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你带我去沧州岛做什么?我和小叔约好今天要修习剑术的。”无际的海面上泛着一叶小舟,舟中传出孩童的声音,与涛涛浪声一起消散在天边。

  寻常人家若是看见海中小舟,必为舟中之人惊心,然而凡是有点念力功底的人都可以看出,此舟并非凡物。小舟由宣天木做成,并加持了六级念兽浮空兽的念晶。宣天木千年不朽,万年不腐,被称为失落大陆十大神木,而浮空兽则是更为稀有,失落大陆两千年来也唯有七只浮空兽现世,每次现世,都会引来各方势力的争夺。拥有浮空兽的势力,全部都是大陆顶尖势力。

  “带你去拜师,至于剑术,有人会教你的。等到了沧州岛,你记得要听话,不要乱跑!”平静的声音从一个男子口中发出,剑眉星目,满身整齐,却又带着一丝决然,一身青色衣袍,衬得男子沉稳不凡。男子的双眼遥望着远方轮廓渐渐清晰的岛屿,那便是沧州岛的门户——井,鬼二岛。

  远方骤然出现两点星光,星光闪后,小舟前方的水面上浮着两人,御水而行。两人向舟中男子行礼“剑尊者降临,井泽,鬼默恭迎!”

  舟中男子摆手“无需多礼,琴尊者可否在岛中?若在,烦请二位通报,就说剑门关尘问心携幼子尘远来访。”

  “尊者有令,若是剑尊者来访,无须通报,可直入岛中。”两人身形微侧“请尊者允许吾等二人为尊者引路。”语罢,井泽,鬼默二人在空中画出七星的图案,图案消散后,一座芥子大门浮现在二人身后,二人率先踏入大门,男子携幼童后至。四人进入后,大门微晃,随即缩小消失。

  最O新!m章ny节c上Jt酷B匠网

  平静的海面涌起了阵阵波涛,一扇芥子大门在海面上空浮现。大门缓缓向两边开启,唯见三名成年男子携一幼童凌空而立。其中一名男子伸出右手在空中虚画出几个繁琐的符号,虚空之中呈现出一轮满月,满月过后,一座巨大的岛屿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这便是沧州岛。“剑尊者请,吾等二人未得尊令不得踏入岛中,望尊者见谅。岛中自会有人接迎尊者。”话音刚落,两人便又踏入大门之中。“走吧,孩子,以后这个地方也算你的半个家了。”

  “父亲?我们不回剑门关了吗?……”孩童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疑惑,“我曾听闻琴尊者擅以琴为器,以琴音为刃,从未听说过她擅长剑术。我是尘家的子弟,怎么能够学琴不学剑呢?”孩童扯着青衣男子的袖口问道。

  “听说?那只不过是世人的无知罢了。无论琴尊者会不会用剑,她能教你的都是为父所不及的。更何况,谁说阿满不会用剑了。”听到男子的话,孩童转头望向织月宫,希望老师你不会让我失望才好啊!男子左脚微抬,只一瞬间,便已到达织月宫门前,织月宫四周接吻参天古木。一绿衣女子自门内迎出,对男子行礼。

  “织月宫柳依恭迎剑尊者,琴尊者已知晓尊者的来意,命吾领公子前往。至于跨界一事,尊者会亲自前往须臾台,助您一臂之力。”

  “我知道了,”男子低头,“阿远,以后你要听你师父的话。”

  “父亲,你要去诸神大陆吗?”孩童焦急的声音回响在森林古木之中。男子默对,不是不想告诉自己的孩子,毕竟自己此行是生是死都不能保证,留下他一个人自己也不能够完全的放心,只是,有些事情太繁杂,不能把他牵扯进来罢了。

  “你父亲不会告诉你的。你若想知道,便来宫殿的至高处。”清冽的女声自织月宫内响起,久久不断。

  “去吧,她会告诉你,你该知道的事情,”男子转身离开宫殿,那些往事,从别人的口中讲出,或许能够不那么的心酸。

  “父亲,你何时回来接我?”“……”男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身影消失在古木之中。孩童呆呆地望着男子消失的方向,许久才慢慢回过神来,“我知道了,不会让您失望的”默默低语。一道月白的身影乍现在孩童的身边,女子望了望远方,而后低头注视孩童“尘远,你想拜我为师。”

  “……是,我想向您学习念术。请您成全!”尘缘的目光十分的坚毅。

  “你对我而言,不过是故人之子,我可以代你父亲抚养你。至于拜师一事……”

  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尘远连忙补充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天赋不好,已经九岁了却还没有凝聚念力之晶,对武道也是一窍不通,但是,我是真的很想变强大的啊!”尘远脑袋低着,双拳紧握在身侧,“我天赋不够,我会花比别人多十倍的精力去弥补,不就是凝聚念力之晶吗,一年不成,那便五年;五年不成,那便十年。我相信,只要我肯付出,我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望着男孩坚决的目光,月满弦不得不承认,她被说服了。当初她年幼的时候,不也是因为那不服输的劲头才被选中的吗,天赋什么的,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既然你这么执着,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是能在轸岛中度过三日,我便收你为徒。”说罢,月满弦便消失在尘远的身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朽妖说:

封魔是我的第一本小说,我想为它找一个好的归宿,哪怕我一开始为它定下了过高的起点,哪怕它并不如我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