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的街市上洋溢着热闹的气息,周边的小贩大声地吆喝着自己所售的物品,大多是些生活用品以及柴米油盐,不论念力的修炼者在这个大陆上拥有多么高的地位,这个世界始终是以普通人为主的。所以哪怕是在繁盛的帝都,也不会确少普通人的身影。宽广的街道上时刻奔驰着骏马与马车,从城门的一段飞奔入城,马蹄踏过青石板的街道,扬起了阵阵浮沉;车轱辘压过青石板街,荡起声声清响,与哒哒的马蹄声混合在一起;商贩的喊叫声,士兵的训斥声,茶楼传来歌姬娇柔的歌声,这一切的一切,构造出了帝都的昌盛。

  此时不过清晨时分,帝城正门直通的康庄大道却已是十分的热闹,居住在帝城的人都知道,帝城一天最热闹的时候莫过于晨时的康庄大道与晚间的康肃大道。这两条大道分别连接了帝城的正门与南门,帝都是一个广泛的范围,以帝城为都,四周连有四十城池,大小不一,但最后都从四座城门进入帝城,而进入帝城后的道路则以“庄严肃穆”四条大道为主,帝宫则是处在四条大道的交接处。想要进入帝城的人,都会在正门经过检查才能被放行,西南两座城门则是只出不进,最为神秘的处在东方的东门,这扇门自从帝城建成后就没有开过一次。关于东门的传说各有千秋,然而至今都没有人去一探究竟,但仍有好奇者在佣兵工会颁布悬赏的布告,这份布告也被佣兵工会视为不多的S级人物,原因则是因为这不仅是在冒险,也是在挑衅皇室的威严。正因为以上的种种原因,这个任务也就被束之高阁了。然而近来帝都中却是不太平静,因为这个任务被人领走了……

  一匹棕色的骏马自正门处飞奔而来,帝君曾有令:凡是入城者,不论贵贱,一切不得驾驶念兽,必要时可以使用马匹代步。这项法令的颁布使得帝城内的人们很少出现以贵压贱的现象,这也是为什么帝都周围居住着许多的普通人,帝君用最直接的方式向天下宣告了没有念力的人会受到帝国的护佑。骏马上坐着一名全身裹着黑袍的人,背后背着一个用破布裹着的东西,此人驾马极速前进着,似乎正在赶时间,马蹄声回荡在广阔的大道上,路边的商贩被一阵灰尘扑面,嘴里碎碎的骂了一句:“呸,这么快是去投胎啊,格老子的……”伸手抹去脸上的尘土,“大早上的,晦气!”

  “哎哟,你可闭嘴吧,”商贩旁边站着一名老妪,老妪拄着桃木拐杖撞了撞青石板,“祸从口出,最近城里的人数突然暴涨,可不就是因为三大学院的招生吗?”

  “哪哪,这您就不知道了,除了三大学院的招生,还有三年一度的青才榜呢……”一位蹲着的中年人整了整自己面前的蔬果,一边洒水,一边说着。

  “何止啊,据说东门令被人取走了,帝都可又要热闹了。”

  ……

  at看4}正版d7章节td上+J酷匠)z网

  再说那位绝尘而去的黑袍人,此时在风云居前停了下来,只见风云局门店左联上书风云局中观风云,右联上书风云中人居风云,横批风云居。黑袍人在店门口稍稍停留后便将缰绳交给了一旁的马童,径直走进了店中,因为是清晨的缘故,店中的老板还在柜台处撑着手肘打着瞌睡。一枚木制的牌子被扔在了老板的面前,哐当的一声在空寂的客栈中显得十分突兀,而被惊醒的老板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瞧了瞧眼前的木牌就继续打自己的瞌睡去了。场面就这样的僵持着,黑袍人倒也不着急,自己倒了一杯茶就在凳子上坐了下去,然而屁股还没有碰到凳子,一股劲风就向他冲去,黑袍人似乎没有感到那股劲风一般,即使他的衣袍已经簌簌作响,他依旧稳稳地坐在了凳子上,待劲风过后,风云居的老板已经坐在了黑袍人对面。

  “客官自何方而来?”

  “远方。”嘶哑的声音从黑袍中传出。

  “去往何处?”

  “此处。”

  “可有兴趣一观风云?”

  “自然。”

  “可有实力一争青才?”

  “店家觉得如何?”黑袍人没有像之前一样简短的回答老板的话,反而是反问起老板。似乎是没有想到面前的人会对自己突然发问,老板不觉怔了怔。

  “想来客官既然来此,自然是有观风云,争青才的实力。”老板说完话,就一直抿嘴看着面前的人,自己奉皇命在这里接待参加青才榜的人,狂傲的人倒是见了不少,只是没想到在最后一天竟然遇到了这么多有趣的人,看来有趣的人都喜欢在最后出场啊。“这是参加青才榜的身份牌子,现在请客官跟随小二去登记一下自己的身份,另外客官在城中的花销可以先凭着身份牌记账,等到比赛结束后帝国将会根据您的排名为您的花销结账。”将一块玉牌递给自己身后的小二,老板起身对着黑袍人颔首,随后又退回柜台后面,继续自己的周公之行了。

  小二领着黑袍人到了后院,一路上絮絮叨叨的说着,大抵的意思不过是说黑袍人很幸运,在身份登记的最后一天赶来了云云,但是黑袍人并没有对他做任何的答复,小二自己感到无趣后也就自己乖乖闭上了嘴。

  后院的路并不长,黑袍人很快就跟着小二到了登记的房间里,刚刚踏入房间,一名身着红衣的女子正好从房内走出,两人擦肩而过,女子脚步稍作停顿,随后又信步走开了,房间里就只剩下黑袍人与一名老者以及小二。

  “姓名,年龄,所属家族。”老者接过黑袍人的玉牌。

  “何尘,15。”何尘摘下自己的帽子,俊美的脸庞显露出来。

  “所属家族?”老者一边运用念力一边继续询问着何尘。

  “无。”何尘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悲恸,尘家被灭,自己如今隐姓埋名,不敢泄露自己的身份,取父母之姓为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报了家族那血海深仇,寻回父母,重新振兴家族,痛苦瞬间消失了,留下的是一片坚定。

  “没有所属家族吗……那你来自那里?”一个没有家族势力的人却得到了青才榜的名额,这个少年必定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绝命城。”何尘缓缓地吐出三个字,随后就感觉到老者那毫不掩饰的怀疑的目光,就像一道道刀光划在自己的身上。

  “把手伸在这个水晶球上。”老者收回自己的目光,一个15岁的少年,却来自绝命城,难怪没有家族支撑也能得到青才榜名额了,自己还真得仔细查查这个少年的身份了。尘和将右手置于水晶球上,片刻过后,水晶球表面在不断地变换着,不同的颜色在不断地切换,最后停止变化的时候水晶球呈现出一片浅绿色,继而水晶球又开始继续变化,停下后水晶球表面出现了一个四字。

  “念宗四重天,不错!”老者缓缓地说了一句话之后就将玉牌递给了尘和,老实说,这个成绩也只是平平常常,没有特别的出色。老者继续在一旁做着记录,一边想着这样的实力是怎么在绝命城存活下来的,大概是有什么自己的秘密吧,老者倒也不深究。突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翻到了本子的前一页,看着本子上的记录:莫玉,14岁,绝命城,念宗二重天。老者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现如今从绝命城里出来的怎么都这么弱了,莫非绝命城里的危险度降低了?真是不可思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