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

  柯南沉默了很久,他何尝不想告诉她他就是她的青梅竹马工藤新一,但这么做就意味着将她卷入与黑衣组织的对决,可小兰不笨,她既然已经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即使是装蒜、继续瞒着,只是为了她的安全,她一样可以查出真相,可以很快想到那天的琴酒与伏特加。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她的处境会更危险,因为她不知道那个组织的可怕与深不可测。

  “兰,我之前说过的吧,如果是我让你哭泣的话,我会很伤心的。”

  小兰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但它们仍是不断地涌出来,她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么说,你终究还是承认了。”

  “兰,你听我说,在你面前的这个潭很深很深,深到了你无法想象的地步,答应我,千万不要踏进去,只要一踏进去,你就会……”

  “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了!游乐园那次也是,酒店那次也是,每次每次,我都傻傻地等你,等一个明明就在我身边的骗子、胆小鬼!”她说着,止不住眼泪,头也不回地离去了,她很生他的气,但或许又不想让他看着她流泪。

  柯南看着远去的她,他不想去追,也没有那个资格把她追回来,现在让她一个人静静,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昏暗的船长室,翎正一个人坐着闭目养神,他已经料到会有人来找他。

  “你还真是悠闲呢,忍者先生。”

  “彼此彼此吧,大侦探,你不管你那可爱的女朋友真的好吗?”

  “为什么让她知道?”柯南攥紧了拳头,喊到,“为什么!”

  酷0匠O@网唯一6正\版8,?x其他都;是盗版

  “不论早晚,她迟早都会知道的不是吗?”

  “至少,至少不是现在。”

  翎转过来,看着柯南犹豫不定的眼神,叹了口气说:“其实你也很想让他知道不是吗。”

  “不,不是的,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为了我,不顾危险。”

  “那你又为什么告诉其他人,你的父母,阿笠博士,以及那个大阪的侦探,难道他们就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为你去做任何事吗?”

  “不,他们可以帮我,但是我……”

  翎打断了柯南,继续问道:“难道她就帮不了你吗,还是说你一直把她看做累赘?”

  “我……”柯南又一次被逼到了沉默,但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你不是可以消除人的记忆吗,算我求你,把兰的记忆消除好不好。”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柯南不再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不能像解决案件那样把自己矛盾的内心解开,他并不觉得兰是累赘,他只是太爱他了,才不想让她为他流泪,不想因为他而受伤,甚至是丢了性命。

  “好了,我帮你。”翎的话打破了这段时间的安静,他似乎能看透柯南所想,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柯南望向他,他希望翎再确认一下自己的回答。

  “不过,只有这一次。”

  “谢谢,嗯……翎。”

  翎只是一笑,看着他走去,摇了摇头。

  「要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我回来了,翎大人。”

  “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都准备好了。”

  “哼哼,还真是期待呢,那位先生。”

  柯南回到了原本的房间,博士见他回来,问道:“啊,新一,去哪了啊?”

  柯南心事重重,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灰原又问:“喂,发生什么事了吗?”

  柯南总算回过神来,像是没什么气一样地憋出“没事”两个字,但他抑郁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再加上先前侦探事务所的那个女孩的举止,灰原不用想也知道,能让眼前的这个大侦探变得如此消沉,恐怕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她不想去询问他,也不愿意这么做,她并不觉得以现在的她能够抚平他心中长久以来的伤痕,她忽然觉得他们两个人好像,明明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却……她转过头去,不希望再看着他那个样子。

  兰果真忘记了一切。

  甲板上,两人扶着栏杆,望着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柯南的心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知道无限月读吗?”

  “你说过,是用一个很大的幻术把人带入虚无的世界。”

  “的确是这样,但是你认为灵魂在脱离肉体会怎么样?”

  “灵魂脱离肉体?应该就跟一具行尸走肉差不多吧。”

  “嗯,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斑爆发了第四次忍界大战,不仅依靠秽土转生,召唤出先代豪杰,还有十万白绝兵,为的就是集齐尾兽,召唤出十尾的原形,也就是神树,当神树上的花蕾绽放之时,花中的眼睛会映射到天空中的月亮上,无限月读就完成了,斑原本以为这个术可以给人们带来幸福,但是事实却相反。”

  “活在梦的世界里,怎么可能会真的幸福。”柯南大骂一句。

  “早在那之前,辉夜就曾对人们施以无限月读,这个术会吸取被束缚者的查克拉,忍者如果查克拉耗尽,就相当于血流干了,是会死的。但是辉夜并没有杀死任何人,而是让每个人都活着并加以保存,成为了辉夜生产出来的士兵。”

  “难道说,那就是……白绝?”

  “没错,白绝就是被施以无限月读之人的最终形态,历经漫长的岁月演变而成,真的是一具一具的行尸走肉,我想你应该不会让你的家人、朋友,变成那个样子吧。”

  “嗯,当然不会。”

  “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你要是真想还我人情的话,那斑就拜托你了,我也想让他和九尾好好地叙一叙旧。”

  “还有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请你帮助我。”

  “是那个组织吧。”

  “啊……嗯,总之就是……”

  翎一摆手,没有让柯南继续说下去,他说:“这是你自己的劫,得由你自己来渡过,也只有你自己才能渡过。”

  “只有我自己才能渡过?”现在翎的这句话,柯南还不能完全理解,但翎相信,他迟早是会知道,命运的安排。

  明天一早,就能到达目的地了。

  已经离开了两天了,不免会有人为他们担心。

  “不知道局里的人怎么样了呢,我们一时半会儿应该还回不去才对。”

  “放心啦,暮目警官,松本警视长应该会安排好的。”高木虽是这么说着,但心里还不是想着佐藤,他在想佐藤如何为他焦急万分。

  一阵优雅的敲门声,接着青语说道:“几位,晚餐的时候到了。”

  吃过了晚餐,翎对其他人说道:“长白山地处中国背部,常年寒冷,又是万年雪山,下船之前,都要做好保暖工作,食物和工具以及必备物品我会给每人一份,都在背包里,下船可别忘记了,当然,也可以选择留在船上,我们可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来,也可能回不来。”

  小兰一听这话,说道:“柯南,你就不要去了吧,和小哀留在船上好了,总感觉很危险的样子。”她自然是有些担心柯南的,毕竟柯南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呃,没事的,小兰姐姐,不是说我的身体里有只很厉害的妖兽吗?可能会有需要到我的地方。”柯南笑着说道,他觉得在自己还是柯南的情况下,能跟他保持如此就已经很好了。

  “那我和博士就pass吧,他老人家也不方便。”灰原摆了摆手,和博士回房间了。

  第二天,一行人便从日本海驶入朝鲜与俄罗斯的分界线图们江后,换乘大巴就赶到了长白山脉东北侧的山脚下,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虽然不知道翎用了什么办法,但这已经不会让柯南感到吃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