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飞到蓝天云所在的位置,将那些围着他的人打到。然后进入阵中,扶着蓝天云。

  “姑姑,怎么会是你,你不是被琴风给抓走了么?”蓝天云语气虚弱的问道,同时还有不解!

  “先别说这么多了。现在逃命要紧,先逃出去再说吧!”说话的时候,又有一群琴阁弟子向这边冲了过来。

  蓝天云慢慢的从怀里掏出一枚信号弹,然后拉响。“砰”的一声在天空炸响。

  上官梓昕也来不及细想那是什么,只得专心的对付着琴阁的弟子!

  正当打的正火热的时候,一个年过四旬的锦衣男子带着一群医门弟子赶到。男子一眼看见蓝天云,便三步并两步的走了过来:“天云,这是怎么了?快,随我走。”

  酷"&匠$网唯一正版n,?其}他都c*是B/盗qh版_/

  说罢,男子就要带走蓝天云,却被上官梓昕拦住:“你是何人?”

  “你又是何人?”男子不答反问。

  上官梓昕正欲开口说话,却听蓝天云道:“天尘,姑姑,你们都别说了,都是自己人!”

  被唤作天尘的人和上官梓昕听言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天尘带走了蓝天云,上官梓昕没有再阻拦,紧随其后。

  天尘带着蓝天云飞越过天琴山,又连着飞过了几座高山,最终又向西北方向飞去,飞了近千米,才在一处森林中停了下来。

  上官梓昕刚来这里,便觉得这里机关重重,叮嘱言棠不要乱动,跟着天尘的脚步走。

  在林中走了快半个时辰,天尘才在一颗树上按下机关按钮,然后地上机关打开,几人落了下去。

  落下去后下面还是一片森林,不过不同的是这片森林里不再有机关,而且还有许多茅草房。

  天尘将蓝天云带到其中一间茅草房里,然后开始运功给他疗伤。

  须臾,天尘收手,蓝天云倒在床上昏睡过去,天尘又从怀里取出一枚药丸给蓝天云服下。

  随后天尘站起身看向上官梓昕:“我从没听天尘说过他有个姑姑,而且还比他都年轻,这是怎么回事?还请姑娘给说个明白。”

  “在下上官梓昕,万花谷……”

  “你是上官梓昕?”不待上官梓昕说完,天尘便神情激动的看着她询问。

  上官梓昕看着反应如此之大的天尘没有立即答话,为什么他会这么激动?自己从不曾出谷,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是!”无论如何,上官梓昕想先承认了再说。

  “属下蓝天尘参见少主!”蓝天尘跪地叩首。

  “属下?”上官梓昕挑眉,“我可从来没见过你,也没听说过你的名字。”

  蓝天尘抬起头看着上官梓昕:“回少主,我本来是个孤儿,无名无姓,五年前,是天云救了我,我便跟了他的姓。加入了他的门派,所以他一直和我说你才是我们的主人,我便知道了!”

  上官梓昕听后点了点头,言棠却是问道:“你刚刚说的门派是什么门派?”

  “这位姑娘又是……?”蓝天尘盯着言棠有些防备之意。

  “她是我的贴身随从,言棠。”上官梓昕介绍着言棠的身份。

  “哦,言棠姑娘,失敬,失敬!”蓝天尘对言棠笑了笑,“我刚刚说的门派少主和言棠姑娘可能初来京城,也初入江湖,没听说过。所以不说也罢!”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上官梓昕道,“你刚刚说的门派就是江湖七大势力中排名第一的医门吧!”

  “少主神通,属下佩服!”蓝天尘间接的承认了下来。

  “好了,我去天琴山就是为了救蓝天云的,如今他既然已经安然无事,我便要走了,只是这里机关重重,还得麻烦你送我出去一下。”上官梓昕道。

  “少主初来医门,都还没用膳,何必这么急着走呢?”蓝天尘道,“还是多待一会吧!”

  “好啊好啊,少主,我们就在这里用过晚膳再走吧,今天的午膳都没吃,饿死我了都。”言棠一听到吃,立刻就答应下来。

  上官梓昕责备的看了看言棠,然后对蓝天尘道:“也好,今日我的确饿了,那就劳烦你了!”

  “那我这就去通知膳房的人开始弄晚膳了。”说罢,蓝天尘笑着出了茅草屋。

  “阿棠,昨晚你去天乌山时来的人有多少?你是怎么说的?”上官梓昕问道。

  “昨夜少主你被抓走,我一直担心你的安危,将这事给忘了,后来都快天亮了我才想起来,于是便急匆匆的去了,到哪里的时候,在哪里的只有不到五十人!”言棠道,“后来我和他们解释说您有急事,抽不开身,我和他们道了歉,又给了他们些银两,他们还是愿意加入我们的。让他们以后每晚都去哪里。”

  “只有不到五十人?”上官梓昕蹙眉,“看来我的信誉度是下降了,不过还好,幸亏你去了,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待会吃过晚膳,你便和我一起火速赶往哪里,这次得多媳妇你了!”

  “少主这是哪里话,替少主分忧,本来就是属下份内之事!”言棠道。

  上官梓昕看着言棠微微一笑,言棠也回以上官梓昕一个微笑。

  “姑姑!”虚弱的语气从背后传来,上官梓昕与言棠反过身,便见蓝天云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伤还没痊愈,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吧,别起来了。”言落,上官梓昕又对言棠吩咐道:“阿棠,你先去弄些水来让他喝吧。”

  言棠之前虽然对蓝天云有些偏见,可当上官梓昕被抓,蓝天云匆忙赶去救人,她对蓝天云的偏见便消失了,此刻听到上官梓的吩咐,道了声“是”,便去给蓝天云弄水喝去了。

  “想必姑姑已经知道我是医门的人了!”蓝天云道,“我前次骗了姑姑,姑姑又该生气了。”

  “的确是生气了,不过现在你受伤未愈,我先不和你计较,等你伤好了,你再想想怎么和我解释吧!”上官梓昕道。

  蓝天云浅笑:“只怕是我无论如何解释,姑姑都不信了!”

  “那就要看你给的解释是怎样的了!”上官梓昕一字一顿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