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来得太突然,游喆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旁边的长老推了一把,顿时鲜血散起。

  原来,是游家修为最高的那位帝级长老在危险之中救了游喆一命,只可惜,这样一来,不但是那位长老瞬间被劈成了两半,游喆的一只胳膊也生生的被断开。

  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熔简已经出手了,在左手封住游喆血脉的同时,右手一把捏住了那位突然变化长老的脖子。

  被熔简擒住的那名长老,脸上的血管愈发的清晰,甚至连每一个毛孔都在不断的扩张,身体也是越来越肿大。神色狰狞的可怕,眼珠突出,眼珠布满了血丝。

  不好!

  熔简心中暗惊。

  就在所有人一位那位长老会反抗的同时,熔简突然甩开了那名长老。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那名长老的身体先是迅速的膨胀,就像是一个圆球一般。

  嘭!

  那名长老的身体炸裂开来,血肉从半空中掉落。凡是被那破碎的血肉沾染到的草木,瞬间就迅速的枯萎,随后化为了粉末,被风吹散。

  何尘同众人一样,被眼前的这一幕惊的是目瞪口呆。不同于其他人的惊恐,何尘更多的是惊异。

  没错,这一幕的造成者正是躲在暗处的何尘。

  先前何尘在游走在剩余四位帝级长老身边的时候,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确实将安和给自己的药粉洒在其中三人的身上,唯有一名长老,因为实力太强没有成功,现在也因为游喆

  而丧命。

  误打误撞啊……何尘暗暗的笑了笑,没想到安和的药粉这么厉害,竟然能够使得帝级高手失控暴走。自己这边的效果这样好,想来楼客心那边应该也不会差的。

  “好!很好!”熔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在自己的眼睛底下,竟然还敢动手,真是……

  看着熔简的脸色不对,在场的高手都萌生了退意。

  怒火中烧的熔简,身上的火焰大盛,火舌翻卷,“你们今天所有人,都给本尊留下!”

  这样被明目张胆的挑衅,熔简是再也不能忍得了。右手挥出,一条火龙扑向众人,下一秒,众人都身处无尽的火海之中。

  大火肆意的掠夺着周围的氧气,映红了整片黑暗的夜空,毫不留情的吞噬着周围的树木,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猩红之中。处在火海中间的众人,都快速的开启了自身的防护铠甲,然后

  又迅速的聚拢到了一起,众人的念力渐渐形成了一个保护圈的光球,正在抵挡火舌的吞噬。

  最)b新R章节F上`t酷匠G网bu

  就在人人自危的时候,一声惨叫从众人的外围传来,只见一个人的身上全部被火焰覆盖,双手不停地拍打燃烧着的火焰,整个身体在地面上不断地翻滚着,试图扑灭那熊熊的烈火。只可惜

  那火并不是一个普通念王级别就能够扑灭的,不过是在做无用功罢了。火势在狂风的助长下,越来越盛,那名念王终究是倒在了地上,化作一团焦黑。

  看着一个修炼者被这样痛苦的方式夺去了生命,众人心中的恐惧被放大了无数倍。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被那张牙舞爪的火舌给掠走,然后在痛苦的折磨之后,化作焦土。

  然而熔简却好像是知道众人的心思一样,众人越是害怕,他心中报复的快感就越是畅快。

  不过是一群蝼蚁,觊觎水神之滴就算了,还当着自己的面,杀死三民长老。今天不让在场的所有人陪葬,熔简是绝对不会收手的。

  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炽!”又一条火龙飞出,扑向众人。念力结成的防护圈迅速被破坏,众人不得已又被分成了若干个团体。

  何尘被刚刚那道火龙冲到了火海的外围,就感受到了周围的温度突然升高。越是在火海的外围,接触到的空气就越是充足,燃烧越充分,放出的热量也就越多。现在自己没有办法冲出去,

  只能指望那几位尊者出手抢夺水神之滴,这样自己才有机会逃脱。

  如今的何尘已经是十分的狼狈,整张脸都被熏黑,身上的衣袍也火焰焚烧的破烂不堪。早知道,就沉住气,不那么早出手了。外围的火焰温度太高,得向焰心移动。

  “啊”就在何尘打算向火焰中心移动的时候,后方传来一阵惨叫。穿过缭绕的烟雾望去,何尘看到一名帝级高手被活活的烧死。

  不行,得快点,否则自己也得被活活烧死了。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只是想要逆着火势朝焰心移动,又怎么会简单。

  在四周传来第七声惨叫的时候,何尘终于顶着一头被烧焦的头发来到了焰心之处。

  “咳咳……”喉咙里已经干的没有办法讲话,哪怕是吞咽口水都感到喉咙里带来的刺痛。没想到这火尊者的灵火这么厉害,何尘发现焰心除已经盘坐了几名高手,全部都是帝级修为,也包

  括了之前讲话的那名无尘殿长老。

  火烛连天,伴随着熔简疯狂的笑声,烈火无情地吞噬着鲜活的生命,众人都感觉到了它的恐怖,犹如死神镰刀,犹如地狱之火,那跳动着的火苗,每一次的变化就带走了一条生命。

  “咦?”一声淳厚的男声在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中显得异常突兀。

  在焰心的众人听到这个声音后,就如此刻天降甘霖一般。有救了,这是众人心中唯一的想法。

  发出这个声音的人一旁看了许久的医尊者——安和!

  早在何尘出手的时侯,安无弈已经在一边注意到何尘了。毕竟何尘拿出来的药粉是自家兄长制作的,对于这种药粉,当初制作的时候自己也是出了一份力的,熟悉的程度自然是不用说的。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何尘手里会有自家的药粉,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家侄子那不靠谱的性子,估计那药粉应该是从他手里流出去的。

  这样看来,刚刚出手的那个小子,跟阿和的关系应该不错。安无弈心中思量了一下,就想通了何尘与安和之间的关系。

  想着毕竟是自家侄子的朋友,自己如果见死不救的话,要是回去被安和知道了,那估计整个朱雀崖都会不得安宁的。况且,自己也挺眼馋那个水神之滴的,方才在云端阁,自己能从中感受到不小的治愈能力,要是自己能弄到手,说不定能研究出什么来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朽妖说:

  六一快乐……(虽然我已经六年不过这个节日了)今天要是有土豪解封了这章,咱们就加更好不好。一个月的第一天,图个好兆头。希望朽妖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能够坚持不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