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拿了碗出来,见小北在刷鱼篓,忙开口,“李姐!这个放着,我做就好,您是客人,怎么总让您做事?”

  小北笑了笑,“这算什么,我已经刷干净了,下次或许还有用,另一个送侯大娘了,下次我在编一个。”

  “这是李姐自己编的?好精致,比男儿的手儿都巧,好漂亮。”紫玉由衷开口,这鱼篓用金色柳条编的,紫玉以为是手艺人编的。

  “没什么,这个不难,给家里一位长辈学的,多年不编了,只会些简单的,明天上山采药,可以用它盛药草。”小北把小背篓也刷了一遍,这个盛药草方便。

  紫玉犹豫一下小声开口,“李姐!你可以叫我识别药草吗?”

  小北抬头看着紫玉开口,“可以呀,你想挖药草卖钱?明天我带你去,不知道这里山上有什么药草,和我们那里差别大不大,等明天去了就知道。”

  紫玉开口,“我不是为了卖钱,我想学会了,给村里的人治病,我们这里十里八乡的没有大夫,很多人生了病都要去镇上看,诊金又贵,家里没有钱就得挨着,小毛病更不会去看病,毕竟乡下多数都不富裕,治不起,我想学了医术,可以给他们看病,让他们少了病痛。”紫玉说出心中所想。

  小北听了开口,“紫玉,你的心地善良,志向很好,但是学医不是简单的事,不是一朝一夕,一年半载就可以的,而且大夫这个职业背后关系人命,弄错一味药,都可能出大事,所以你想学可以,但是不到医术精湛,不可以轻易给人治病下药,就算我也是初成,也不是什么病都敢治的。”小北也不想打击紫玉,但是大夫这一行,除了天分和努力,还要经验和责任心,手握生死大权,必须慎之又慎,毕竟人命关天。

  u酷匠网X永久O免n费Fu看E小%说V@

  紫玉听了点头,“李姐!这些道理我懂,是不是要学好久才可以给别人治病?”

  小北开口,“也不是,要看人的天分,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工……差事,不是简单容易的事,我懂得也不多,还没有资格做老师,我也不希望你学医,尤其你是男儿,就算会医术,这里也不方便给别人诊治。”这里毕竟是女尊国,男儿事不能抛头露面。

  紫玉听了知道小北是为自己想,但是仍有些黯然点头,“是!紫玉明白。”

  “没什么,你仍然可以学习药草,也可以卖药草维持生计,而且自己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不用去看大夫,只是要千万小心谨慎,不能有半点马虎。”小北安慰紫玉。

  “谢谢李姐,紫玉明白了!”紫玉感激开口。

  “不用客气,你加我姐姐,我就当你是弟弟了,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孩子,没有兄弟姐妹。”小北微笑道,对紫玉的际遇小北十分同情,觉得自己该尽力帮帮他,起码让他有维持生计的能力。

  “真的吗?李姐您真愿意认我做弟弟?”紫玉惊喜开口,从小到大遭受了太多白眼,从没有人如此亲切温和对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