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可能呢,自己明明已经暗中传信给七弟,让他不要同意了,他怎么还是同意了呢,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陆惜南心里这么想,可是毕竟那信上盖了玉玺,也只得将帅印拿回来了:“既然是皇上的意思,那么便请将帅印交给我吧!”

  上官梓昕等的就是这句话,从袖子里拿出帅印递了过去。

  陆惜南接过帅印便道:“你不是很想去前线么。”

  上官梓昕不语,陆惜南接道:“上官梓昕听令!”

  “末将在。”上官梓昕的声音铿锵有力。

  “令你带一万人于今日未时攻破北星城,明日午时破北阳城,后日卯时破北天城,抵达北亭帝都!”陆惜南是打算完全不给她歇气的机会。

  上官梓昕闻言微微蹙眉,不过还是道了一声“诺”。

  “如若元帅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末将现在便告退领兵前去了!”上官梓昕只能立即出发,因为她怕时间不够用。

  “去吧!”陆惜南道。

  上官梓昕闻言转身抬脚欲走,却又听陆惜南补充了一句:“若是慕容将军说要和你一同前去的话请你告诉他,本帅对他另有安排!”

  上官梓昕本来也没打算让慕容明轩和他去,就算慕容明轩要求了她也不会同意,可现在她却偏偏不管:“脚长在慕容将军身上,如若他真要跟着去,末将也拦不住,末将还有要务在身,请元帅有什么事能够一次性说清楚!”

  “没有了!”陆惜南言落,上官梓昕出了大殿。

  正准备去点兵,却遇上了迎面走来的慕容明轩。

  慕容明轩见上官梓昕脚步匆忙,连忙问道:“昕儿这么急,可是出了什么事?”

  上官梓昕闻言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慕容明轩,包括陆惜南那句对慕容明轩另有安排的话。

  “明王对我有什么安排我不管,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慕容明轩不假思索的说道。

  上官梓昕早料到慕容明轩会这么说,只道了一句:“随便你,如果元帅怪罪下来,要处罚你,我也不会替你求情,你自己担着吧!”

  慕容明轩知道上官梓昕是在生自己的气,可是他也知道陆惜南会说那句话是因为他了解上官梓昕的脾气在听到那句话之后一定会让自己跟去,暗中保护她,所以又那里会处罚自己:“昕儿放心,明王若真要处罚的话,我自己担着!”

  上官梓昕不语,直接去点兵,慕容明轩也跟着去了。

  大殿内,陆惜南坐在主位上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陵风,去监督战况,无论战况如何,随时向我汇报!”

  “诺”,陵风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飘荡在空中。

  时间很快便到了未时,陵风回来禀报:“主子,上官姑娘已经攻破北星城。”

  陆惜南道了一句“知道了”,随后上官梓昕派来传报的人也到了。禀报的消息和陵风禀报的一致无二。

  半个时辰后,陵风的声音再次在空中飘荡而来:“主子,上官姑娘已经动兵前去攻打北阳城!”

  “这个女人是不会歇气了么。”陆惜南言语有些生气,“给她的时间是紧迫了一些,可也不是没有歇息的时候!”

  陵风不敢说话了,陆惜南沉默了半晌又开口道:“你去告诉那个蠢女人,说我给她延长一天时间。”

  “诺”,陵风再次去探索消息了。

  北星城前,上官梓昕骑马走在最前面,嘴里叼了一根草。

  慕容明轩就骑马跟在她的旁边:“昕儿,这让将士们边走边吃饭是好,可是他们一直没有得到休息,这样怕是不太好吧?”

  “没有办法,元帅只给了我三天不到的时间。”上官梓昕将责任从自己身上推卸掉,“再说,就是要让他们得不到休息,打仗的时候他们为了活命,才会更勇猛。”

  慕容明轩正欲说话,陵风却飞身落在了二人跟前:“上官姑娘,我家王爷说了,他可以多给你一天时间!”

  上官梓昕闻言道:“知道了!”

  “属下告退!”陵风又像前次在醉玉楼一样凭空消失。

  “昕儿……”

  “传令下去,就地扎营,休息两个时辰。”上官梓昕话落,慕容明轩道了声“是”,便去传令了。

  营帐扎好之后,慕容明轩与上官梓昕进了同一个营帐。

  “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慕容明轩道,“在寒冷的冬天,坐在营帐里一边烤火一边吃着美味的膳食,还有佳人相伴,真乃人间最美的事!”

  上官梓昕闻言调侃道:“像你这种富家公子也会这么想么?这种想法应该在我这样的平民百姓身上体现吧?”

