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着松软的土地,眼前一片葱绿的高大树木,每个人都不敢掉以轻心,越往里深入雾越浓,甚至会伸手不见五指。

  “相思树喜湿,依照目前的湿度看还不够,相思树是不可能在这附近的。”君炎伸手用内力感知了空气的湿度肯定地说,只有充分利用资源才能不耽误时间,他知道卫旖很着急渴求早日得到血灵芝。

  “相思树虽是传言,世上目前还无人找到,但既然有纪录我们就一定能找到,阁主以为呢?”姬茗野见卫旖表情凝重,就想着要安慰她让她宽心。

  “这么多高手,况且还有小爷在,自然那血灵芝就是囊中取物。”柏桑嚣张臭屁地大声说,下巴高高扬起很是势在必得,对卫旖咧开嘴笑笑。

  卫旖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便转过头,柏桑就这么被赤裸裸忽视了,他错愕又受伤的样子看得卫思羽无奈扶额。

  “相思树的树干粗壮有力,是造船的好材料,当然最特别最易分辨的还是它的叶片,呈椭圆状,大小足足有成年男子两个手掌那么大,叶片上有褐色的斑点,极易发现,所以我们要多多注意叶片。”

  君炎话刚说完,除了卫旖和姬茗野以外,所有人都不约而同仰头看各式叶片。

  “主子,你看这棵树的叶片,居然还是心形的,煞是好看。”小核桃新奇不已,他的话吸引了更多看新鲜的人,都朝他的视线望去。

  确实很漂亮,树干粗细恰当且笔直挺拔,金黄的叶子在枝干上紧紧挨着,在迷雾中尤为显眼。

  “这树叫心苇树,就因为它的叶片形状得此名,相传心苇树代表生生世世的爱情,所以它们总是成双生长。”姬茗野在小核桃额头弹了一个脑瓜嘣儿,怎么自己这么淡定有风度的人身边有这么个大惊小怪没文化的随从!

  “哎哟,主子……”小核桃捂着额头包着眼泪作无辜状,姬茗野见他可怜巴巴的只是笑笑。

  “平时叫你多看看书,你倒好,整日逗隔壁的狗。”

  “噗嗤!哈哈哈!”连一向冷面寡言的无情都忍不住笑了,他伸出手作握拳状吸了吸鼻子。

  “隔壁的狗很可爱吗?”柏桑似乎不觉奇怪好笑,凑上来认真地问,反倒显得画面更加滑稽可笑!

  “和你一样天真烂漫。”姬茗野在柏桑肩上拍拍,凤目盛满笑意。

  “是吗?那肯定很乖啦!我可喜欢狗了!”柏桑反应迟钝反而开心地拉着小核桃讲起狗的种类生活习性等,二人像是找到组织找到同胞了一脸相识恨晚的模样。

  “没想到你身边还有这样有意思的人!”姬茗野嘴角微勾一个舒心的笑容绽放开来,果真是明眸皓齿自成一派!

  “我会以为你看上木姐姐了。”卫旖抚着小巧精致的下巴,庄重地看向姬茗野,“不过木姐姐正好没有意中人,或许你有机会!”

  姬茗野清晰地看见她眼中的狡黠和调笑,拨弄着头发挑眉道,“君子色而不淫,风流而不下流。”

  r1最c新a)章{、节上酷)n匠网%8

  “好一个‘君子色而不淫,风流而不下流’!这么说姬太子是承认自己是好色之徒了?”君炎神色淡淡,缓步走来,衣袂翩翩,美如冠玉。还敢在旖儿面前笑!简直碍眼!

  “阁主这话可就冤枉本太子了,我只对对的人风流!不像阁主这么洁身自好。”他的话说的可谓是大胆直白,在这里谁人不知他对卫旖的心思,从姬茗野不顾疲惫第一时间风尘仆仆赶来,再到刺杀时为了她受伤却笑得甘之如饴,心甘情愿进入女儿国最危险神秘的境地只为完成她的心愿。

  李奇和肖夏在一旁看着都为自家主子着急,您还这么淡定?这要怎么抱得美人归啊!

  卫旖觉得气氛不对于是率先转身离开,姬茗野摸摸鼻子紧随其上,君炎在后面凝视了红裙墨发也抬步跟上。

  卫思羽担忧地看了看三人而行的画面摇了摇头,这样看来自己的妹妹已经被人盯上了,做哥哥的自然是极其讨厌缠着妹妹的蜜蜂,同样的他也不例外!可那两人不同于一般男子,一个风华滟丽,秋水为骨,白玉为神;一个邪魅狂狷,风流温润,魅惑众生。一个暗阁阁主,背后的势力深不可测;一个西岐太子,表面洒脱玩笑人间实则心思深沉步步为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