的至高国王,竟然是一个纤弱的小孩。

  “陛……陛……陛下……”朵朵吞吞吐吐地,还没有从错愕中回过神来。

  “快过来!”卡西乌斯国王稚嫩操着一口稚嫩的声音“命令”道,而话刚说完,好像说错话了似的,转而变成胆怯的样子,“哦不,请到我边上来……”

  年幼的国王、傲慢的伊格纳迪奥主教、喋喋不休的卡拉安、固执己见的公爵斯图尔特……一阵无法调和的争吵给了朵朵一个“完美”的自我介绍,这不得不给她心目中的神圣天堂打了个五折。不过没有关系,接下来的时间,还有整个天堂等着朵朵去探索,去发现,短时间内,她那淤青的膝盖和路痴的大脑,根本无法驾驭这张神圣天堂的地图。

  她把手抬高,够到与自己额头一边高的门把手,用力向下转动,出乎意料的是,如此大的把手,竟然完全没有摩擦力,轻轻一下就转动了,随着门把手转动到极限的位置,她稍稍向前推,大门便打开一条可以容下自己身子的门缝,接着,她扶着门,身子从门缝里挤出去,然后小心的把们关上。

  “呼——”她对着门做了个深呼吸,“总算是出来了。”

  接着,嘴角上扬头微抬,迎面对着新太阳,朵朵闭上眼,转过身,享受着离开皇宫后又一缕新的阳光的沐浴,而当她睁开眼的时候,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繁华景象,惊得她长大了嘴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