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和柯南说的一样,小五郎颤颤巍巍地掏出了那张照片,两者对比之下,他更加深信不疑。

  暮目从小五郎的手中接过照片,他的表情也是较为复杂。

  “实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毛利老弟,这是……?”

  “其实,我接到了委托,要找到照片上的这个人,可是没想到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结果居然……是这个样子。”

  “委托?那现在就通知委托人吧,来委托你的,应该是死者的家属吧。”

  “说到这个……其实出了点问题,来委托的有两个人,而且都称作是死者在东京唯一的亲人。”

  “怎么会有这种事?哦,对了,柯南,你为什么会说这个人的名字并不是片野海原呢?”

  暮目想起了柯南刚才说的话,于是又转而问起柯南。

  “因为我听毛利叔叔说过的,照片上的这个人叫作角川平良,但是公寓登记的名字却是片野海原,这不是很奇怪吗?这两个名字,只要把假名更换顺序,就可以变成另一个名字。”

  “片野海原……角川平良……?嗯,的确是这么一回事。”暮目警官冲他点了点头,“可是也不能这么快就确定角川平良就是他的真名呀,那两个委托人不是很奇怪吗,说不定片野海原才是他的假名字呢。”

  “一般来说的话,委托这样的找人案子,就应该提供这个人物的正确信息,虽然那两个委托人都是来去匆匆,但也能看得出他们急于找到这个人,那就不大会提供虚假的信息。

  这两个委托人委托同一个侦探找同一个人,很显然他们并没有互相联系,或者说最近这段时间并没有消息往来,但他们都能报出角川平良这个名字,并以角川为姓伪造自己的名字,所以我才猜测片野海原是他胡编的一个假名字。”

  听完柯南这一翻话,虽然有些抢风头的嫌疑,但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小五郎放下自己的手机,大骂一声“可恶!”

  “怎么样了,毛利老弟?”

  “不论哪一个号码,都是空号。”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之前没有确认过吗?”

  “我当然有确认过啊,汇报工作进展的时候,他们的电话还能够接通的,只是一直在催促我。”

  小五郎越来越想不通,气的估计要跳起来了吧,柯南顺势插上一句。

  “既然之前打得通,那么一定是他们立即去注销了自己的号码。”

  暮目拍手叫道:“原来如此。”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小五郎他不明白。

  “还能是什么!这两人有重大嫌疑,知道东窗事发之后就打算销声匿迹,第二搜查队,根据毛利的外貌描述,立即发出通缉布告!”

  “是!”在场的几名警员立即异口同声地答道,整队快步离去。

  “我这就去和通讯开发商取得联系,或许可以查到嫌疑人的真实身份。”

  顿时现场就像炸开的锅,孩子们就这样看着这些警员来来去去,现场被他们很快归置得井井有条。

  灰原一面看着字条,一面来到位于三丁目的帝丹神社。

  “就是这里吗?”

  一级一级的石阶将这座神社抬高,显得格外庄严神圣,灰原走最底下走上去,轻轻的一步却好像在心中回荡了,究竟——会有什么在前方等待着她。

  离祭典还有一段时间,来这里祭祀祈祷的人寥寥无几,随着时代的进步,封建迷信渐渐成了人们偶尔娱乐的事物。

  越过最后一级台阶,神社的全貌已经展现在她的眼前,神社前那一大片石砖都排的整整齐齐,平整而又光滑,秋季还没有到,但地上仍旧落着几片叶子,她稍稍留意,就穿过了那道巨大的鸟居。

  鸟居是一种类似于中国牌坊的日式建筑,常设于通向神社的大道上或神社周围的木栅栏处。主要用以区分神域与人类所居住的世俗界,算是一种结界,代表神域的入口,可以将它视为一种“门”。

  (同六道仙人与初代火影的明神门。)

  外头正有一个白头老婆婆,她摇了几下铃铛,拍三下手之后,闭上眼虔心许愿。

  n看r正,%版x4章3d节`B上*酷…)匠网

  她走上前,看了看这个老婆婆,自己也做了做样子,试图祈求些什么。

  当她睁开眼睛,周围已经变得一片凄凉,血色的天空似乎将整个世界渲染成末日,吹来了冷风拂过灰原的茶发,她此时咽了一口唾沫,再看向一边,老婆婆仍旧保持着那样。

  灰原颤抖着挪过去,手指碰了碰她,灰原发现,婆婆就好像是静止了一般,触碰得到的是一阵冰凉。

  一阵乌鸦尖利的叫声从她背后传来,她猛地转身,一个黑影正那高高的鸟居上方,他踮起脚尖向前一蹬,「咯噔」一声落下来。

  灰原向后退了一步,这一步非常生硬。

  他头顶上的云雾渐渐散去,阴影从他的身上移开,他很快暴露在血红的光线下,灰原终于看清了他。

  他走过几步,忽然一个瞬身,就已经来到了灰原的跟前。

  “是你?”

  翎,他将怀表掏出来,看了看时间,又小心翼翼地放回自己怀中的口袋里。

  “你比相对的时间慢上了不少。”

  “你究竟要做什么,那个字条是怎么一回事?”

  翎一步一步地走过去,从灰原的侧身擦过,与她背对着。

  “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选择了斑吗?”

  “因为他的力量?”灰原与翎同时转过身来。

  “力量,不过是一个次要的因素,他的命运已经决定了他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曾经是,现在也是。”

  “曾、曾经也是?你不是说……”

  “更何况就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谈不上力量。”他很快打断了她,“我需要让他的查克拉复苏。”

  “查克拉复苏?那张字条是以给我的吧,上面写着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经过我这段时间的反复研究,要让斑的查克拉复苏,非你不可。”

  “你说话就这么喜欢卖关子吗?简单明了就不行嘛。”

  “呵呵。”他笑了两声,“有点儿成习惯了吧,简单来说,我要你的一滴血,约你来此,已经算是我的最重了,你知道的。”

  “也对呢,以你的能力,取我性命何尝是难事,不过你说过的话,能够兑现吧。”

  “放心,那也是我原本的目的之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