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剑光闪过,落尘脑中恢复清明一把揽过她的腰身另一手出掌挡住了来人,站在他们面前怒目的正是绿衫侍女!

  “乐之,你要做什么?”落尘此时也是周身被冰冷笼罩着,他看见长剑朝卫旖刺去那一刻心慌不已,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地揽过了她!

  “主子,这个女人勾引您就是想逃出去,这样的狐媚子我们不能留!”乐之握紧剑摆好进攻的架势誓要取她性命,仇恨妒忌的眼神死死盯在她身上。

  卫旖嘲讽地笑了,狐媚子?她双手环胸高傲地仰着头斜睨着乐之,眼中满满的不屑轻蔑,“你可是连狐媚子都比不过!爱慕他不敢说也就算了,方才警告本公主的时候气焰不是挺嚣张吗?要部当着你心爱的王子的面再说一次?”

  乐之被她一顿夹枪带棒的话说得恼羞成怒,小脸羞得通红,举着剑指向她,“你休得在王子面前乱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划花你的脸!看你还怎么出去勾引男人?”

  “时间到了。”卫旖玩弄着手指自顾自话地吐出一句,众人都还摸不着头脑,落尘就在这时感觉到了浑身上下犹如置身在烈火中遭受焚烧般疼痛难忍!就连内力此时都使不出了!

  卫旖动作迅猛在众人就要冲过来之前将匕首死死抵在了他的脖颈,顺带着点住了他的穴道,“你说这下怎么办才好呢?”她吐气如兰地在他耳边悠悠说。

  “你放了王子,否则我就杀了你!”乐之一声口哨所有士兵都拿着兵器围了过来,将卫旖和落尘团团围在其中。

  卫旖嘲讽地勾起嘴角,眼睛看着乐之低下头万味十足地对落尘说,“你的手下真有意思,不过若是我的话是坚决不会要这样的猪队友的!”

  “你!”乐之咬咬牙抑制住怒火,王子还在他手里,“你要知道,今日你是离开不了的!倒不如老实将王子放了。”

  卫旖像是听了个天大的笑话,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现在是你们听我的,你在那儿自顾自话些什么?有病吧。”

  “给我准备一匹快马,我要马上离开,等我确定安全了就将你们的王子放了!他已经中了我的毒了,所以你们若是有什么龌龊心思我倒是可以成全他!”卫旖凤目中冷光乍现,面容犹如覆盖了一层坚冰,手中的匕首还死死抵在他脖颈的大动脉处,只要一个不小心就能命丧当场!

  “你不敢杀害王子,若王子有丝毫闪失整个女儿国都将视你为死敌!”乐之得意地笑了,经过这些天的接触在她心目中卫旖不过就是个弱女子,而且还是受伤的弱女子,所以压根就不信她真敢下手。

  “是吗?”卫旖邪邪地挑了挑眉看着乐之,抓着落尘的手稍微一使劲他就扬起了头,匕首在他如玉的脖子上划下一道血痕,鲜血顺着刀锋流了下来。

  “王子!妖女住手!”乐之强忍着想杀了她的冲动,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她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竟敢不顾及女儿国!

  “那就让我走,否则的话.......”她晃了晃手中的刀而后甜甜地笑了,看上去如同天真无邪的天使,实际上是个不会手软的恶魔!

  “满足她刚刚的条件!”乐之咬牙传令下去,她是落尘身边最得力的手下,自然是有这个权利的。

  酷、/匠网F;永久¤免'费)a看、小说;

  卫旖满意地看着眼前的马,抓起落尘利落地翻身上了马,肩膀的伤经过这一下又隐隐有些作痛,她不作理会打马驰骋远去,所有士兵都给她让开一条道,远远地听见她冰凉的话语,“若是有谁敢跟上来,我就立马给你们王子放血!”

  落尘匍匐在马上经过一路颠簸,本来中了毒就不好受,这样一来更觉浑身疼痛乏力,他忍着痛断断续续地说,“你能不能停下一会儿?”

  卫旖视若无睹就当看不见他冒虚汗的额头和苍白的脸色,马鞭一挥骑下的骏马跑地更是欢脱,落尘在心里早就不顾什么君子礼节的骂开了,至于这么记仇吗?

  “对,我就是这样的人。”卫旖懒散地开口,直视着前方,骏马上的她黑发飞扬说不出的恣意自在!

  落尘白了她一眼,既然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那就再翻个白眼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