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体质分为五种;金、木、水、火、土五种特质。

  金型;人四肢清瘦,动作敏捷…。

  木型;身材弱小,灵活…。

  水型;身体均匀,手指短协调性好…。

  火型;肌肉宽厚,鼓腹均称…。

  土型;面圆头大,肩背丰厚,步履稳健…。

  所以,要根据体质特征来选习功法,当然基本功是相同的,只是修炼的人体质不同所预计的效果也会有很大的不同。

  有的人跑得快,有的人拳练的呼呼生风,有的人剑走如飞花,有的人,枪似狂龙各有不同,也就是各有所长。

  据爷爷说过,〝冬寒是水属性体质,不适大型偏重武器和刚猛路子的功法,要练借力取巧,缓柔的功法,比如暗器,软鞭也就是相对轻便一点的等等。〞当然普通家庭是没有什么功法的。

  冬寒自也是没有,不过是爷爷以前,改进了一些基本功的修炼方法,比如,五六岁时放羊,抱着一只小羊,不管爬山、涉水,除去了它进食之外,都不能离身,养大了再换一只,再比如沙绑腿,十到三十来斤不等,已基本是不离身,绑在肥厚的粗布裤腿里,不仔细看不会有人发现,也就不惊世骇俗了。

  还有手上的锻炼,也是要戴用软兽皮做的手套,这样不会伤手,也不会留下老茧,简单的草药配的药水侵泡几次也能起到固皮健骨的效用。这都是爷爷的小秘密,在他年少在外游历时偷学的。

  他还说;也不用去羡慕别人兵器是否好坏或者金贵、功法高端什么的。最主要的都是汗水与时间和不懈努力麽练出来。没有全能的,只能说你某方面突出而已。

  酷q匠网hB永√久免费看r。小《n说

  曾有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是这样说的。

  在很久以前,曾有一个擂台演武,经过一段决逐,擂主没有一败,所以狂傲无比,口放厥词,藐视群雄不坚。

  那人可也确实有些本事,刀枪剑戟,样样精通,一身横练竖练肌肉狰狞欲爆,护胸毛浓密似乱草,看着让人都慎得慌。

  八方豪杰也是惨败无数。

  这天,擂主正在吆五喝六的自吹,突然台下来了个少年,个子不到五尺半,身材均匀,皮肤黑,幼稚未脱,服饰普通,看不出家世和来历。

  少年上台说,“我不会武功,我只会踢人。”刚说完台下的四方乡老都是被他的话语弄得轰然大笑。

  擂主正神五神六的吆喝,看了少年一眼不屑撒了满地。

  说道;“也罢,就当给你个表演的机会,我不还招让你踢,后退一步就算输,说罢摆好了防御式。”

  只见,少年走到距他二尺的地方,抬腿,提膝、脚尖回勾、弹小腿,‘啪’的一声爆响,人们的笑声还没落下,只见一道灰影直击正中心的胸毛上,一片胸毛随脚而飞落。

  正宗的窝心脚,下一刻擂主悠然离地尺把高,向后腾起在五尺处落下,脸色发白惨淡,看着是憋得那么的无助和吃惊。

  五吸后双膝跪倒,脸色发红似血冲千浪万涌一般,三吸后头拱地四肢颤抖,再过两吸后才‘噢’的一声低沉的闷哼。抬起紫红的脸断断续续的问道?“什…么腿,怎么练的…好力道”。

  只见少年轻轻说道;“三四岁时脚奇痒,就见啥踢啥。后来不痒了但踢东西的毛病就落下了,发展到无所不踢。到现在不敢说碎金断石但力道还是挺足的”。

  ‘噗’擂主把憋了很久的胃水喷了出来,还不敢说?爷要是不防御,不是横练了得就直接给废了。

  说完,少年抱拳鞠躬从容退下悄然离去,老少爷们终于醒悟,报以连天的叫好和痞子的哨声。

  你不是横练吗?

  你不身如馨石吗?

