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儿艰难地走到龙啸天的身旁,双腿无力的蹲坐在龙啸天的声旁,双手还在不停的发抖,这是娓儿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画面。

  娓儿把苍龙匕插回鞘内,心里想着“这里不能久留,我现在的情况不能再遇到危险了!必须赶紧离开这里,不然刚才这么大的动静引来其他的野兽就麻烦了。

  娓儿休息了一会感觉好多了,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捉着龙啸天的胳膊把他扶了起来,龙啸天本就比娓儿高大,现在又昏迷不醒,这一下子可把娓儿给累坏了,娓儿把龙啸天胳膊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发现根本就拖不动他,本来此时的娓儿就浑身无力,现在这样更是一步都动不了。

  没有办法,娓儿只好把龙啸天背到了自己的背上,娓儿捉着龙啸天的胳膊,背着他一步步的向北走去,与其说是背着龙啸天走倒不如说是拉着他走,因为龙啸天比娓儿高大太多了,现在这种情况下能带着他走就已经很不错了,这还要归功于烛龙和苍凛,要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女子,别说十二岁了,就算是二十多岁也拉不动现在的龙啸天。

  娓儿背着龙啸天向着一个方向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娓儿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到现在娓儿纤细白皙的胳膊和双腿都已经在发抖了。

  “呼……呼……这……这个无赖……怎么这么重啊!”娓儿艰难地走着,现在她已经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啊!”这时娓儿脚下一划整个人都向前倒去,现在背上还带着一个重死人的龙啸天,一下子娓儿就五体投地了,最让人无语的是上面还压了一个龙啸天,娓儿被龙啸天结结实实的压在了地上。

  娓儿用力的翻了一个身推开压在她身上的龙啸天,转头用幽怨的眼神狠狠的看着他“哼,早知道我就应该把你这个重死人的无赖扔在那里喂野兽!”

  娓儿嘴上虽然说着狠话,但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寻找着周围有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到了晚上正是凶兽出没的时候,她必须抓紧找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娓儿观察了一圈发现据他们不远处隐约有一个房子。

  娓儿只休息了一会就又背起龙啸天向着房子走去。

  娓儿背着龙啸天艰难地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不是距离太远,而是娓儿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每走一步都非常的艰难。

  娓儿抬头看了看前面的房子,像是一处荒废的宅子,宅子不是很大,墙是一块块石头砌成,木门也少了一扇,门角上布满了蛛网,这个宅子给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娓儿看天色不早了,只好硬着头皮进去,走到院子里面,娓儿环视一圈,院子里面的墙边只有一口古井和一堆枯木,前面只有一个屋子,屋子上面没有窗子,屋子的木门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娓儿背着龙啸天走进屋子里面,里面什么都没有,地上只有一些稻草。

  娓儿把龙啸天靠在墙边,嘟哝了一句“哼!真是重死了!”

  娓儿一边抱怨着一边向院子外走去。

  娓儿站在院子中间,闭上双眼,手捏兰花指念起咒语,一丝丝的灵力围绕着娓儿旋转,待得咒语念完娓儿轻喝一声:“散!”

  灵力如水纹般散开,把整个宅子包裹住,从外面看,宅子就像是从原地消失一般不见了。

  娓儿做好了一切回到屋子里面,看到龙啸天脸色苍白,呼吸急促。

  娓儿也顾不得休息,立刻走到龙啸天旁边蹲下,伸出白皙的小手握住龙啸的手腕,运转灵力传到龙啸天的体内,查看着龙啸天的伤势,之前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龙啸天的伤势,发现不致命后,就没有在杀死碧水兽后立刻给他疗伤。

  娓儿轻轻的皱着眉头,他的伤势有点严重,体内有淤血,如果在不疗伤恐怕就会有危险。

  想到这里娓儿赶忙翻过龙啸天的身体,把龙啸天的小包袱摘下来放到一边。

  娓儿双腿盘坐在地上运转灵力,双手贴在龙啸天的背上,一丝丝的灵力注入龙啸天的体内。

  一个时辰后,龙啸天猛地喷出一口淤血。

  娓儿看龙啸天伤势好的差不多了,脸色也微微红润了起来,便收回灵力。

  夕阳落了下去月亮升了起来,到了晚上天气又凉一分。

  娓儿去院子里拿来几根木头升起篝火。

  火光照在娓儿的小脸上,烤的娓儿浑身暖暖的。

  娓儿的眉头微皱,跪坐时间长了感觉腿有些发麻。

  娓儿刚想起身,感觉浑身有点黏黏的,因为夏日的炎热和长途跋涉出了一身汗,知道现在才才发觉。

  娓儿瞪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龙啸天,娇嗔道:“都怪你,若不是因为你,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说完又想到了白天发生的窘状,漂亮的小脸莫名的又红了,贝齿微微的咬了咬嘴唇说道:“哼!”

