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了数百米,蓝天云距离琴风等人还是有一段距离,直至追到一处万丈深山之下,琴风忽然回头朝蓝天云丢来一枚炸药。

  “砰”的一声响,烟雾缭绕挡住了蓝天云的视线,当烟雾散去,他再次睁开眼看向前方时,哪里还有琴风与上官梓昕的影子!

  蓝天云见状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回去,怕少主遇险,可要是不回去,自己又到哪里去找她?

  思虑再三,蓝天云还是决定先四处找找看吧。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蓝天云快将整座山都翻遍了,仍然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最终只得无奈的离去,看来,只得出动医门弟子了。

  再说言棠,在蓝天云在山上找上官梓昕的时候,她的穴道已经解了,可当她正想去找上官梓昕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上官梓昕被带去哪里了。

  还好蓝天云去了,自己就等等看他回来以后怎么说吧。可是等来等去等了半个晚上,也不见蓝天云回来,看来是不会回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或者去求助段星陵吧。这么想着,言棠快速的去了星陵赌场。

  当言棠将这一切告知段星陵后,段星陵有些惊讶:“什么?琴阁居然出手了?你家少主可曾得罪过琴阁之人?”

  言棠摇了摇头:“不曾得罪过,段公子,你就快想想办法救救我家少主吧!”

  段星陵来回踱步,锁眉深思了一会道:“你先回去吧,我这就去救你家少主。”

  酷。匠J网BT首5发*D

  “我和你一起去!”言棠道。

  “不必了,你要是执意要跟我去的话,那我可就不去救你家少主了。”段星陵不知道为什么不让言棠跟着。

  言棠听言只得妥协:“好吧,那你赶快去救我家少主,我再去找别人一起帮忙。”

  段星陵“嗯”了一身,然后人如闪电般消失在言棠的眼前。言棠从星陵赌场出来后又去了明王府,可惜被侍卫给拦了回来,然后又施展轻功飞进王府,可进了王府她才发现,陆惜南的寝房在那她都不知道,怎么请陆惜南帮忙呢。

  言棠现在是心急如焚,坐立不安,在明王府到处游走,这期间,遇上好几批巡逻的侍卫,平时死脑筋的言棠此时却是灵机一动,故意的和那些巡逻侍卫打了起来,一边打还一边大声的喊:“我要见明王殿下,今夜要是见不到他,我是不会走的。尔等快去通报,要不然我让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持续的吵闹打斗声最终惊醒了正在酣睡的陆惜南,陆惜南一听是言棠的声音,便出了寝房,来到声音响起之处,正是后花园。

  “住手?。”陆惜南一声令下,所有侍卫全都住了手。

  而言棠听着熟悉的声音传来,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向陆惜南这边跑了过来:“明王殿下,求求你,赶快救救我家少主。”

  “你家少主怎么了?”陆惜南听到上官梓昕有难,语气瞬间焦急,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我家少主被琴阁的人抓走了!”言棠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琴阁?”陆惜南挑眉深思了一下后道,“原来如此!”

  “明王殿下你说什么?”言棠不知道陆惜南那句原来如此是为何意。

  “没什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下你家少主的,你先回去吧,不必担心。”陆惜南话音未落,人影已不见。

  言棠在陆惜南走后出了明王府,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现在就只能祈祷少主福大命大了。忽然,言棠又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不是约定了那些乞丐穷人子时在城外那座天乌山见面么?现在天都已经快亮了,不知道那些人走了没有。去看看吧!

  此时,在天乌山东面的天琴山上,半山腰一个山洞里,上官梓昕正靠坐在墙壁上,嘴角挂着一丝血迹。

  “我现在已经被你们抓来了,可以告诉我到底抓我来干嘛了吧?”上官梓昕道,“我记得我好像从未得罪过你们琴阁!”

  站在洞口的琴风看了看上官梓昕,缓缓开口:“你是没得罪过我们,可是你已经卷进了京城的大染缸。”

  “能否说的明白些?”上官梓昕被琴风这么一说,不仅没有解惑,相反更想不明白了。京城之人除了宁致与皇后自己没得罪过谁啊,“是宁致派你们来的?”

  “哼,宁致,就凭他也配调遣我们么!”琴风冷哼一声,对宁致极其不屑。

  正当此时,几个女子快速飞身进了洞口,其中一个率先开口道:“不好了长老,情况有变,医门弟子找上山来了。”

  “医门?”琴风蹙眉,“医门的人怎么会来的。”

  还不待那人回答琴风的话,又有几个人飞进了山洞:“不好了长老,花阁弟子也上山来了。”

  “什么?”琴风不知不觉间双拳紧握,回头看向上官梓昕:“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身后居然有这么多势力,难怪能让我家主子出动琴阁来抓你。说,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的身份很简单,万花谷少主,天汶子民!”上官梓昕答道。

  “万花谷?我怎么没有听说过,那是哪里?”琴风询问道。

  “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地方,外界的消息传不进哪里,哪里的消息也传不出外界,堪比世外桃源!”上官梓昕道。

  “还有这样的地方。”琴风话音刚落,山洞外便响起一阵声音。

  “轻功绝顶云中阁,踏雪无痕唯我尊!”

  “云阁也来了?”琴风更是紧紧盯着上官梓昕,“你到底是谁?为何江湖中一直从不相往来的三个门派都前来救你?”

  “我的真实身份已经告诉你了,至于他们为什么都会来救我,那我就不知道了。”上官梓昕如实说道。

  她说的虽然是实话,可是琴风又哪里会相信她呢:“哼,不想说出你的真实身份是么?早晚你会说的,别指望他们能救得了你。”

  言落,琴风走到上官梓昕身侧,伸手在她靠着的墙壁旁边一按,上官梓昕坐的地方以及整个山洞的地板上都有一道机关被打开,然后在山洞里的人齐齐掉了下去,等人都掉下去以后,机关又自动合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