  我就会踢一腿,就会踢人。

  从此就有了‘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绝’的谚语,也警示习武之人,勿要轻狂。

  昨日青山,昨日辰。

  昨日伊人,已难寻。

  疑尽沧桑,深是海。

  望穿红尘,两难全。

  日子如梭,岁月似水。川流不息,让人来不及思考就匆匆又匆匆。

  日子相同,不相同的是天气,似比以前更加的寒冷了很多,好象知道春天的即将来临。

  漫膝深的白雪上面冻得厚厚的一层硬壳,有的地方能拖住冬寒的身体,走起来快了不少。

  拿着爷爷求人给炼制的精钢短刀,冬寒爱不释手,为此爷爷还送了人家几颗上好的草药,还有一个健体理气泡酒的方子,也算是为冬寒奢华一把。

  冬寒不喜其他兵器,小臂长的短刀森冷乌黑,两侧有两条血线,断骨如泥,兽皮缝制的刀鞘,可固定在小腿和小臂上都行,也可挂在腰间,方便灵活。

  同时随身也带着几只脱手镖很普通的那种,冬寒从抱羊是就开始练习了,丈八远可十中七八,离准头大成已是不远,当然也是很隐蔽的修炼的。

  走在深蓝的冰面上,冰上有昨夜的北风刮来的细雪,一浪浪的,走起来不用担心会摔跤,年后的猎物少了很多,也许是嗅到了危险。所以要再进入猎区深一些的地方。

  年节一过,猎民的需求不像年前了,人们肚子的油水十足,一般都会卖出去,捕兽套相对年前看到的少了很多,冬寒也学了不少窍门,经验积累了不少,巡山的日子平淡无奇。

  本就是学习技巧,也没压力,还练习体质,冬寒一直是负重的,虽变化不明显但已经习惯,自由平淡,但也有对远山无限征服亢奋,孤影单单,蹿林过雪也要勇气和机警。

  世间的路有时总要自己去完成。

  其间,冬寒遇过一次险,一次在一处向阳的山窝,淹流水旁休息,突然对面霹雳啪嚓的树木一阵狂响,冬寒警觉的站起来后退到一棵枝桠茂盛两丈高的红叶枫树旁,爬了上去,向响动方向一望,心咯噔一跳。

  在不到半里的矮树从中,一只二三百斤山猪獠牙森森的横冲直撞,向冬寒的方向奔来,背脊上的倒刺毛根根立起看着都让人肝颤心慌。

  也许这就是兽威吧。

  近了,冬寒屏住呼吸,能看到山猪微红炯炯如小鸡蛋般凶眼,不过它好像没看到冬寒,也许闻到了不属于大山的气味,从枫树下一冲而过。

  两刻钟后,听不到动静后冬寒下树,从相反方向迅速返回,来到山下林边再走就到了河边了,拍拍噗噔乱跳胸口,小脸累的通红。

  开玩笑,要是被它盯上那就有被反猎的可能。

  它在雪地跑起来如标枪破水,雪花翻飞速度极快,要不你会飞,你在树上总要下来的对吧?它有可能就在树下一直盯着你,冻也受不了啊!

  再说,那有那么多好爬的树等你爬啊,万一一紧张滑下来,跟谁说理去,所以最好办法就是退,不能让危险在自己身边发生,大山是它地盘,不服你也的给它忍着。

  它一般不会过河这边来,不会把自己暴露在广阔的平面上,而且不会来人居附近。

  …………

  冬寒,进了窝棚叙说了经过,爷爷点点头,微笑这说,“自身的安全才是猎人首要的准则”。

  然后把他一直研究的兽皮小册子放在冬寒手上。说是小册子,其实就四张精致不知名的兽皮,看上去年代很是久远,但其第一页上的图画和字迹却很有立体感,画的是一巨大紫红色凶猛微翘着紫金色似如金钩尾巴的巨蝎。

  蝎目炯炯深沉睨瞰,旁边紫金色三个字,笔峰如刀,杀伐果敢,落笔干净,厚重狂傲,其势如飞龙破天,威严无限。

  冬寒认得那三个字,「天蝎诀」,其下写着一﹑二﹑三重。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