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俺答大营,俺答不顾如罕和孟和劝阻,率军往来时的旧道向东逃窜了,丢下了他的五万鞑靼铁骑!

  如此一来,鞑靼大军迅速分成两部分,其中三万余骑立刻出顺天府往东,循着旧道逃窜回北方草原,另外的五万大军由国师如罕亲自统帅,直接下达了攻城的命令,围城的鞑靼军先是杀向了京师附近的城镇。

  除了围城的鞑靼军和挟持的明人百姓俘虏,过万的骑兵展开,风卷残云,沿途的一切城镇村寨全都遭到了涂炭,他们疯狂抢掠人口物资,摧毁能摧毁的一切。

  一天多的时间,如罕的大军再度杀到了京师德胜门和东直门外。旗幡招展,好似海洋一般。明人投降的汉奸带着手下的汉奸队,连夜逼迫明国少许的工匠帮着如罕制造了少量的云梯。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成千上万的鞑靼士兵。下了战马,扛起云梯,向着高大的城墙发起了冲锋。而在鞑靼军队前面的,确是被驱赶的明国百姓!

  ……

  对于鞑靼的反应,周崇武早有准备,甚至他还下令把周围村镇的百姓都迁入京师,坚壁清野。焚烧房屋,填埋水井,凭着坚固的京师和鞑子血战一场。

  他的举动很快传到了锦衣卫都指挥使、司礼监秉笔陈隐的耳朵里,他们充分体现了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对内凶如虎,对外软如羊的本性。甚至暗中怂恿言官上书,说是周崇武的举动是为了吸引俺答攻击京城,惊扰圣驾,居心叵测云云……

  这一道奏疏刚上去,嘉靖还没来得及反应,六科十三道的言官就一起发动。京城局势也十分混乱,听到鞑靼攻城的消息,百姓们纷纷担心受怕着,万一鞑靼军攻进京师来,那是不可想像的!

  京城守城的军士们却群情激奋,人人争相言战,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和鞑靼军拼个你死我活。

  “大人!拼了吧!”

  “嗯,拼了!”

  周崇武将招募的青壮,还有所有自愿上城抗击鞑靼的男丁都派到了城墙上负责运送火药、雷石滚木和军械,真正的主战场还要有经验的士兵才行。那些老百姓能打什么仗?大明安逸了一百多年,除了九十年前的土木堡之变。

  说起来京师虽然所剩无几,老弱众多,但是毕竟还有好几万人,矬子里面拔大个,还是有可用的人才。周崇武的西直门和阜成门的攻击最强烈,兵部挑选了五千人马送去城墙上抗敌,局势也因为明军的人数增加而有了些微弱的变化。

  但是光有人还不成,还要有武器,鞑子虽然攻城器械不够,但是弓箭依旧犀利,必须克制住。周崇武首先想到的就是火器,一打听,京营火铳火炮都不在少数,周崇武大喜,托关系找人把武器都拿出来,要验证一番。

  京营的一个千户与他关系不错,又看他在锦衣卫里做事,一听,就爽快地应下了。

  “请示什么?你们也不看看什么时候?大明的存亡全系此战,废物!非常值是行非常之法都不懂?”兵部尚书张瓒听到制造局来请示是否让守军搬运火炮、火铳一事,不顾在兵部值房的众位侍郎,立刻怒斥。

  西直门、阜成门青黑色的城墙上架着少数的云梯。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攻城云梯,而不是前几天俺答让明人俘虏担负的简陋长梯,这是身为明人的投降工匠依照明朝军中制式云梯倾力修造的,整整用了一天一夜天时间,这一天中,如罕杀了十几个不情愿为靼子效力的明国俘虏,这三天中,如罕亲自督工,不时的鞭打、甚至砍杀那些做工迟缓的人,然后,云梯修好了,再用来攻打东直、阜成二门。

  各门的鞑靼军死伤严重,如罕便命令集结残军一万余加上连续掳掠的明国百姓两万以上,鞑靼军将明国百姓驱赶上城墙,然后利用明军停止攻击时趁机攻上城墙多次!

  无数的野蛮的鞑虏和被驱逐的明国俘虏攀附在云梯上,向上攀爬撕杀,从远处望去,如同黑压压的蚁群一般,城上是一条黑线,城下是一道黑面,架在城墙上的云梯便是连接线与面的短线。

  不远处,鞑靼军居然立起十几座望楼,不断的向城头射箭。

  城上不断的有人被射倒,立刻会被抬下去,随立有人补上空缺。守军和禁军以及临时支援的百姓在城上死死的与敌人相持着,男人们帮着从城上抬下伤亡的人或向城头搬运物资,妇女和老人在城墙根烧着滚油和沸水,孩子也帮着抱柴拾草,……,大明京师的一切力量都被动员起来,守卫京城。

  有了张瓒的一句话,周崇武派去制造局的人马很顺利运走一百门新式火炮,五百杆火铳、五十门佛郎机与神机箭不等。

  “来人,火炮和火铳立即架上,安装好了架子给我放过百姓直接轰击背后的鞑子!记住,千万不要打错了方向,如果火铳和鸟铳有炸膛的就给我扔到城下去,砸死狗娘养的鞑子……”周尚文拿下头盔,擦了擦刀上的血大骂道。