  娓儿一低头看见了胸前的血渍,血渍到现在已经干了,抬起头又看了一眼龙啸天淳朴的脸庞叹道:“看在你冒死救了我的份上,本姑娘就原谅你这个无赖了!”

  娓儿起身到院子里面的古井那里看了看,古井里面有水。

  娓儿环视一圈发现并没有可以盛水的东西后又沮丧了“好不容易找到了水又找不到盛水的容器,我从不能跳到井里面去洗吧……”

  娓儿突然想起烛龙送给她的储物囊里有她小时候用过的一个小木盆,正在发愁的时候突然想了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小木盆子可以用,立刻喜上眉梢。

  娓儿兴奋的把小盆从储物囊里翻了出来,等娓儿看到小盆子的瞬间就愣住了。

  这盆子也太小了,这个盆子就只能盛下娓儿的小脚丫的。

  “现在怎么办啊?”娓儿闷闷不乐的说道,身上实在是黏黏糊糊的让娓儿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将就着用吧,怎么也比没有用的好呀!”娓儿也是没有办法,只好将就着用了。

  娓儿看了一眼胸口的血迹,叹息一声伸手解开腰上的丝带,刚刚撩起一点,突然想到了到什么似得又赶紧把衣服合上。

  娓儿想到屋子里面还有龙啸天,娓儿跑到屋子里面看着躺在篝火旁边的龙啸天,心里琢磨着龙啸天受了这么重的伤,估计一时半会也醒不了,想到这里又放心了不少。

  娓儿走到院子里,用灵力从古井里面取出了一点水放到了小木盆子里面。

  娓儿小脸微红的拉开衣物的丝带,慢慢的褪下衣物,只留下一件粉色小肚兜。

  娓儿把沾了血渍的衣物放到盆子里面,不禁的打了个冷战,夜晚有点凉,就连水也有点冰冰的。

  白色衣物上鲜红的血渍特别的显眼,娓儿用白皙的小手用力的搓洗着。

  娓儿不管怎么搓洗,沾了血渍的那一块怎么也洗不干净,还是有点微红,在纯白色的衣物上特别的显眼。

  又洗了一会,娓儿终于放弃了,这件衣服是娓儿最喜欢的百褶如意月裙。

  “气死人了,这是我最喜欢的百褶如意月裙啊,哼!都怨龙啸天那个无赖!”娓儿气的直跺脚。

  忽然想到龙啸天为她挡下避水兽攻击时无奈的笑脸,还有那一句抱歉……

  想的有些出神的娓儿,被一阵凉风吹得瑟缩了一下,用力的摇了摇头,无奈的从小木盆里拿起衣物拧干了水。

  娓儿环视了一圈,发现没有晾晒衣物的地方,娓儿愣在了原地:“早,早知道我就不洗了,现在怎么办啊?”

  `N酷匠gM网'首*`发

  衣物上的血渍虽然洗不掉了,但是娓儿还是舍得不扔掉。

  娓儿余光瞥见不远处堆在地上上的枯木,立刻喜上眉梢:“啊!有办法了。”。

  娓儿急忙跑过去架起了几根枯木,把衣物搭到上面。

  弄完后娓儿又连忙从古井里面取出了一点水到小木盆子里面,缓缓的解下自己的小肚兜。

  娓儿从储物囊里又取出一件粉‘霞锦绶藕丝缎裙’,脱下脚上的彩缎小布靴子,把小粉肚兜叠好,和刚取出的衣物一起放到靴子上。

  娓儿撩起一点水到身子上,冰凉的水立刻使娓儿打了一个冷战,娓儿用贝齿咬住小嘴唇硬着头皮继续洗着。

  夜晚,银盘般的月亮发出皎洁的月光,月光投在正在洗澡的娓儿身上,使得娓儿的肌肤更加的白皙,投下的月光打在娓儿的身上就像是娓儿的肌肤发出来的光芒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