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俩也只记住了最后这一条,因为这条最重要。

  接下来就是新的事情等着兄弟俩去做。

  不过对兄弟俩来说,那只是小事,只要能找到人其他的都好说。

  …………

  〝两个废物,叫他们进来。〞就在冬寒兄弟俩进城的第二天的晚上,东城青虎帮总部,一大片庞大贵气的宅院里,一间正堂的珍贵红木的太师椅上,坐着两个五十岁的老者,一个青脸粗眉大眼,扎胡蒜头大鼻子,大片嘴。

  整个一看,有些貌似钟馗在世,这人一看就是火爆脾气,现在正圆眼大睁瞪着那个,尾随冬寒他们车后,那个后上车的中年人,〝老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说说看?〞〝大哥﹑二哥,我没有在跟前亲见,等我到了近前,他们已经进城了,到后来才听他们说出现两个拦路虎,也不知那来的,那刘森还没来的及还手就被那小子的穿心脚给点在心口,还有一个更是了得,只是一眯眼,就好象冷气罩面,没法子他们那两下子不够看,也就没敢动手。〞旁边还有一个,不到六十来岁的老者,面似一介书生,衣着虽华贵但却简单,须髯偶有几丝银色,面瘦眼窝下陷,眼光阴沉,两撇八瞥山羊胡在鼻下,本来是闭目养神,这会也睁开眼睛,一摆手,〝叫他们进来,我要亲自听他们说出来。〞中年人回首朝着站在门边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点点头,转身退出去。

  一会,那天堵着冬寒路地两个人脸色惨白低着头走进来。

  〝属下刘森﹑张古见过三位帮主。〞〝嗯,说说当时的情形吧,不要隐瞒不然你们知道后果的?〞那个中年咬牙看着他们说到。

  〝是,他是这么﹑这么回事……〞当下舌花乱转,黑白颠倒,一开口咬定冬寒他们是和那仇冰是一伙的,只是一开始没有动手,后来要去报信,才发生的事情,导致那次行动前功尽弃。

  那个老者紧盯着他们,眼中凶光一闪,‘啪’一声,一掌拍在身边的红木堂桌上,拍的桌子咔咔直响。

  〝两个没用的混蛋,还在说谎,吃了豹子胆了,还不如实说来?〞〝知道你们耽误多大的事吗?〞〝说,再有一句假话,就割了你们的舌头。〞〝噗噔〞两人都吓得跪在了地上,〝帮主息怒,小人说的句句属实,没有半句假话,属下可指天发誓。〞〝我且问你们,他们多大年纪,口音是什么地界的?〞那两人现在有些后悔了,不过事到如今再想改口,已是不可能了,也只好硬着脖子煞白的脸上冷汗都渗了出来。

  也只有三帮主稍微的好上一些,大帮主和二帮主那是抬手就要命,眼一转就是一条毒计,稍不小心这事就要搬石砸脚啊。

  〝回帮主,两人有是十七八最多不超过双十年龄,口音是北面的口音。〞〝他们是和那个姓仇小崽子一起出手?还是后来出手的?〞〝是后来要去延津城送信时,我们挡着才出手的。〞〝他们一起到了延津城,住在四海商会里边,这个三帮主也见到了。〞〝这一点是真的大哥,两人年岁不大,看着象愣头青,只是我没见到身手怎样,要是刘森没有还手的机会,那就不简单了,不知是那家族出来的,看着到不象大家族的人。〞〝那么现在人呢?还在四海商会里吗?〞〝我们一路跟过来的,只是他们比我们提早半天,我们货物重,不及跟着,我就叫手下盯着,回复说今天逛了一天西城,其他还没动静。〞〝那就盯紧了,我倒要看看,那里来的野鸟,什么事都想插一杠子,现在不管是不是四海商会的,就算是也是刚刚加入的,估计也不会太重要,找到机会给我灭了,这次的事你们也要受罚,去自己去刑法堂每人二十板子,暂时就不要出城了。主要去把这件事办好,如果在有差错就不要回来了,听到了没有?〞〝是,多谢帮主开恩,属下一定办好这件事。〞〝嗯,老三你负责这事,这次计划没有成功,就损失和延津城那边见面的借口,还要找机会才行啊,那边要货量不小啊!〞〝好,我会盯着他们的。〞…………

  第二天,兄弟俩来到那个师弟宅院,把随身东西放下,把房间稍微的整理一下,晚上那师弟的家人倒是叫了教练和冬寒兄弟俩一起吃了顿便饭。

  接下来一个月,兄弟俩没事时和教练叙旧,练练拳。有事就去解决,大多数的人都是找不到的,拿了钱肯定都跑了,也有确实是手头不宽裕的,但兄弟俩多少都会拿回一些,至于找人是他们的事,兄弟俩也不认识欠他钱的人。

  日子在無波中一晃两月匆匆而过,在来到东城十天的时候仇冰过来看过兄弟俩,看兄弟俩都很好也能没说啥,吃了顿饭,就会西城区了。

  不过从他们离开之后,冬寒就好似感觉有人在盯着兄弟俩了,只是一直没有出手,也不见什么动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在这一月的时间里,冬寒终于要吃鬼医婆婆炼的药才能感觉到内气增长,内气口诀也隐隐到了小天初境巅峰的界点,不过还需要积累内气,以便冲击时内气不济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小师弟的步法也是熟练起来,那法颠的拳套被他给涂銀漆,已经不是原来的颜色,就算有人见到也不会认得了,安稳下来兄弟俩的抓紧的修炼,有了地址小师弟也和以前在外认识的朋友有了联系。

  兄弟俩虽是在东城,但离青虎帮的总舵很远,虽然没有去主动的了解青虎帮,但还是听这边的人时常说起,可说是谈虎变色程度也不为过,不过就是那两个,想象中不会罢手的人一直没有出现。

  这天兄弟俩又和教练在一起相聚,教练拿出一封小师弟的信件,是西江郡发过来的,打开一看,是那边的几个朋友组建了一个压货档口,叫小师弟去帮一下忙,他当时就和教练冬寒商量。

  这事应该要去,既然人家开口了,重要的是去看看,何况离着也不远,快马也就三天的路程,何况这边的事情,也基本上完事了,那些逃走的人找不到也没办法,不是兄弟俩不办事。

  仇冰到是给冬寒留意了出海的船了,只是都是近海,都是鱼岛,冬寒也没有去,据他说要到七月中旬会有大船远航,也问过冬寒要不要去,冬寒就答应了下来,也正好找个没人的地方突破。

  {看X正Z☆版=章节上酷"“匠网Q

  第二天,和小师弟逛了一圈趁人不注意,把化了妆的小师弟送上车,叫他去别的城池买马匹,在这难说没人盯着,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所以一定要保证没人盯梢才行。

  送走小师弟,冬寒也和那个东家告辞要去四海商会准备出海得事情,这边跟教练打好招呼,经几个月的时间,教练也知道对于临海城兄弟俩已经很熟悉了。

  也就没有阻拦,只是一翻劝诫和叮嘱。

  隔日冬寒来到四海商会的客馆,找到仇冰,还是安排在原来房间,离出海还有半月时间,正好也可以和仇冰他们熟络一下。

  只是,就在第二天麻烦就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