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树林中偶尔会传出阵阵鸟鸣,清风划过树叶,响起了簌簌的声音,树叶随着风有规律的左右前后摆动着,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斑驳的树影,圆缺各有。

  何尘将自己隐藏在繁茂的树枝当中,神识向四周扩散,在精神高度的集中之下度过了这几日的追杀,身上的伤口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处理,尤其是后腰上的一道抓痕,是何尘同逐月狼第一次交手的时候逐月狼前爪抓出的。当时的情况十分的危险,何尘不惜消耗了一枚加速符,最后才逃出逐月狼地攻击范围。这个伤口是何尘身上最严重的伤口,其他的伤口都是一些皮肉伤,而这道伤口是逐月狼的爪子直接破开了何尘的防御形成的,那一抓差一点就把何尘的骨头抓碎了。现如今如果有人能看到何尘的后腰处,就会发现那处的血肉已经分裂,透出森森的白骨。现在何尘只能运用念力封住后腰伤痕的血脉运转,以此来止住鲜血,防止自己失血过多。这种时刻,何尘也没有多大的精神去关注伤口,只要他稍有放松就会被逐月狼发现。

  明天就是试炼结束的日子,今天如果不能成功的摆脱逐月狼的追杀,那么何尘就会错过三大学院以及青才榜的排名。看着慢慢降临的夜色,何尘双手紧握,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要抓住。

  与此同时,云汇森林入口处。

  “客心,你说现在要怎么办。”林皓天将自己的武器反复的拿起放下,眉宇间显示出焦急地神色,整个人更是显得焦躁不堪。

  这一行人正是林皓天四人,前一天同何尘被人流冲散后,四人便汇集到了云汇森林的入口处。何尘独自一人引诱逐月狼往着别的方向离开,楼客心没有办法阻止,只能先带着其他人回到云汇森林的入口处。

  “皓天,静下心来,我们现在只有等。”楼客心站起身,手掌按在了林皓天的肩膀上,示意他坐下。眉峰紧蹙,哪怕自己嘴上安慰着皓天,心里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真正的放心。

  听到楼客心的话,林皓天只好盘腿坐在了树底下,手中的锤子一直没有放下。

  “是我连累了大家……对不起。”安和在一旁看着两人焦急的神色,愧疚的站起身,分别向其他三人鞠了一躬。

  “你丫给我坐下,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林皓天拽着安和的胳膊,“要说对不起的也该是我,身为队长,没有保护好自己的队员,是我的失职。”说完懊悔的用手拍了拍脑袋。

  “安和,你不用自责,毕竟当时情况也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只是我想知道,当初我们明明说好只要月释花的土壤,而你中途却自己变了注意,这到底是为什么?”

  听了楼客心的话,安和原本低着的脑袋稍稍的抬高了一点,但是脸上懊悔的神色却更加深,“是因为这个。”安和的手中出现了一枚菱形的紫色晶体。

  晶体一出现,四个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极其玄妙的力量,而莫玉立刻就使用阵法将四个人都笼罩起来。而周围路过的人,也没有发现这个地方坐着四个人。

  “这是什么?”楼客心拿过紫色晶体仔细地看了看,没有办法辨认后递给了莫玉,“玉儿,你看看这个东西。”

  接过楼客心递来的紫色晶体,莫玉眼神发出一缕光芒,反复确认过后,“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伴生水晶。”

  “伴生水晶?月释花的伴生水晶?”

  “恩。”将紫色水晶放在安和的手中,莫玉开始慢慢地讲述:“伴生水晶,它的性质跟伴生花是相同的,都是某种生物在诞生的时候,同时衍生出的一种物质。”转头看向安和,“把月释花拿出来。”

  月释花的根部还带着些许的土壤,这使得月释花并没有马上的枯萎。“你们看这里,”莫玉的手指着月释花的一条根须,“这条根须泛着紫色的光芒,就是连接着伴生水晶的。一般来说,伴生水晶极少存在,尤其是月释花的伴生水晶,因为月释花本身就是伴生花。”把紫色水晶放在了紫色根须的下方,两者连接在了一起。“古书上有过记载,月释花拥有化形的功能,而它的伴生水晶,则是拥有巨大的力量,其中包含了一丝的法则之力。”一提到法则之力,三人都提起了精神。

  天地之间,有法有则,道生法,念为则,万物顺天之道,以念为媒,衍生天地法则。

  修习念力,在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能够与天地万物相互交流,从日月转换,斗转星移,四季变化,花开叶落等自然事件中领悟天地法则,在修炼者进入尊者境界后,就会开始接触到天地法则,等真正能够领悟到某种法则之后,他就可以踏入半神境界。

  “没想到这次……唉,福祸相倚啊,只是这福在我们手上,祸却留给了阿尘。”楼客心从法则之力中回过神来,细细的叹到。

  “客心,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安和将月释花和紫色水晶收好后抬头看着楼客心,“我们必须在阿尘回来之前有所行动。”

  \酷匠网永久免\q费{看小*说~

  “没错,就算我们帮不上忙,我们也不能拖后腿。”林皓天附议。

  莫玉没有说话,却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安和的说法。

  楼客心的嘴角微微勾起,是啊,身为谋士的自己,怎么能够让队伍陷入被动的境地呢?

  四人在经历了险境与诱惑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如何分配资源,而是如何救出自己的队友。四个人都没有感觉到,他们五人之间正在产生一种羁绊。

  云汇森林中心。

  “嗷呜……”墨绿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正前方的正在高速移动的身影,“人类,交出月释花,本帝饶你不死。”

  何尘听到后面的声音,不觉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该死!自己一不小心暴露了行踪,被逐月狼发现了,又得不断地逃跑了。

  感觉到何尘的速度没有减慢,反而加快了,逐月狼顿时怒火升起。一个小小的人类,修为这么卑弱,竟然抢走了自己的月释花,真是不可饶恕,等自己抓到了他,一定要杀了他。这么想着,逐月狼离何尘的距离就又近了。同时口中喷出一道月华光柱,直射向何尘。

  背后巨大的威压使得何尘整个人开始冒汗,虽然现在是白天,月华光柱的威力有所下降,但这依旧不影响它对何尘的杀伤力。如果这次被打中,何尘就得真正的交代在这里了。加速运转念力之晶,却依旧躲不过月华光束的攻击。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把银色的剑,转身,提气。

  磅礴的念力冲向自己的面门,右手的银剑剑尖在半空中轻划过一个圆弧,向上提起,挽出一个繁琐的剑花,将剑的力量提到巅峰,朝着月华光束狠狠地刺去,“啊!”何尘高喊一声,银剑与月华光束纠缠在了一起,何尘整个人也被笼罩在月华光束之中,“佛无心,去!”银剑离手,继续在削弱月华光束的力量,银剑每一次的刺挑看似微不足道,实际上却是以四两之力,拨千斤之鼎。原本强大的威压已经慢慢地减弱,正在赶来的逐月狼看到这一场景,心中的怒火更胜,于是,又一道月华光束发出,两道月华光束的叠加,让佛无心很快就败下阵来。

  何尘接住佛无心,从一丝空挡中转身飞奔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