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尘离开的时候问起,“为什么你要找这么多的玉牌,这种东西,多了又没用。”

  尘策指了指前方的几个模糊的人影,“我这次离开守天关是偷偷出来的,是今年的新生,与我一起偷跑出来的,还有尘家外门的其他弟子,他们的修为没有我高,我担心他们找不到玉牌,于是……”

  “于是你就打算替他们找?简直荒唐!”何尘瞪了一眼尘策,无怪乎他那样的生气,进来之前,楚运荣已经跟自己讲过会有微型飞行兽监控所有学生的行动,如果被学院领导知道尘策他们作弊,后果肯定很严重。“你先不要着急把玉牌给他们,先问问他们有没有找到玉牌,如果找到了,你就把玉牌找地方扔了,如果他们没找到,你就把玉牌给我,我会交给他们。”纵然自己也看不起那种作弊的行为,但若是为了自己家族的弟子,何尘也不介意去做,但内心总归不舒服。何尘只希望自己家族的子弟们能够有出息一点。

  “好,”尘策对何尘的话没有半点的质疑,自从他承认了何尘的那一刻开始,何尘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直逼他那位死去的哥哥尘灵。就像一头独自行走在草原上的羊,找到了自己的领头羊一般,什么迷惘,什么彷徨,全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还有一件事,你们的名字?”何尘担心他们用自己的本名,尘之一姓,对于现在所有的尘家子弟,不再是荣耀,而是催命的鬼符。

  尘策也明白何尘的顾虑,笑了一笑,“您放心,我们出来的一共有五个人,分别用了金木水火土为姓。我叫金策。”

  “嗯,行事小心为上,”说完这句话,何尘也用神识探测到另外几人身上都带有玉牌的气息。有一个人身上的玉牌气息甚至比金策身上的还要强大,看来收获不比金策少。

  酷!、匠网唯T一!正版z,其他1/都@是盗版4X

  何尘不知道金策给他们传音了一些什么,其余四人在看到何尘的时候,都显得异常激动。得知几人没有问题后,何尘就独自一人离开了。之前和墨玉儿说好,被金策的出现打断,还有墨玉儿和其他兄弟都没有出什么事,否则何尘心里也就没有如今这般轻松。墨玉儿早已经在约好的地方等待,看到何尘还泛着红色的眼眶时,并没有多问,直接同何尘离开。回去的时候,依旧是与墨玉儿一前一后的前行。

  两人走出崖下林的时候,天空已经呈现出一大片的红霞,整片广场都在红光的照射下,每个人的脸上都映出橙红色的光芒。何尘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之中的楼客心等,楚运荣估计是又赢了一笔数目可观的紫晶,正拉着林皓天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脸上还露出那种商人见钱眼开的表情。

  “玉儿妹子,你出来了哈……”楚运荣在何尘看见他的时候也看见了何尘,“你是不知道楚哥哥在这里等了你多久,你看,等的太阳都下山了,哥哥可是差点被熬成了油呀……”楚运荣凑到墨玉儿面前,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何尘用手捂住了嘴巴,直接拖着他走向楼客心。

  “怎么这么迟?”楼客心担忧地看着刚回来的两人,“遇到麻烦了?”

  墨玉儿摇头,何尘也摇了摇头,“没碰上麻烦,但是碰到了几个熟人。”

  “熟人?”楼客心看着何尘面带笑容,“是你们尘家的族人?”楼客心对何尘还是比较熟悉的,平时只顾修炼的何尘能有什么熟人能让他这样开心。就连是无涯子亲自接见,都没有看到何尘这样的表情。这个大陆上,大概也只有那些血脉相连的族人,才能让何尘这样开心了。

  “嗯,”何尘点头,接着又看着被自已捂住嘴巴的楚运荣,“胖子,之前让你帮忙找的东西怎么样了?”

  楚运荣唔唔了两声,随后看到何尘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又用手指了指捂在自己嘴巴上的手。何尘不好意思的哦了一声,连忙松开手。楚运荣一得到说话的自由,马上就躲到了墨玉儿的身后,装成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玉儿妹子,你看看这一个个没人性的呀……”不得不说,只前刚认识的那段记忆,对楚运荣来说就是无边无际的阴影,简直太可怕。

  “胖子,我问你话呢?”何尘看着躲在墨玉儿身后的楚运荣,心里忍住想揍他一顿的想法,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去问。

  楚运荣从墨玉儿背后探出脑袋,“阿尘,你看看你那副表情,跟本不像是在求我,”楚运荣脸上一副你在想什么都骗不了我的样子,“你脸上分明写着,你!想!揍!我!”说完了还嘚瑟的笑了笑。

  “不作死就不会死,”安和从楚运荣的背后冒出来,“阿尘,你说,要哪种毒?”安和每个手指缝里都夹了一枚针,每一枚针的针尖,都闪着诡异的光。“我就看不惯你那贱样!”

  何尘还没有说话,感受到背后一阵阴冷的楚运荣已经主动放弃了抵抗,“你们不用这么绝吧?每次都这招。”

  “没办法,这招最管用,百试不厌!”安和冷笑。

  “不就是生命树树髓吗?怎么可能难倒我?”楚运荣掏出一卷羊皮纸,递给了何尘,“这种东西在整个大陆并不常见,每次出现都会引起各路势力抢夺,但就算是再稀少,也是拦不住人们对它的贪婪的。魔尊、神盟盟主兼游家家主游天、无涯子,这三个人是现如今拥有生命树树髓的人,但是没有人敢动他们的主意,毕竟实力摆在那里……”楚运荣讲完关于生命树树髓的情报后,不怕死地凑到何尘面前,“阿尘你是要去抢吗?”

  何尘的眉头紧皱,当初答应绝命城主,三年后会带着足够的生命树树髓去找他,如今三年之期已到,何尘并不想失言。“没有其他法子了吗?”硬抢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何尘是绝对不会和他们三个中的任何一个交手的。

  “怎么会!”楚运荣勾住何尘的脖子,“一周后院比,只要拿下第一,就能向院长大人提一个要求,所以,你懂得。”对于何尘来说,跟一个学生打,确实没有跟一位尊者对上难,也是最直接有效,成功率最高,危险系数最低的方法了。“有把握不?”

  “三成吧,”何尘叹了一口气,回过神来,才发现最后这句话是楚运荣在套自己的话。“死胖子,”看着跑远的背影,何尘忍不住骂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