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都在赶路,一是为了节省时间早些到达寒潭,第二当然是甩掉白家和落尘的人!

  寒潭在西岐的断情崖,那片丛林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奇珍异宝!没有女儿国的南方森林危险却另有特色,宛若世外桃源,树木参天繁茂,草本植物种类繁多,各式在外面找不到的花在断情崖就能找到!人们不能随意进出,入口由皇室的卫兵把守,不用担心江湖人士或是其他什么人从其他地方进入,因为只有一处进入的地方,出口也只能是入口,走到底也就是最深处便是断情崖!

  “今日就稍作休息,明天一早出发,来到我的地盘听我一次!”姬茗野犹如一阵清风凭空出现在卫旖马车中,本以为他多次使用“烈焰心法“后会虚弱好久,可事实证明不是这样的!没两日就又是活蹦乱跳到处抛媚眼的姬茗野了!

  “好,只此一次。”卫旖撩开窗帘子看了看马上的卫思羽,他面上看不出什么,平静安然,但这些日子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还是修整一番的好!

  “这不像你的风格啊!不过也好,不然以你的倔脾气怕是拦不住!”姬茗野煞有介事地抚着下巴,幽怨地看着她,看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收起这副流浪狗的表情!”卫旖嫌弃地别开脸不看他,好好的一个太子怎么被养得这么接地气!这样一想卫旖倒是对西岐皇帝来了兴趣!

  “你爸是怎样一个人?”她饶有兴致地撑起下巴懒洋洋地问,语气也柔和了些。

  “爸?那是什么?”姬茗野不明所以地蹙眉望着她,一对凤目满是疑惑,这词儿新鲜!就是不明白!

  卫旖一时忘了这是古代了,人家那时候哪说什么爸妈,说的都是爹娘,于是打着哈哈,“口误,我指的是你父皇!”

  姬茗野这下明白过来,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早说嘛!他啊……”他的眼神飘忽迷离,偏头看向窗外,陷入了回忆中。

  卫旖也不催他,就静静地坐着一边思考到了西岐会遇上的各种情况,一边等他回忆。

  “他就是个童心未泯的臭老头!”最后只无奈地吐出一句话,俊美的容颜上带着浅笑,卫旖一看就知道他们之间的父子亲情是真的,对西岐皇帝的兴趣更高涨了,难得遇见一个在皇家大染缸中还存有良心的皇帝,这可是千年一遇的奇迹!

  “你不会对那糟老头儿感兴趣吧?”姬茗野自然没有错过她眼底的兴味,况且认识的这段时间里她是从来没打听过别人的,这会儿还主动询问关于他老爹的情况,实属罕见!

  A更新L最8快t上酷~匠%h网◎

  “好奇罢了,西岐居然没什么夺嫡之争,大部分原因还是他这个皇帝管理到位!我想向他讨教讨教!”卫旖风轻云淡地一笔带过,似乎并不是大不了的事,可有谁敢这么大胆地随意评判九五至尊的皇帝呢?还如此理直气壮!就连说到夺嫡她都淡然处之,在她眼中到底什么是能她的平静被打破的呢?

  姬茗野凝视着她,脑海中闪现过数张绝美倾城的脸,无奈翻白眼的她,开心浅笑的她,疏离淡漠的她,愤怒狠戾的她……她时而鲜活时而又沉默地如同看尽世间沧桑的迟暮老人,那么多面都是她。姬茗野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了解她,她最看重也是唯一看重的就是情,而这个情必须是得她信任的人!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在打着馊主意?”卫旖见姬茗野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幽深不知他又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也愈加复杂不似先前,所以警惕地发问。

  姬茗野怪异地望着她,过了好久才委屈地说,“你就是这样看我的?我可是把你当好朋友好兄弟的!太伤人了!我好歹也是太子吧,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到你这儿就这么不值钱?”

  “嚎什么嚎?多大点事儿啊!你也知道自己是太子那就拿出太子的风范来,我都怀疑你这些时日是不是释放天性了?”卫旖越说声音越低,说到最后声音低到了尘埃,黛眉紧蹙在思索着什么,迟迟不出声。

  姬茗野也不接话就看着她,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好看,精致的眉眼,挺直俏丽的鼻子,当然最诱人的还是殷红的樱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