  火器里杀伤力最大的要数佛郎机,但是很少。因为正德年间利用西方技术制造的大型后装火炮,使用带炮弹壳的开花炮弹!嘉靖十六年南方和九边装备达到三千八百门,带有准星和照门。有效射程八百步,而且可以调准距离。大型者炮身七尺,中型者四尺厘米,小型者二尺,铅制炮弹从后方装入,发射间隔短,发射散弹时一发炮弹带有五百发子弹,可以封锁一百步以内宽的正面,威力惊人。因为后膛装弹对铸造技术要求较高,所以一年制造不过八百门。

  普通火炮安装在架座上发射的口径和形体都很大的火炮,多数筒内装填石、铅、铁等物,俗称"实心弹",少数则装填爆炸性的球丸,射程一般在数百步至二三里距离,主要用于守寨和攻城,也用于野战、水战和海战。

  有了大量的火器助攻,城下的百姓纷纷登上城楼,但是后面的鞑靼军不是被弓箭、火铳射杀成筛子就是被距离近的大炮轰击飞出几十步以外。鞑靼的攻势一下子就被轻易瓦解,鞑靼军似乎已经心生退怯,有些鞑子甚至不顾命令开始后撤,这种情况逐渐难以抑制!

  w最/新P章)^节Rc上酷匠#网-

  “我说大人,这佛郎机还真好用,不过就是咱的军士们不会用!”副将站在城墙上,周崇武看着鞑靼军退却正笑着。

  火器基本都是制造局的军士们在使用,而守军们只能在前面放箭压制最近的敌人,而现在敌人退了连杀敌的机会都没有!倒是百门大炮一起发射的响声就像是除夕夜里京师的炮仗那样响,不过在鞑靼军那里就不是这样的了。

  同时,其他城门由于鞑靼攻势减弱,守军便也赶来支援西面。

  城破的命运是不可想象的,所有人在这一刻不再退缩。朝中没有了争吵声,百姓们在向京师西面汇集,大量的兵勇朝着城门奔走调动……

  所有人都凝聚起来,为了这场不可预测的危险。

  滚石擂木不断的被抛下,滚油沸水不断的被倾倒;云梯上不断有人跌落,城下也不断传来惨叫,鞑靼军再次登上城头,都被守军和壮丁用身体硬生生的给挤下去。

  护城河许多地方已被填平,城下的尸体积了厚厚一层,城中的伤员和死者过万,这场杀戮不知何时才会停止。但是,如果战事继续下去,只有两个结局,一个是城池被攻破,百姓遭到屠戮;一个是蒙军死伤惨重,铩羽而归。这种失败对任何的一方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

  周崇武知道,鞑靼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坚持下去,各处的勤王军和京师内的明军一定会赶过来。现在,疲惫不堪的守军已经被替换下,虽然鞑靼军的攻势依然不减,但形式正悄然地开始了微妙的变化。

  六月五日清晨,负责袭扰三面鞑靼军的蓟州军、保定军、辽东军四镇兵马以及附近攻击京师其他三面与鞑靼正面交锋的山东、河南、直隶三省都司军随后也到了西直门外。

  “杀”,明军阵列中的一个副将挥刀向前,向一个冲入明军中的蒙古兵冲过去。

  “杀啊――”

  明军中响起一阵悲凄的呐喊,无数刀枪挥舞,不分先后的击向了陷入明军中的鞑靼人马上,只在一瞬间,二三十名鞑靼人被击落马下。

  剩下的鞑靼一下被惊呆了,“这还是那些软弱的明军么?”

  就在这短暂的瞬间里,又是一阵惨叫从耳边传过,十几个鞑靼人又被杀死了。

  鞑靼军终于惊慌了,他们顾不上与明军撕杀,慌乱的拨转马头,不辨方向的拼命向明军外围冲突,可最终只逃出很少一部分。

  胡臣一策马来到部队的前方,望着一张张枯黄的面孔和迷茫的眼神,心中升起一股悲凉,他双手按辔,跨下的战马逡巡了几个圈子。

  “弟兄们们,看!”他将手向侧前方一指,“那就是京师,正被鞑子围困。俺答这个无耻的小人,带着靼子入关来糟蹋我们大明的百姓,今天,我们就在京师下,证明给皇上和朝廷看看,证明给天下的百姓看看,我们边军不是孬种!也要让那些鞑子看看,看看我们中原的好儿郎,为大明的家乡父老报仇,今天,就用我们的血和鞑子的头颅证明给所有人看!跟上本将军,杀鞑子,救京师!”

  胡臣一挥鞭策马,昂首当先前行。

  “杀鞑子,救京师!”

  将领们纷纷跟上。

  “杀鞑子,救京师!”

  两万蓟州军的士兵一齐举起手中的刀枪,并肩跟上去。

  京师高大的城楼和城墙就在眼前,尘土铺天盖地而来,数支鞑靼骑兵向这支阵容不容小觑的明军冲过来,他们已经得到了先前逃兵的报告。

  “杀鞑子,救京师!杀!”各镇总兵和都司指挥使刀锋前指,异口同声。

  烈日当空,十万明军刀枪齐举,向着敌丛深处,迎着滚滚奔腾而来的鞑靼铁骑,冲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