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家酒肆这时才刚刚开门,伙计们还在清扫桌椅地面,掌柜的还在柜台里准备着中午的事项。

  看见丰磊从外面进来,掌柜的马上笑脸相迎。

  〝哎呦丰少,那阵香风,这么早把您给吹来了。〞〝啊,没什么风,我是来找人的。〞〝哦!不知您找那位?〞〝昨天下午来的那位公子今个来了没有?〞掌柜的稍微回想了一下,〝你是说和长老在楼上说话的那位,没有来过,您看我这刚刚开门,您是第一个,来人上茶。〞〝哦,不用了,那位长老可在啊?〞〝在的,您稍等。〞掌柜的叫过一个伙计,叫他去禀告长老,就说丰少爷来访。

  伙计一路小跑往后堂去了。

  一会老者出来看见丰磊,老远就微笑点头,四海商会的丰磊他是认识的,何况昨天还来找过那位客卿,所以不敢托大。

  丰磊也知道这可能是冬寒的朋友,所以也是抱拳。

  〝丰少,不知什么事让您这么早亲自的跑来?〞〝老人家客气,这不,昨天新交个兄弟,他下午就到你这来了,今早我准备去找他中午吃饭呢!一去不见人影,还以为到你这来了,老人家没见到他吗?〞〝没有,昨个晚饭前到是来过,叫我们小心提防,然后在就没来了,怎么他不在商会吗?〞〝没有,能说说昨天他来都发生什么事吗?〞老者说了昨天午后的事。

  丰磊想了一会,〝你在仔细的想一下,有什么异常,比如说什么谁跟他说了话?〞〝噢,你这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他好像和那个托蒙武者小声说了几句话,不过我没听见说的什么,声音很小。〞〝嗯,坏了,不会是约战吧?〞〝什么,那岂不是很危险吗?〞〝哎呀兄弟哟,这怎么话说的这是!〞〝老人家,赶紧的吩咐下去叫人去查查看,我看他和你们肯定是有些渊源的?〞〝那是自然,和我家少爷有些交情的。〞〝来人啊,去通知那几位长老过来,我有事情要说。〞丰磊看着他,〝你们先安排着,我也回去一下,保持联络啊,回见老人家。〞他拖着稍胖的身体,匆匆的回到商会找到仇冰,将事情一说,仇冰当时就蹦了起来。

  〝昨天怎么不说?这兄弟也是的,这也太不省心了!〞〝我这不也是今个才问道的吗?到底咋回事还不确定呢?〞〝不用确定了,必保的,上次他就一个人去青虎帮仓库的,看来他是真想解决那些人。〞〝赶紧的叫人去打听啊?你问问你手下的有没有看到青虎帮的人有异常。〞〝好,我这就去问一下,中午再碰头。〞仇冰﹑丰磊、方家酒肆的老者曲桦,他们这边在临海城里暗中的开始打听冬寒和托蒙还有青虎帮的动静。

  别说,还真就有人看到那十几人子时前出的城,至于什么事就不得而知了。

  中午,经各方面的消息集中到一起,就是和老者丰磊的推测相似了。

  〝去把青虎帮所有的仓库密所都盯起来,再顺着他们出城的方向沿路打听一下有什么人在昨夜看到打斗没有?〞〝胖子,你叫几个人把那几个托蒙人也都盯起来。〞〝早就盯上啦!〞〝你们在这等着,我得去和五长老说一声。〞仇冰心想这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还是先和五长老说了冬寒的事情,看看她老人家怎么说吧,自己的力量还是不能和老爹﹑五长老比的。

  〝你说什么?我就说嘛!声音听着有七八分相似。你当时问他们他们怎么回答的?〞〝我是根据他们来的路线,说的猜想,然后说的你在四方城遇到的事,再后来一想两个不明的人干掉法颠的,一下子就联想道他们,不过他们没承认也没否认。〞〝现在想来就是了,也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延津城那边出手,因为手里还有您的信物。〞〝只是当时他们看出了那帮人没有伤我们的意思,所以要绕过去报个信,不想青虎帮的那两个执事不开眼,几下子就被那个啊猛给拿下了,吓得他们没敢动手就放行了。〞〝这下我们都受了人家恩惠了,行了你去忙吧,我去和你父亲说一下,看看怎么行事,不过我倒是不太担心,以他们在四方城的身手,青虎帮的人没有人能伤的了他。〞〝就是不知那托蒙武者的实力如何?放心吧,看他不是那么毛躁人,应该不会有事的,去吧。〞…………

  冬寒这边还在恢复当中,右肩的伤眼见着慢慢的愈合,身上的骨架也彻底的痊愈。

  冬寒也再次喝了那百草水,这东西真不错,补气、治伤、还使人暂时的不怎么饥饿,这真是难得的好东西,方祥还真是对兄弟俩很是厚道。

  从这一点上看来,他日这人必是一方贤才的大人物,至少这人很有魄力,舍得下本钱,不管是他们方家的决策还是他自己的决定,至少他是交到了冬寒兄弟俩。

  正所谓平日里积善好施,才能广结善缘,临危之时必有人伸手相助。

  …G酷*匠up网@o永久免C(费看H@小G说E*

  日头在头顶直射而下,冬寒已经移到了树下,那套黑衣右肩碎裂,冬寒已经换上平日里穿的浅色短衣,把那雪蚕丝也收了起来,好在来的时候,冬寒把皮囊扎紧了,要不在水里一过许多东西都要报废了。

  随着伤势渐好,冬寒吃了几颗药丸,体内的气感开始涌动,冬寒本想过几天出海找个地方突破,现在正好还有些不碍事的皮外伤,就着机会试试看能不能突破小天初境。

  就在冬寒运气冲穴的时候,突然有了〝吱吱〞的叫声传来,冬寒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一只不太常见的黄貂出现在冬寒面前两丈处。

  它在那不停的来回跑动,一会还会直立起两个前爪,冲着冬寒疑望一下,冬寒看着它有些莫名其妙。

  冬寒也听说过有些人会一些简单的兽语,不过冬寒却不会,这小家伙这个举动把冬寒给弄蒙了。

  按理说无论什么动物都是怕人的,也不会往人跟前跑的,这眼前的就不是哪么回事了,看它那样分明是有什么事情。

  冬寒仔细看着它,在它吱吱叫抬起两个前爪的时候,冬寒看见它的眼里好似有水雾,似要流泪的样子。

  冬寒心里一紧,这小家伙灵的很啊!

  冬寒站了起来,〝你是要我帮忙吗?〞说完冬寒有些想骂自己的感觉,它那听的懂啊?

  不过你还别说,看到冬寒站起来,它没有跑,这次还是两个前脚在学着人抱拳的样子上下摆动着。

  〝我*〞冬寒一个粗口,这他*真的成仙了,还懂得拜人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