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方站在半空之中对峙,狂风吹得三人的衣袍呼呼作响。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天边出现了一丝亮光,原本沉寂的夜色也开始渐渐退去。

  这么快就要天亮了。何尘看着天边泛起的亮光,这一晚上,估计也是要了不少人的命,不知道追踪游喆的那一批人,最后还剩下多少。

  微微叹了一口气,这片大陆就是这样的现实,想要获得宝物,就必须赌上自己的性命。

  何尘对面的两人心中都是哀嚎不已,都快到云舟了,偏偏这个节骨眼又冒出一个人来,还不知道是多大的麻烦。而那位长老心中的火气则是更大,都跟游喆说过,现在停下来休息不是个明

  智的法子,他又是不听,如今……

  “阁下就算是拿到了水神之滴又能如何,难不成阁下以为能逃过游家和神盟的追捕吗?”长老一边应付何尘,一边传音给家族里其他的长老,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赶来。

  “能不能逃脱你们的追捕是我的事情,不劳烦长老为我担忧,长老只需要把水神之滴交给我就好,你说对吧,游家少主?”何尘也不逼迫两人。也知道两人暗地里肯定是在拼命地搬救兵,

  虽然自己也挺着急的,但是时间还是足够的。

  游家云舟的停放的地方离这里也有十多里,除非是游天亲自赶过来,否则无论是哪位长老,都不可能在半刻钟内赶到。现在距离天亮也就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对于何尘来说,实在是绰绰有

  余。

  “虽说如此,但阁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从老夫手中抢走水神之滴吧。”长老不敢让对面的人把注意力放在游喆的身上,毕竟无论水神之滴在不在,若是游喆出了什么事情,那自己肯定是必

  死的下场。

  “十足的把握?长老是认为先前的那几位长老是死的太冤了吗?”何尘也不着急说什么,我就不相信,先前四位长老的死对你一点效果都没有。

  果然,在听到何尘提及其他长老的时候,最后的这位长老脸色突变,看着何尘的表情也变得恐惧。能够在火尊者面前灭杀一个人的存在,这样的高手,极可能是快要跨入尊者境的人。远不

  是自己能够对抗的。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许还有可能借着战皇钟撑上那么一会儿,只是,身边还带着少主,根本不可能一边逃脱,一边防御。看着对面的人也不讲话,也不催促自己,就

  那样气定神闲的看着自己。

  逃?还是不逃?两个选项在长老的脑中反复出现。

  只要自己能逃出去,说不定还能吸引这名黑袍人的注意力,或许还能为少主博得一线生机。这种想法出现不久后,长老直接淘汰了这种方法。无论自己有没有吸引黑袍人的注意力,若是被

  家族的其他长老自己心中抱着背弃少主的想法,估计自己的家人在游家是没有好日子过得了。

  “阁下既然已经打定了注意,老朽也就不废话了,手底下见真章吧。”长老也意识到没有什么退路了,唯有最后的一搏。战皇钟随着长老的动作,直线型向何尘盖来。战皇钟本身的硬度也

  是极高的,寻常的修炼者若是没有什么能够媲美战皇钟的武器,单凭肉体的攻击,是不可能从内部破开战皇钟的防御的。长老业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先拖住对面的人。

  =●酷/匠网:唯(#一√Z正:版,&Q其Ct他}:都Z是盗版Q√

  何尘看着战皇钟朝自己稳稳当当的飞过来,没有做半点的抵抗。头顶上的威压虽然很足,却没有威胁到何尘,毕竟战神的威压可是比这个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等到战皇钟彻底将自己笼罩

  住后,何尘的嘴角才勾起一抹微笑,上钩了呢。

  “轰”一声身体炸裂的声音在游喆的身边响起,紧随着就是漫天的血肉从游喆的周围掉落。游喆死死地盯住刚刚爆裂声传来的地方,双眼之中包含着的全部是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那个人明明被战皇钟给囚禁了,怎么可能再对长老出手,而且战皇钟还是完好无损的。一想到战皇钟,游喆就立刻转头看向战皇钟所在的位置,就是这么一看,游喆整个人都不

  可控制的开始发抖。

  原来,何尘在长老身体爆裂的前一秒钟,动用自己的神识强行抹掉了长老留下来的神识印记,控制了战皇钟。这样一来,就算是长老发现了自己的企图,却也是没有半点办法来阻止自己了

  。之前何尘也发现,只要被下了这种药粉,身体爆裂产生的巨大能量会使得被下药者身上的一切所有物都爆裂开来,之前死的四名长老,有两位是死了个精光,另外两位则是比别人给搜刮干

  净了。所以悲催的何尘虽然干掉了四名帝级,却没有捞到半点的好处,还白白被熔简给虐了这么久。

  不想再这么亏下去,何尘就先引得长老把战皇钟抛出来,自己只要把时间控制好,就能够把这件逃命必备的武器给弄到手了。结果也没有令何尘失望。

  长老死后,何尘已经收起了战皇钟,看着游喆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以及恐惧,何尘就觉得大快人心。欣赏着游喆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何尘右手托着战皇钟一步一步走向游喆。

  “游少主不会想变成那样的对吧?”何尘来到游喆身旁,趁着游喆还没反应过来的那股劲,直接用战皇钟把他罩了起来。等游喆反应过来的时候,何尘已经拿着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不想……求你……放……放过……我……”游喆感受到脖子上传来冰凉的触感,那是匕首触碰到脖子带来的,就像死神的镰刀,在你脖子上轻轻地划过,只需要稍稍用力,自己就

  会马上毙命。

  “放过你吗?”何尘脑袋靠近贴着游喆的匕首,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游喆听着黑袍人嘶哑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一抖,脖子上迅速的起了鸡皮疙瘩。不敢有什么动作,就连说话都开始结巴:“恩……求你……”

  何尘看着游喆的反应,很是满意。“好啊。”何尘的左手伸到了游喆的眼前,“水神之滴给我,我就放过你。”

  看着眼前几乎已经跟枯木没什么两样的双手,游喆的内心已经接近崩溃,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老妖怪……水神之滴有多重要,游喆即使是在恐惧之中也没有忘记。看出游喆的迟疑,何尘

  嘴角的笑容愈发的冰凉。

  右手的匕首一用力,游喆马上就大喊道:“别……别杀我……我给你。”然而无论他怎么喊,何尘的匕首已经前进了一分,虽然不至于毙命,却也是一道不小的伤口。鲜红的血液在匕身开

  始汇聚,从匕首的尖端形成珠状,最后滴落在游喆的肩上,晕染在华服之上。

  “你要快点啊,要是我一不小心手一抖,你说,那可怎么办?”何尘依旧不紧不慢的逗着游喆,受伤的匕首故意往游喆的脖子上紧了紧。

  又引得游喆大声求饶。

  看着游喆这样贪生怕死,却仍旧安然无恙的活在世上,何尘内心就忍不住升起一股愤怒。我尘家个个都尽忠尽义,却死在了这种人的手里,真真是可悲啊……尽管自己现在就想杀了这个所谓的游家少主,但何尘却一直没有动手。现在还不到时候,何尘这样告诉自己。

  沉疑之间,手心一沉,一个羊脂白玉盒出现在何尘的手中。

  羊脂白玉,洁白无瑕、如同凝脂。而何尘手中的这个羊脂白玉盒却透出丝丝蓝色的荧光,想来水神之滴就在盒子里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