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功,冬寒去果叔那帮忙。

  谷外虽然已是鹅毛飞雪,谷内却还是清凉隐隐,不见一丝初雪的冷寒。

  谷中的作物已是第二茬了,再有几日就要忙收。

  所有的药材还是翠绿欲滴,就连将要熟透的作物的叶片还是绿意不减。

  各个木屋前的小菜,也不知收了多少次,现在栽下的是一些有根茎类、好储存的四季都能常吃的蔬菜。

  飞雪从谷口上面落下,还没落到一半就化成水滴,滴答的飘下,拍打着谷里绿苗和石子路,使石路崭新如洗,溅起朵朵小水花看着很是清晰。

  灵泉泉水,还是不知疲倦的奔流不停。

  冬寒想想,从婆婆的祖父到现在已有好多年了,这灵泉还真是象謎一样啊!

  落下的水滴勉强能淋到屋前的菜田,至于院落和木屋就不会有水淋的可能了,除非它斜着落下。

  站在谷里向上望,有一种坐井观雪的意境,没有阳光和星星。

  满目雪白,到得跟前却已化成水滴,终于落地,也就再也没有自己了,慢慢的渗进土里化为虚无。

  一个循环很短,过程也还算的上美丽,只是那一瞬美丽而已,就好似蝴蝶梦里的一个春天。

  √l看`x正版u:章y节H3上xr酷c1匠/网

  很匆忙,然后,后面的又在继续。如水波逐浪,浪浪逐新,后浪卷前浪。

  冬寒有种莫名其妙的伤感,就好似所有的画面浓缩一个圆圈,在围着自己转,同时自己也围着另一个再转。

  〝唉!〞不能再细想了,一会把自己都绕进去了。

  正要回神,就感觉几个不是水滴的东西从不同的角度飞向自己,不用想肯定是果叔,见冬寒发愣奇袭,嘿嘿,这老人家还真是童心不泯。

  冬寒只是几个手影闪过,几个石子就握在手中。

  〝吆喝,小子手法见长啊﹖嗯!气息不对啊﹖怎么你突破了!〞〝喔,小境界突破。〞冬寒回答。

  〝小子不错,很不错啊。境界已经就要赶超我们这些老家伙了,看来你的路将会很精彩哪!而且你也会去那个地方啊,这么早就接近到大陆的顶峰了。很好,哈哈…。〞〝果叔说笑了,小子还差的远呢!〞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帮着果叔烧好晚饭。那几个前辈也都看出来了,纷纷替冬寒高兴,冬寒也一一致谢。

  晚饭后,收拾妥当,回木屋稳固境界一夜无话。

  ……

  ……

  三天后是夜,冬寒拿出兽皮口诀,宁心运气轻抚皮面,一股电流顺手进入脑海。

  〝渺渺虚空,吾自当一往无前,皓空無边,乾坤不惧。可叹天道不公,皓宇不协。浩劫繁临,涂炭苍生。吾平一己之力,纵然捭阖纵横,亦招四面围割。〞冬寒感悟这段晦涩难懂的古句,能明白几分大意,也就是一人独闯,遭遇了四面楚歌。

  再接着往下细悟。

  〝吾创下一片繁茂地域。好景时短,手下部属,亦是良幼不接。域外窥视,欲与削夺,群起抗之,亦知我寡敌众。吾亦率众征战四方,無奈帝尊牵制,分身乏术,兄弟良将亦损伤颇巨,吾之不忍兄弟子民遭受妄灾,亦决然封印地域,耗吾千年之功力,启动[绝地封天阵]。〞千年功力?〝嘶!〞冬寒抽了一口冷气。摇摇头,这已经不在冬寒的理解范围之内了。

  这世界婆婆和那几位前辈将近一百三十岁已到尽头,虽然看上去七八十岁的样子,但冬寒了解到,也就果叔九十多岁,看上去不那么老气。

  要千年的修为,那个界面的吸引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啊。

  再往下明阅。

  〝吾将自身本命功法,刻录三份,由六位死忠相互掩护送出后,再启动了封天阵。〞〝并配以无上本命宝器与口诀相辅相成,能看到此段话语,也就证明你已经可以开启宝器。非本功诀,宝器亦是無甚作用,且沉重异常,非天尊以上武者不能撼动。宝器内自有乾坤,可自行解封疑练。宝器需口诀和本人精血疑练开启。〞冬寒以前听爷爷,就这么一提而过,也没当回事,还真有所谓的宝器,也不知在茫茫大海上那个地方,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啊。那还真够找的,不管了,先看完在说。

  〝[绝地封天阵]吾耗费千年功力修为,可保吾之地域五百年内不被攻破。同时吾也将进入休眠恢复当中,非本尊法诀,任是帝尊五百年内也无法开启攻破此阵。〞〝吾之沉睡遥遥无期,开启和保护吾域之重任都将集你三人一肩,同时也赐你们无上武道修炼心法,至于自身法缘深浅就看个人功德。吾之宝器,在一定范围内会与疑练功法之人神魂相连,也就是可以遥控宝器,但要视自身功力的深浅,才可知晓遥感的距离。吾也设想过宝器遗落或是丢失,所以用功诀加以封印,亦不用担心宝器的所在,功深自然有指引。〞想的还很周到,真被你设想中了。不过还好不用去担心。

  还有最后一段,不知会有什么惊喜。

  〝最后是一把宝器,也只有一人开启,然后就会三人归一,法诀也会指引其他人与你汇聚。如果修炼法诀之人不幸损落,法诀会回归开启宝器之人手中,持宝人可吸取损落之人的修炼开启法诀的功力。功力会敷在兽皮法诀内。努力吧,皓空虽然风险万峻,弱肉强食。亦也是精彩纷呈,逍遥自在,清宵任汝遨行。〞这不是给个無边甜蜜的大蜜枣吗﹖还没吃就满嘴口水了。

  冬寒在细细的品悟一遍,嗯!大意也就是这样了。

  心想突破小天初境中期就没有什么技法奖励一下吗?

  冬寒再运气触摸兽皮口诀,还没反应过来呢!手指一痛,下一刻兽皮口诀就流光一闪,顺着手指进入了身体脉络,最后顺着脉络终归丹田紧贴这紫线,好像失散多年的兄弟很是亲近,那道紫线透过兽皮口诀变得浓重了许多。

  冬寒还在想要怎样吸收别人的功力,这下明白了,自身和法诀一体,也就是那道紫线了。

  冬寒,心里来了一个粗口。**的,真够毒的,不过想想也是的,关键是不要浪费吗!

  眼下最最主要的是保命好好的活着,尽快的找到宝器,竞争无处不在啊!拿到那个宝器才是正道。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