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枝上的人一愣,就要退走。不过还是稍微犹豫一下。

  冬寒宁心感应着,〝你最好不要想别的心思,如果你确信一定能走得了,可以试一试?〞冬寒拿起小师弟手中的弓箭,搭箭在弦,静静疑望着。

  〝不管你是什么人,出来说话吧!〞那人跳跃而下,身子很轻,这人的轻身功法不一般,难怪戒颠他们没有发现。

  还拿着,那还在手里的方册子,虽然蒙着面,看身材这人比较清瘦,中等身材,到了树下,脚下只是稍有变幻,就几个闪身来到官道上。

  先是拉下蒙面布,抬手抱拳,〝俩位兄弟稍安勿躁,在下不是什么势力的暗桩,也不是什么组织的人,我是大陆上《异志奇人录》的皇家史记中枢院的事记官,这是我的官家腰牌。〞说完一甩,一个有着龙图的腰牌,到了冬寒的手里,看了一眼是真的,这材料外面没有。很细致,而且也没有人敢用刻有龙的东西,冬寒也能感应出他没有说谎。

  冬寒仔细的观看着这人面相,两道淡眉,眼睛清明,瘦脸小鼻梁,鼻下俩边的法线很明显,嘴唇适当,看着还好,就是感觉有些瘦例,就好似常年赶路,没有休息好一样。

  冬寒在神算前辈那学来的观人面相的相术来看,这种面相的人都比较守规矩,一般都是干与执法公堂有关的差事,也就是说是秉公守法的人,不会偏向什么人。好听些是好人,不好听就是很刻板的那种。

  冬寒看着他没有言语,琢麽着怎么处理这事。

  小师弟,在一边收拾‘东西’根本就没管这边的事,稍后估计是完事了,才背着一个皮囊来到冬寒身边。

  冬寒把牌子给他看一下,〝你听过中枢院这样是官府衙门吗?〞〝好象听别人说过,就是记录一些大陆上发生的比较重大的事件,不管好的坏的,对老百姓或是江湖来说,就好象记录者一样,以供后人点读传阅的一种官家文隶,有些像师爷一样。〞〝噢,我是说那跟我们搞定这两个人有什么关系?他在这盯一晚上了,现在咋办?〞〝你问我,还不如问问他想怎么办。〞冬寒一憋,意思是留还是不留,或者怎么处理,他这已经把我们给暴露了。小师弟可能也明白,不过无缘无故的兄弟俩还真做不出来那些事。先看看他怎么说。

  〝丁牧晨风,名字很好听,给我兄弟俩个理由吧?我们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们兄弟不想多事,就这么简单。你要好好的回答,我们也不在乎多一个人。〞冬寒冷厉的看着那个叫丁牧晨风的官隶,似有一声不煦就会下杀手。

  这人气节和胆量不一般,表情虽是有些疑重,但还没有失去大体,只是稍微的沉吟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俩位,我不是跟着你们,而是跟着哪两个来的,至于什么原因,你们刚刚已经问过了,也知道了。〞他又拿起手上的小册子,〝在下是负责记录江湖上的轶事的,不管是好人坏人只要有了一定名声,做过一些好事坏事的都会记录下来,包括来路,嗜好,所做事情,还有就是怎么伏法的。出自什么人之手,也包括折损于何处。〞冬寒和小师弟看着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还有这种官家职业,师爷倒是听说过,可这种还是头一次,兄弟俩盯着他示意他继续。

  〝本人也是官家的情报线探,把一些重要的消息汇总给皇家或是地方官府,也可说出了帝都可以驱兵令军,也无不可。因为我们这个府制是归皇家直属。所有人都是历代皇家的家臣后裔,是绝对忠诚的一个中枢部门,可说是出了帝都,就是代表着皇家!〞〝你不用拿那个说事,说重点?〞冬寒有些不快,老是皇家皇家的,这俩个人又不是皇家的人干掉的,扯那么远干嘛?也不要拿那个来压我们。

  〝两位不要误会,听我说,之所以说这些是要你们明白,这些人也是官府要抓的人,因为最近边外异邦有些蠢蠢欲动,而且有消息说,这几人就是其中的一部分,现在你们把他解决了,也就是在帮官家办了事。〞〝虽不至于,加官封爵,但平二位的身手,拿个官家差办是没有问题的。〞〝没猜错的话,三大恶僧都是二位解决的吧?那法颠我没看见是不是你们,但听他们刚才所说也都明白了,而且这个地方就是法颠断头之地。他们虽不是顶级要犯,但也有大陆缉拿令在身上,有时候官家不便出面缴拿,所以需要一些暗捕,这么说二位明白了吗?〞噢!

  就是有些象黑煞,只是一个合法,一个不能露头只要钱而已。

  冬寒看着小师弟,他明白的点点头。

  酷jM匠…网{首k发

  〝嗯,我们商量一下。〞说完,贴着冬寒耳朵是嘀咕了一阵,说的啥他自己都不知道,然后点点头。

  〝有什么要求,和好处说来听听看?〞冬寒也不言语,就叫小师弟一个人来对付,这段时间小师弟这方面的才能尽显无遗,有时还会敲敲足杠,坏心思还是有一点,主要能弄些甜头。

  〝没有要求,也很方便,俩位同意我会给俩位俩块腰牌,没有官职不受管制,只拿赏钱,就象这两人就能拿到一万两银票。〞〝这次是我亲眼所见,所以不用正明什么。要是二位自己行动时要拿证物,这个不用我说拿什么吧?〞〝喔,真的,还有这好事,那去哪拿?〞小师弟问道。

  兄弟俩忙活到现在总算听到主要的了,心里爽快,这钱来的虽然有风险,但江湖哪有不危险的。

  〝这样,回四方城,我去官府那里就能取来,现在已是夜色将晚,也不方便赶路了,不如回四方城休息一晚如何?〞小师弟看着冬寒,冬寒点点头然后看着他﹔〝那么我刚刚的那个问题,你怎么说,怎么记录?〞〝这个放心,既是大家已是自己人,也只有我见过你二位的面容,我会记录无名兄弟,至于腰牌是按着数字来攥写的,也分等级的,还有许多这样的人。出示这个腰牌就正明你们是在为官家办事,官府就不会为难。〞〝这个就算可以,那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呢?〞〝我以真面目见你们就是怕你们不放心,又拿出腰牌,以你二位身手,还怕找不出我来吗?不过这样,这是我的住址你们记下,一家老小都在,怎样?〞〝希望你记住今晚说的话。〞再说多了,冬寒觉得也没什么必要了。

  〝行了,简单处理一下这里,回城就让他们来处理好了。〞丁牧晨风说完,大家一起把那两具尸体弄到道边林下,准备回城。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