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清晨的阳光洒落在无涯学院之中,鸟儿在树上啼叫,声声清脆入耳。草叶上的露珠折射出耀眼的晨光,一滴一滴,滑落在地上,溅湿一小片土地。

  透过青葱的树木望去,一栋栋白墙红瓦房坐落在那里,错落有致。仔细看去,几栋房子被围成一个小院子,围墙之外种着一排看不出年份的苍树,隐隐遮挡住了院子。

  这些单独的小院子就是无涯学生住宿的地方。何尘从无涯壁上下来后,就居住在其中的一个院子里。兄弟几人重聚,难免要喝点小酒庆祝。喝酒也就罢了,偏偏有人的酒品还差的不得了。

  %更、5新?O最快qT上u6酷匠网I

  “啊——”

  一座院子里传出惊叫声,紧接着传来一阵阵骂声,混杂着推门的声音。

  “楚胖子!大早上的吼什么!”安和最先穿好衣服,抬手敲着楚运荣的门。

  随着敲门声,何尘等人也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何尘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昨天晚上宿醉的后果,就是今天早上快要炸裂的脑袋。

  林皓天顶着一头鸟窝,眼睛都是半眯着,从房间里拖拉出来:“安和,楚胖子怎么了?”

  “不知道,刚刚问了,没人理我。”安和摊了摊手。

  几人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楚运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楼客心站在二楼,示意安和继续敲门。何尘也走到楚运荣的门口。

  “胖子,出什么事了?”

  回答何尘的是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紧接着紧闭着的房门哐的一声被林皓天给一脚踹开。何尘拍了拍林皓天的肩膀,“皓天,等会修好哈。”说完,就走进了房间。

  楚运荣跪坐在床前,脑袋耷拉着,衣服也是凌乱的模样。感觉到有光线打入房间,楚运荣抬头看向光线涌来的方向,何尘同安和两人正用一种诡异之极的眼神盯着自己看,林皓天那家伙拿着工具在修门。突然,楚运荣好像想到了些什么,直接冲到了何尘面前。

  “阿尘,我问你,昨天发生了什么?”语气急切。

  何尘回忆了一下,“你昨天请我们喝酒啊。”

  “然后呢?喝酒之后呢?”

  何尘想了想,脑袋愈发的痛,“然后就回来了啊。”

  楚运荣听到何尘的回答,原本还冒着精光的眼睛,又黯淡了下来,“之间没发生什么吗?”

  何尘看了看安和,然后两人一同摇头,“没有!”

  楚运荣整个人重新跪坐在了地上,没有精神,头发杂乱的披着。楼客心从门口走进来,眼睛从楚运荣身上扫过,瞬间就明白了。

  “回来的路上,某人发酒疯,把自己口袋里的紫晶全部送人了。”语气平淡的一句话,却在几人之间炸开锅。楚运荣最先反应过来,狠狠地砸了一下地板。

  何尘听了楼客心的话,感觉昨天的记忆一股脑地涌上来、“本公子今个开心……”楚运荣拉住路边的一个学生,自己手舞足蹈的讲起话来,被他拉住的学生从一开始的呆愣,反应过来后就让楚运荣放开自己。

  感受到别人的抵触,楚运荣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紫晶,塞在了那学生的手里,“公子我不差钱,嘿嘿……”然后又放开那人,重新抓住另一个人,告诉别人自己很高兴,最后也给人一块紫晶。围观的人多了起来之后,楚运荣直接将紫晶抛向空中,口中大呼:人生须快意,享乐须及时……

  何尘右手捂着脑袋,显然是不敢相信一向抠门的楚运荣会干出如此疯狂的事情,如今看着楚运荣的样子,几人都知道他是会的肠子都青了。难怪一大早上就在大喊大叫。何尘走上前,蹲下,左手搭在楚运荣的肩上,“胖子,别伤心,钱财这种东西,去得快,来的也快。”

  “去你的,昨天一闹,我那一局就白开了。”楚运荣拿开何尘的手,“你们一个一个昨天干嘛不拦着我?”

  干嘛不拦着楚胖子,何尘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然而却找不出原因,转头看向楼客心。

  “你还想他们拦着你?做梦呢!”楼客心走到安和面前,“这家伙,昨晚喝醉了,硬是不肯从酒馆离开,非得说酒家的烈焰果酒是假的,跟酒家吵起来就算了,还要酒家赔钱,差点就跟酒馆里的护卫打起来,最过分的是,安和你还说要给人家下毒。”楼客心右手的扇子一下一下地打在安和的肩膀上,“你真是出息!”最后一下,扇子狠狠地落在安和的脑袋上。痛得安和喊了一声就躲到了边上。

  楼客心剜了一眼安和,又走向正在修门的林皓天,“天哥你别笑,你就比他们好一点,回来的时候看到人非得跟人干架,你是有多暴力?”

  “阿尘你是最丢人的那个,哭得一塌糊涂就算了,还自己躲了起来。”楼客心走到何尘边上,“大晚上乌漆墨黑的,害的我在学院里像个疯子一样的找你。”

  几人听后都愣住,都没有想到自己在喝醉之后会是这样的表现。平时几人都很少喝酒,何尘倒是在绝命城的时候经常喝,但是处在那种危险的环境下,哪里敢放松自己,每次喝酒,不过是意思意思罢了。

  楼客心数落完众人就抬脚离开了楚运荣的房间,“都收拾收拾,有课的去上课,没课的看院子。”

  剩下的四个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来窘迫,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安和突然开口,“我们醉了的反应都不同,谁还记得客心醉了之后,做了什么?”

  原本哈哈笑着的众人突然停了下来。

  何尘想了想,“客心昨天一直没喝多少,还给咱们收拾烂摊子,估计没喝醉吧。”

  安和点头,“好像是这样。”

  “不,”楚运荣开口,“在我醉之前,客心已经醉趴在桌子上了,你们都忘了?”

  众人仔细的想了想,发现确实是这样,“那之后的事情,估计是客心酒醒了吧,不然怎么把咱们弄回来的。”何尘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楚运荣点了点头,“那他喝了多少?”

  “……”

  林皓天把修好的门重新装上跨进房间,正好听到楚运荣说话,然后自然地回答道:“一杯。”

  “……”

  哈哈哈,众人大笑的声音传开,而楼客心正红着耳根子踏出院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朽妖说:

  有没有发现楼狐狸也是萌萌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