  “平民百姓那是以前的你,现在的你带兵平反,助新皇登上帝位,又带兵打仗,保家卫国,建立功勋,皇上免不了要封你一个官做。”慕容明轩道,“你说这次凯旋以后皇上会封你个什么官呢?”

  “不知道!”上官梓昕道,“封也好,不封也罢,都无所谓!”

  ◎看a~正版^章J节=上酷Dc匠vj网CA

  “你倒是看的通透,”慕容明轩道,“我猜……”

  “报!”一个士兵拉长声音高喊着从外面跑了进来,“北星城守将李寂带兵来攻,还请二位将军火速定夺。”

  “什么?”上官梓昕藤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想到李寂居然这个时候来攻。”

  “昕儿,不要急,我先带兵去迎敌,你在这里尽快想好破敌之策再领兵来。”慕容明轩说吧叫上那名通报的士兵一起出了营帐。

  上官梓昕在营帐内来回踱步,忽然,她想到了计,李寂此时来袭,城内必然空虚,如果能找到一条路绕过去袭击北阳城的话,那么就好办了。

  想到这里,上官梓昕赶忙取来地图观看,所幸还真有一条路能够绕过去。

  于是召集好士兵,上官梓昕就带着人出发了。

  与此同时,慕容明轩正与李寂交战,因为根本没有准备,让李寂占了先机的缘故,天汶军已经渐渐不敌。慕容明轩也拼尽全力的延长时间,好让上官梓昕想对策。

  就在天汶兵越来越少的时候,李寂大喊一声:“慕容明轩,投降吧,就凭你在战场上的本事,我可以向我北亭皇上举荐你做我北亭的大将军。”

  “多谢李将军好意了,不过我慕容明轩就算是战死沙场,也绝不投降!”对于李寂的话,慕容明轩不为所动,“或许战况还有转机也未必!”

  “慕容明轩,我知道你是英雄豪杰,不过此战怕是你们必输无疑了吧!”李寂仍然煽动着天汶兵士的军心。

  慕容明轩本来不打算再说话,可是他看到上官梓昕已经带人从后面包抄而来,面露微笑道:“李将军,你若现在投降,我也可以向我天汶皇上举荐你来我天汶做一名大将军。”

  “哈哈哈哈……”李寂大笑,“慕容将军,你这话未免说的太狂妄了吧,就凭现在这个局面,你还能赢得了么?”

  “那就请李将军回头看看后面吧!”慕容明轩话落,李寂果真往后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李寂真的急了,“这……这怎么可能!”

  此时,上官梓昕已经从后面发动攻击,北亭士兵顾前则不能顾后,顾后则不能顾前,一时间,死伤一片。

  “李将军,你若现在投降,不仅能保住性命,来了我天汶也一样能够官居原位,你可得考虑清楚了。”慕容明轩反过来煽动北亭兵士的军心。

  李寂冷“呵”一声:“慕容将军,你能够做到死也不降,难道老夫我就做不到么?”

  “既然如此,那我们之间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看在你一心为国的份上,就让我亲手取了你的性命吧!”慕容明轩话语不禁有些狂妄,但这未必不是实话。

  “哈哈”,李寂又是一声大笑,“若真能死在年少有为的慕容将军手上,老夫也算是死而无憾,不过到底是谁杀了谁,现在还犹未可知呢!”

  接下来,二人都不在说话,都是奋力的砍杀着敌军。

  李寂的士兵在逐渐减少,慕容明轩见状道:“李将军,我知道你征战沙场多年,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过你的兵士们可还有妻儿啊,要是我们一直像现在这样打下去,只会牺牲更多的人,不如我们二人一决生死定输赢怎样?”

  李寂闻言,思考了一下,觉得也的确如此:“好,你让你的兵都住手,我也让我的兵住手。”

  “好!”慕容明轩大喊一声“住手”,所有天汶兵士都停下了动作。

  李寂也同样对北亭的兵士叫了一句“住手”,北亭的兵士也同样停下了动作。

  随后,慕容明轩又示意上官梓昕停下来,上官梓昕命令一句,她身后的士兵都停了下来。

  “李将军歇息一会吧,若不然成了我剑下亡魂,还说是我欺负你!”慕容明轩道。

  “哼,小子,我手上这柄枪虽我征战多年,还没输给谁过。”李寂道。

  “那是因为你没有遇上我。”说罢,慕容明轩打马向李寂冲去。

  还没对李寂动手,李寂却是一枪向慕容明轩袭来,那枪尖,正对慕容明轩眉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