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阁今晚要举行拍卖会,据说这次又有海族的珍宝。”街道上两人交头接耳。

  “嘿嘿,老兄你得到的消息是真是假啊?”另一人面上半是喜色,半是怀疑。

  身体略胖的人瞪了一眼,“你小子还不信我?前几次的消息可有差错,恩?”

  “没有没有,”赶忙摆手赔笑道,“自然是信你的,”将手里的一袋东西递给了对方,“这是小弟这次孝敬您的,您拿着喝点小酒,别嫌弃。”

  掂了掂手上的东西,笑了笑转身离去。等到了没有人的地方,脱下自己的斗篷,嘴角勾着一抹奸笑,“又是一笔收入,虽然少了点,但好在是有的。”说完将斗篷收好,走入繁华的街道

  。何尘从阴影之中显现出来,看着走远的人影,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刚才那一幕,还真的会以为楚家二少只不过是一个酒囊饭袋。回到客栈,向四人讲述了自己目睹的经过。

  云端阁中,所有人都在准备着紧张的事宜。一道肥胖的身体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周围的侍女侍童都纷纷避开。众人为难之时,一道苍老的身影,弓着腰迎向来人。

  “二少,怎么有空过来?”

  ◇酷FN匠E网)x唯M一{正3`版,其(l他“都&是%M盗N版

  “冶叔,每次你都跟我这么打哈哈有意思不嘞……”肥胖的男子正是楚家的废材二少爷——楚运荣。用手拍了拍楚冶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这不是今晚有好货色吗?我替大伯来守着

  。”

  楚冶听了楚运荣的话,内心是有苦说不出。这楚家二少爷,一天到晚也就那么几件事:在楚家议事厅里跟一群老的半只脚都踏进棺材的长老们斗嘴,在云端城的街头挑衅闹事,在云端阁

  里骗钱骗宝物。

  “你直接说了吧,这次又想要多少?”楚冶只盼着这个祸星能赶紧走,上次就是因为他参与了竞拍,害得云端阁好几件宝贝流拍,家主震怒,狠狠地训了自己一顿。

  楚运荣一看这次楚冶这么好讲话,推测出今晚的宝贝定是不凡,心下一动,改了主意。“冶叔你还是不了解我,我是那种爱财的人吗?”楚运荣假装成心痛万分的样子,“你放心,我这

  次就在这儿看看,绝不捣乱啊。”

  “二少爷,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楚冶向前半步,挡在楚运荣前面,“我这儿吧,真不能,诶,你——”话还没有说完,楚运荣就直接推开楚冶直直走了进去。留下楚冶一个人在后边

  追着,嘴里吩咐着侍童去通知楚家。

  要说起这楚家二少,是原先楚家二当家的儿子,幼时也是一个极好的苗子,现在的这幅模样,是因为曾经随父母出海,遭了难,父母双亲都没了,留下他一个好不容易被族里的人找到,

  却是没了一点修为。当时楚云端的人知道这个消息后,还可惜了好一阵。

  华灯初上,整个云端城灯火通明,耀阁路上的人流来来往往,摩肩接踵。路边各色的摊子正卖着当地特色的小吃,什么翡翠团子,什么酒香酿芋圆,都是当地人喜欢的零嘴;还有一些则

  是奇怪,说是什么从海族流传进来的,看着怪渗人的,也就是云端城里的百姓,见惯了稀奇古怪的物什,单单是一些海虫子已经吓不住当地人了。

  除去各色的小吃摊子,最常见的则是倒卖一些灵草灵石的,大多都是一个人蹲在地上,面前放着一方破布,破布上面摆着几件老旧古怪的玩意儿,摊主扯着嗓子喊道:“战神古迹里的灵

  石碎片啊,有缘者得之啊……”虽说东西不一定靠谱,但每个摊子面前都围着三三两两的人,也有人为了一件什么灵魂碎片的打破了头。

  耀阁路是整个云端城最繁荣的地方,时常能有海族的人光明正大地走在路上。海族的长相与人类也不相同,从眼角往两边开,都布满了鳞片,颜色各异。耀阁路的尽头,是楚家的云端阁

  。此时的云端阁门前同样是人山人海。

  何尘一行人拿着楚家送来的请帖,跟着侍女进入了云端阁。

  云端阁之中的设计极尽磅礴大气,若不是早先知道这里是个拍卖场,还真会把它当做是什么华贵之所。放眼望去,一楼厅堂中有着一整块云英石制成的演示台,云英石本身就是一种极好

  的反光材料,无论是什么珠宝,放在这云英石上都能增加许多的光泽。演示台正对面,是一千个座位,椅子的右手边安装着一颗红色的晶体,这种晶体的灵敏度极高,被用做客人们买下自己

  中意的商品;红色晶体边上还安装着一颗透明的珠子,客人们可以清楚地从珠子投出的影像中,得知当前所拍商品的价位。

  如果说一楼的设置能看出楚家的精心布置,那么二楼则是楚家大手笔的体现。二楼接待的,都是些贵人。怎么样才能成为这云端阁的贵人呢?整个失落大陆的人都知道,念尊境界的修为

  ,雄厚的家世背景,足够的墨晶,令人垂涎的天材地宝,优质的丹药武器,只要你满足其中的一样,你都有登上二楼的资格。二楼的包厢之中,每一件摆设的装饰品都不是凡品。

  何尘望了一眼包厢,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请帖,上面印着烫金的大字:二楼九号包厢。

  “走吧,”晃了晃手中的请帖,示意侍女带路。侍女将五人送入包厢后将门带好,快步朝着七号包厢走去。敲开门,侍女朝着背对自己的一人说道:“游少,您吩咐的事情办好了,他们

  在九号包厢。”

  “退下吧。”说话的人正是原先被林皓天忽略的游喆,他打听到无涯学院的云舟会在楚云端停留,就请楚家一位长老替自己安排了一下,准备报先前的忽视之仇。

  何尘等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陷入了被报复之中,正兴奋的讨论着自己感到惊异的地方。虽然说五人的来历都是非凡,但是一心修炼而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的他们,见识到底是弱了许多。

  也就只有墨玉儿的脸色最为平静,毕竟是在大陆上历练多年的人。

  侍女很快就将瓜果茶水送了上来,一同送来的还有一块青色的方形玉石。侍女将玉石放在包厢的左边的一座石台上,很快石台上方就升起一个光屏,屏幕上排列出了今晚拍卖的物品。五

  人的目光一同停留在最后一行字上。

  “神秘物品?什么鬼?”安和看着何尘,“是阿尘你早上说的那个吗?”

  “不清楚,说是什么海族的宝物。”何尘摇了摇头。五人交谈了没一会儿,就听见下方的演示台上响起了一声钟声。这声钟声表示着拍卖会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