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条火龙在蜿蜒而上之后,龙头一致朝向了扑面而来的针海。熔简右手向前一指,十条火龙口中同时喷射出熊熊的烈火,十股烈火在空中汇聚,最后一同迎向针海。

  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在场所有的人全部都被震得后退数百米,口中都溢出了鲜血。两尊交手,破坏性极大,在场的人很有可能随时被余威波及,继而丧命。但是刚刚那场火海幸存下来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离开。

  尊者境的战斗,对于所有人的帮助都会非常的大。众人就是冒着这丧命的危险,希望能在这场战斗中得到一丝领悟,然后一举踏入尊者境。

  何尘撑着自己从地上站起来。

  @_酷(匠*L网_.永久免Y费L看r"小0说oJ

  该死!没想到破坏力这么强大,太大意了。何尘内视自己的身体才发现,原本在火海中受的伤还没有恢复,刚刚又被波及到了。现在何尘的内脏几乎都收到了不小的伤害。

  不行,得赶紧找个地方调养。

  再抬起头时,安无弈和熔简的又一轮战斗已经开始了,这一次两人都没有采用法器远攻,而是直接撸了袖子直接上。

  底下众人看着正在肉搏的两人,嘴巴已经合不上了。

  实在是太震惊了,原来尊者级战斗,也是这样的平民化……

  “啧啧啧,真是爽。”何尘身旁传来一阵羡慕的声音,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被烧焦了的球。之所以说是被烧焦的,是因为这个人的全身上下,除了眼白和牙齿,就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

  说他像个球,则是因为,你根本分不出他的腰线,上身跟下身几乎是等宽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何尘异样的目光,那团球缓缓的移动脑袋,一双明亮的眼睛不受烟雾的熏染,依旧充满了光彩。“嘿,哥们儿,你盯着我看干啥?”

  察觉到自己的目光太露骨,何尘抱歉的笑了笑,“没什么,兄台你还好吗?”内心在吐槽这个胖子的生命力果然强大,被烧成碳了也依旧中气十足。自己潜行一路,尽然没有发现这个人,看来,又是一个为数不多的高手,起码比那个无尘殿长老要强大多了。

  “你说我啊?当然好,好得不得了啊。呵呵……”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任何不适,还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随着手掌的动作,何尘看到一块一块的泥巴从那团球上掉落下来。

  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团球的动作,片刻过后,一个身着灰色长褂的胖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个子不算高,短发,脸大且圆,眼睛笑着眯成了一条缝,脸上的肉堆在一起,两只招风耳。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精神。何尘看着面前的人,不禁的暗暗吃惊。

  这个以一团煤球出现在何尘面前的人,正是楼客心和林皓天要‘绑架’的目标——楚运荣!

  让何尘感到万分吃惊的是,自己先前探查的时候,楚运荣是没有半点念力的,可现在的楚运荣,在经历了和自己同等的劫难后,却没有任何烧焦的现象,就连身上的褂子都没有半分烧焦的痕迹,只是沾染了些许的灰尘。这……莫非楚运荣是有什么法宝,能够隐藏自己的实力?这样一想,何尘就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想得通了。

  “哥们儿???虽然我确实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你这么看着我,容易被人误会不是?”终于把灰褂子拍得一尘不染的楚运荣发现对面的人又盯着自己看,心里一阵发麻。貌似不认识这个人吧,这么看着我,不会真看上我了吧……

  被楚运荣了话噎了一下,何尘赶忙开口,“没,你想多了。”生怕自己开口慢了,楚运荣就能说出让自己吐血的话。他到底是有多自信,才能这么坦然的夸自己。

  “哦……没有就好,哈哈哈!”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自恋,楚运荣笑了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兄台能在那火海中做到毫发无损,果然是高手。”何尘一边思考着怎么才能在逃走的同时,把楚运荣也给带走,一边关注着半空中的两位尊者。

  此时的安无弈和熔简正打得难舍难分,根本没有功夫注意底下的众人。

  “哪里是什么高手,不过是用湿土把自己裹了起来,才躲过那场火海的。”楚运荣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我可是没有一点念力的。”

  听了楚运荣烦的话,何尘感到整个世界都不好了。自己和诸多帝级,拼命抵挡的火海,就被这个家伙用一团湿土就给抵过去了。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楚运荣这家伙肯定会被那几位帝级狠狠地揍一顿的。

  “真是……不可思议哈。”何尘叹了一口气。

  “是啊,我还以为自己要被烤了呢,没想到活下来了,嘿嘿。”楚运荣一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样子。

  何尘正想提议说离开,就看见熔简后方的游喆在剩下两位长老的护送下,偷偷地离开。这时候,除了和自己说话的楚运荣外,所有人都两尊的战斗给吸引了,早就忘了一开始的目的。瞥了一眼后侧的楚运荣。这家伙绝对不是跟自己一样来给游喆捣乱的,肯定是想抢水神之滴或者是有其他目的的,否则有谁会在这大半夜尾随游喆一行人数里。

  被何尘看得发毛的楚运荣,下意识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这种人的,看人的目光就像是帝都晚上的探照灯一样,非得给我盯出个窟窿才甘心吗???楚运荣内心在不断地咆哮,可又不敢确定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何尘的,只能在一旁讪笑。

  在楚运荣崩溃的前一刻,何尘终于再次开口:“这位兄台,你是?”

  “我啊?我是楚家二少爷楚运荣。”楚运荣一边说,一边很自豪的拍了拍自己胸口。

  “原来是楚兄,小弟何尘。”何尘在爆出自己名字的同时,时刻关注着楚运荣的表情变化。却发现楚运荣只是一副,你这么没有名气的人,我怎么会认识的表情。“小弟打算先行离开了,不知道楚兄你要一起吗?”

  “不了,虽然我没有念力,但是这种两尊交手机会太难得,我要用水晶球记录下来,然后拿回去刻印倒卖。”两只手从灰褂子的长襟中掏出两枚缩小版的水晶球,水晶球上放映着正是安无弈和熔简第一次交手的经过。

  不知道对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楚运荣也不敢跟着对方一起离开。

  何尘已经被楚运荣奇葩的思维深深的打败了。冒着生命的危险,竟然只是为了倒卖战斗记录……

  “那小弟就先走了,楚兄自己注意安全。”何尘没有多说,只是用神识通知了一下正在云端城里的墨玉儿,希望她能够联系到楼客心,让楼客心赶紧过来把楚运荣这家伙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