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别那么多废话?”上官梓昕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便大吼了一声。

  这一吼不要紧,要紧的是此刻所有人都将目光向她看来,每个人脸上都神情各异,有的不解,有的嘲笑。还有的简直是鄙视!

  宁然却是被上官梓昕给吓得楞住了,好半天没了反应。

  上官梓昕见状,立马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也幸亏她聪明,三言两语解决了这个问题:“平时教你的你不好好学,现在又缠着我问这问那的,你这是哪门子的徒弟。”

  说罢,上官梓昕伸手拍打了一下宁然的头,宁然这才回神:“师傅说的是,徒弟记住了!”

  酷匠v网。永6久T~免z费J看%q小‘》说》E

  在场之人听到这二人的对话完全是傻眼了。包括陆惜南,陆惜墨,慕容明轩等人。

  传说这两人不是有矛盾么?而且当时是宁然的父亲宁致去皇上面前告的状。陆惜南与陆惜墨兄弟二人还替她做了证,如今怎么成师徒了!

  “皇上驾到。”花公公一声高喊之后,皇帝在一众侍卫随从的陪同下进了皇家别苑。

  “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别苑里所有人全都跪地高呼。唯独上官梓昕仍然站在那里。

  皇帝一看,面露不悦,皇帝身旁的花公公也对上官梓昕使了眼色让她跪下,可是上官梓昕却是如同没有看见一样,仍然不肯下跪。

  众人见皇帝半天不让他们起身,都微微抬起头来观察,才发现上官梓昕还在站着,与上官梓昕交好的都在替她担心,而那些嫉妒她的女子全都面露喜色,这下有好戏看了。

  “昕儿。”慕容明轩小声的叫了一句,语气里充满担忧。

  “上官梓昕,你见朕为何不跪?”皇帝质问的语气里充满不悦。

  “这个我第一次见皇上的时候已经说过了,我上官梓昕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以外,从来不跪任何人,这是师命,包括我当年拜师。也没跪过师傅!”上官梓昕这一席话让那些嫉妒她的女子在羡慕她敢这样和皇帝说话的同时心里更多了高兴,这上官梓昕居然敢惹皇上不悦,顶撞皇上,怕是要大祸临头了。

  “放肆!”皇帝龙颜大怒:“你就不怕朕杀了你?”

  “我上官梓昕又不是动物蝼蚁,岂能是皇上想杀就杀的。”上官梓昕面对皇帝的威严丝毫没有畏惧。

  “好,很好。”皇帝直接气的牙痒痒:“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朕打入天牢,等候发落。”

  皇帝话落,数十御林军手持刀剑就要来抓上官梓昕。

  “且慢!”陆惜南与慕容明轩同时说了同样一句话。

  那些御林军见说话的是当朝明王与当朝大将军之子,便停住了脚步。

  “你们也想造反么?”皇帝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他已经怒到极点。

  “父皇,上官梓昕曾经为天汶百姓救治瘟疫,于天汶有功,不可如此草率的将她押入天牢啊!”陆惜南希望能以此来让皇帝收回成命。

  “朕前次已经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不知悔改,也怪不得朕!”皇帝仍然不肯善罢甘休。

  “皇上,上官梓昕是没有见过几次圣颜,不知道天子威仪,所以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还希望皇上原谅他这一次,日后他定能改正的。另外,明王殿下说的事情可大可小,上官梓昕的确对天汶有功,所以还请皇上三思啊。”慕容明轩道。

  “是啊,父皇,您就饶过上官梓昕这一次吧。”不待皇帝说话,陆惜墨也符合着说道。

  “请皇上饶过上官梓昕。”宁然也出来替上官梓昕说情。

  皇帝见这么多人都在保上官梓昕,也知道众怒难犯。只得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好吧,既然这么多人都替上官梓昕说情,朕就饶过她这一次,如若还有下次,必不饶恕。”

  说罢,皇帝又道了一句:“都平身吧。”

  “谢皇上。”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御林军见状又都齐齐退了下去。皇帝走到主位前,然后坐在了主位上。

  各府的公子,朱门名媛都纷纷落座。坐在最前面的自然是皇室的各位皇子与公主。后面按照官级大小依次坐着百官与各府家眷。只有上官梓昕站在原地。最后陆惜南对上官梓昕使了一个眼色,上官梓昕才发现陆惜南身旁有一个空位。看来是陆惜南早就安排好的,上官梓昕便走了过去。

  “北亭公主到!”门外又是一声高呼,随后聂晓梦着红衣走了进来。

  来到场中对皇帝一礼:“拜见天汶皇上。”

  “聂公主免礼。”皇帝面容语气均很和蔼,与刚才的龙颜大怒完全判若两人:“论艺本是我们天汶的事情,刚开始是朕疏忽了聂公主,刚才才让人送去请柬,还请聂公主不要有多余的想法。”

  “皇上虽然刚刚才派人送去请柬,可这也说明了皇上是记得有我这号人物的,哪里会有多余的想法呢。”聂晓梦很是小心的说着每一句话,甚至每个字。

  “如此便好。来人,给聂公主赐坐。”皇帝言落,有人抬着一张椅子放和一张桌子放到上官梓昕身侧,聂晓梦便坐在了哪里。

  “今天是天汶一年一度的论艺,各位世家公子,朱门名媛,在今天,朕希望你们不要吝啬自己的才艺,也好让我们大开眼界。”皇帝道:“下面,各位有什么才艺就从现在开始展示吧。”

  皇帝话落,却是没有人愿意第一个展示才艺,慕容明轩见状,站起身浅浅一笑:“既然没人愿意第一个展示才艺,就让我来吧。”

  “好啊,朕是很期待慕容少将军的才艺啊,不知道慕容少将军要展示的才艺是什么呢?”皇帝询问道。

  上官梓昕见慕容明轩第一个展示才艺,不禁微微一笑看向陆惜南,陆惜南刚开始还不明白上官梓昕为何会有此举动,可是慕容明轩接下来的话就让他彻底明白了。

  “回皇上的话,臣要展示的才艺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需要两个人。”慕容明轩道。

  皇帝不解挑眉,但没有说话,显然是在等待着慕容明轩的下文。

  “臣的才艺是自己的武功,所以为了知道自己的才艺好不好,臣想请明王殿下帮我验证一下。”慕容明轩道。

  陆惜南听言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来是这样,这个女人原来还如此腹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