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药效终于开始在小一些黄貂身上体现出来,这时它和那只求救的一样欢实,围着冬寒互相欢快地嬉戏着。

  刚刚的悲伤已经不知抛出多远,冬寒身边倒是热闹,那条蛇还在一边盘着。

  冬寒看看天色离日落还有一会,那就借着这会,看看能不能突破吧。

  看着嬉戏的黄貂说道:〝我要修炼,你们不要吵闹,可以站岗放哨一下。〞说着冬寒就宁心静气,青蛇慢慢游走到离冬寒有三丈远处,静静缠绕在一棵树的枝头上,两个黄貂也是跑到另外一边的树上,静静卧在树枝上。

  你说它们不懂你说的话吧,它们的行动却是明确無误,真是邪门了。

  冬寒还是第一次在接触不到一天的小兽面前突破,以前在卧龙沟傻鸟的大巢边倒是突破一次,那次可把傻鸟吓得不轻。

  这次是小突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动静,而且也酝酿了几个月了,也不会太长时间的。

  备好了丹药,还有那个装百草水的水囊,冬寒心念合一,意沉丹田仔细开始运气循环,以前集气都是冲击穴脉,也就是扩脉这次不知是什么个情况。

  两盏茶的时间,冬寒丹田和脉络的内气开始饱和,丹田的那颗小珠子也也开始变的明亮起来,内气在涌动间,那道紫气又开始在环绕着全身骨骼转动,因为有了上次的经历,冬寒心里有了准备。

  不过准备是心里准备了,那钻心彻骨的痛,怎么准备它还是痛啊,只是一小会汗水便是如雨淋身,身体也有些不自然的抖动起来。

  上一次,是突破后才突然来的这手,这次是先来的,真够邪性的,还带调换的?

  两处肩颈处的井穴好似有要通的酥麻跳动感,本来冬寒可以运气化形成镖的,也就是说,不管有没有穴脉冬寒都能把气疑练出来,这不知道,气往这两边走会有什么的作用。

  在扎骨的疼痛当中,井穴的酸麻胀痛就好似小儿科,都没什么感好象就如一早身体里主穴刚刚通的时候一样,前面两根,后面两根,好似竹筷粗细经脉打通相连,这还没完,还在往手臂上的阳明经脉络上继续开通着。

  因为内气沉积好一段时间,丰盈的内气很快就把两边的脉络打通,内气循环间,又多了运行两条手臂。

  虽然酸麻还在,不过跟以前比要轻松了很多,两手的食指中指个也隐隐有些酥麻,心神感应指尖。

  两个手臂的脉络末端就是两个手指的指尖,不过因为刚开的脉络细小,内气的消耗不大。

  全身的内气运行一圈,在后脑那个叫神识区域迷糊的白点,稍有些清晰一些。

  在紫线绕骨旋转周身之后,丹田的丹珠也是明亮了不少。

  冬寒舒气,静心感悟这次突破后的身体变化,那道紫线还是老样子,只是全身骨骼上环绕的紫线要密实了一些,看这势头一直要全部包裹起来,到那时不知骨骼的状态是个什么样。

  不过这种好处冬寒在一天前就彻底的体会到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那个憨货一家伙下来三四百斤肯定是有的,若非自身功法决绝,可能这一棒子冬寒也就上路了。

  冬寒回想起来也是一阵后怕,不过这次的事小太爷先给你记上。

  接着再看一下其它方面的进展。放开心魂又扩远了三里,再远些就好象模糊起来,而在有效的距离内,可说是观感清晰无比。

  〈神光诀〉倒是没什么进境,这次突破最大的改变就是两手臂的穴脉了,应该最大的改变还在两个手臂上。

  冬寒疑气化形,和疑水诀都要从手臂运行,睁开眼睛看看时辰,应该过去半个时辰的样子,两只黄貂看到冬寒睁开眼睛又有些不老实起来。

  三窜两窜的就双双的跑过来,在冬寒的小腿上蹭蹭,那条青蛇倒是反应比较温顺,慢慢的划了过来,两只黄貂还是不忘的冲着它呲牙。

  不过它们没有再一步动作,到好象是在警告,青蛇并不惧怕它们,还是温顺的盘在一边。

  冬寒身上刚刚出一身的汗,全身有些不舒服,收起丹药和小水囊,先去河边清洗一下再说。

  冬寒在前走,旁边树上两只黄貂就在上面窜,青蛇也在后面跟着,这么一两天倒是聚集了一个小团队了。

  不过冬寒看着青蛇划行时候的形态有些特殊,蛇类一般都是左右划行的,而眼前的这条青蛇大多数也是那样,不过有时会直线前行,看着相似在挪动着身体速度也很快,蛇头昂起有一尺多高,在林间就好似一个巡山的,蛇芯吞吐间看似还挺自信,真是个怪家伙。

  到了河边,御下贴身皮囊挂在一边树丫上,冬寒脱下长衣,跳下河堤先把长衫清洗一下,就带了一套黑衣,黑衣已经扔了,就这一套,没办法就得可这一套来。

  用力拧干水份,疑水化气,长衣就有八分的干爽啦,跃上河堤把它也挂在树丫上。

  这时倒是看到了意外的一幕,那条青蛇就盘在树丫一旁,好似在看护着冬寒的皮囊,两只黄貂也在树丫上面。

  〝呵呵,你们倒是有些眼力啊?〞它们哪知道冬寒刚刚外放心魂意念方近圆十几里也没有人的。

  〝不过看你们这样懂事,就犒劳一下你们吧,正好也试试突破后的境界是个什么效果。〞〝噗通〞冬寒就跳进了河水里,这水不浅有三丈深,水流稍有些发黄,这大概是因为这边土质的问题。

  时下正是七月,江河湖海的鱼类一般有些是在淡水中产卵,然后在顺水入江进海的,所以这时候,有许多鱼类都会顺着河边往上游,而这时的鱼也比较鲜肥。

  冬寒洗去浑身的汗味,就站在岸边,化去水气,伸手在水里,〈神光诀〉运起,下一刻水下丈八的距离看的清清楚楚。

  大鱼小鱼的鱼群在争抢着逆水游动着,因为岸边的水流要小一些,所以一些小的鱼会离着水岸很近。

  冬寒盯着水面,看着鱼群,瞬间就一个疑水化冰,一个半尺的圆型冰柱有近三尺长,冬寒快速带着冰柱跳上河堤。

  最Rq新`章节A☆上酷jV匠'!网d

  还不错,至少有十几条鱼冻到冰柱里边,上岸后震开冰柱,那些鱼都已经冻昏了,这边的冬季也很少见冰,何况突然间就给冻住了,直接就来个冰封活鱼。

  一看到鱼两只黄貂倒是反应挺快,跳下来一个抱着一条就撕咬起来,不过它们只吃鱼肉,别的不吃。

  那青蛇就不是了,过来看着差不多就顺着鱼头往下吞,两条以后它就拖着隐约有两个鱼形的身体划到一边去消食去了,两只黄貂也是在一旁舔着嘴角残渣,看样子也是吃饱了。

  冬寒穿好衣服,把鱼鳞刮去准备升火烤鱼,今天的晚饭就是烤鱼了,趁着夜色在回去临海城。

  还是先吃饱肚子再说,至于看突破的境效,这一根冰柱已是大大的意外和满意了。

  如果以境界来区分的话,这应该是小天初境虽是没有什么惊天的动静,可冬寒本身的实力已经是几乎又激增了三成不止。

  也就是大陆上比大武师的境界稍高一点而已。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