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大五星剑法安予希和众人的打赌之事,南颜并不清楚,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这番较量,已经涉及到两件极其珍贵的十阶星器,恐怕也会心神荡漾。

  星器,从一阶到十阶,尤其是十阶星器,已经不能论常理来论断了,特别是诞生出器灵的十阶星器,更是珍贵中的珍贵。

  “火魂,这场比试,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本来我想派遣弱一点的,但道主已经发话了,一局定胜负!所以,不可大意,拿出自身实力全力一战!”

  火玮在一旁嘱咐。

  “放心吧,我会让他看看我们火云道场的实力!”那火魂来到南颜面前,自信神色,一览无遗。

  这时,火玮走到南颜面前:“我说了,比试用自己的力量,你的灵尸之力……”

  “放心吧,如果我用额外的力量,我会自己认输!况且,周围这么多高环星王,我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如此就好,我就当裁判,放心,我也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火玮站在中间,示意双方准备。

  “三,二,一!开始!”

  火玮一声令下,现场之气氛立刻紧张起来。

  但两人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南颜,亮出你的冰火之翼吧,打不过我,还可以逃!”火魂哈哈大笑,根本不将南颜放在眼里。

  “要打便打!哪来这么多废话!”

  南颜根本没有把火魂当做对手,只有星辉境才配做他的对手。

  “你!好个狂妄的小子!既然如此,那就看好了,我只用一招!”

  “千火焚魂诀!”

  刺啦啦!

  千种火焰突然出现,蓝火,紫火,赤火,白火,绿火……,每一道火焰,都变成一种形体,有蛇,有鹤,有虎,有豹,甚至其中还有一头喷火的火龙。

  千火焚魂诀,尤其对灵魂的伤害巨大,一旦沾染,实力弱者,立刻魂飞魄散,连转世头胎的可能都没有。

  片刻之间,千种火焰就将南颜包围起来。

  “这南颜完了,虽然千火焚魂诀,火魂也才只练到小成,但对付南颜却是足够了!”

  “是啊!即便南颜不死,灵魂也必然受创,以后的修炼都会收到阻碍!除非是服用天材地宝,将灵魂完全修复!不过这种天材地宝,即便是星王,都难以获得!”

  这一下,所有人都觉得南颜必输无疑。

  但只有安予希和火天风知道,南颜不会这么轻易的输。

  尤其是火天风知道南颜有生命之力,这种程度的火攻,根本伤不了他。

  生命之力的最大功效,就是修复灵魂。

  可以说,火魂遇到了克星。

  千火之中的南颜,嘴唇笑了笑,即便不使用生命之力,这种攻击,他也毫不畏惧。

  “给我破!修罗冥法,阴阳龙虎劲!”

  唰!

  拳风迸出,拳风之上,巨大的阴阳龙虎犹如天降神兽,正是修罗冥法中的顶级拳法。

  z$酷s;匠zA网eC唯Hn一正^版}H,其I他B‘都是Y盗}版t

  巨大的拳风立刻席卷而去,千火尽灭,但是拳劲依然十分强烈,在冲破了千火的攻击后,一拳打在了火魂的身上。

  噗!

  火魂直接大口喷血,不可置信的看着南颜,然后……

  蓦然倒下!

  一拳将火魂打的失去了意识!

  这,就是南颜!

  好久没有正常的较量了,依靠灵尸的力量太久,似乎都要忘记较量是什么感觉了。

  “什么?一拳!只有一拳!”

  “发生了什么事?一拳就将天才火魂打的不省人事?他居然这么强?”

  “怪不得敢挑战整个极南之地!”

  周围议论纷纷,建筑之上的星王等人也感觉不可思议,尤其是火云潇,火魂什么实力,她再清楚不过,火魂是圣者的记名弟子,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的天赋。

  修炼到这般境界,也才只有十几年而已,居然一拳就败了!

  “火云仙子,按照约定,南颜打伤你们火云道场弟子之事,可就不能再追究了!!”安予希笑道。

  “那是自然!愿赌服输!”

  “好!既然如此,我们接着看吧,看他能否能走到最后!”

  ……

  “火玮,请问这一场比试,如何?”

  南颜看着火玮,方才的攻击,南颜下手极轻,不然那火魂就不只是受伤昏迷这么简单了,而是肝肺俱裂,心脏都要被爆出来。

  “你赢了!多谢你手下留情!”

  火玮深深的看了一眼南颜,然后将火魂带了下去。

  “既然火魂败了,你们火云道场可还有其他天才?”

  南颜再次故意提高声音。

  “天才?我们火云道场天才多的是!”

  火玮冷哼一声:“将火痕给我找来!”

  “火痕?就是那个剑道天才火痕?听说他一身剑法已经炉火纯青,修炼烈阳剑法,配合火云道场的特殊星器,火云剑,威力更是惊人!那火魂,如果遇到火痕,撑不过三个回合!”

  “三个回合啊!时间太久了!那南颜可一个回合都没用到!这火痕会是南颜的对手?”

  半晌以后,火痕被带了过来。

  “火痕,火魂已经输了,你是火云道场最杰出的天才,整个火云道场的颜面都在你一人手里!即便是战死,也要将他打败!听明白了吗?”

  火玮下了死命令。

  南颜看了去,火痕后背一把火云剑,不修边幅,颇有邋遢之感,在火云道场,甚至是整个极南之地,其他弟子都称呼他为邋遢剑痴!

  对剑极其痴迷,才会忽略了自己。

  不晓得打扮。

  但若细细看之,就会发现火痕的邋遢之下,是一副极其俊郎的面庞。

  “请!”

  火痕伸出一只手,示意剑修礼节。

  南颜自然也不能落了下乘,同样表示出足够的尊重。

  “我只出一剑,这一剑是我多年的参悟,如果这一剑我输了,不用再行比试,我主动认输!”火痕淡淡道。

  “好!”南颜也没有啰嗦,这火痕性格单一,似乎不喜欢拐弯抹角,一剑定胜负就一剑定胜负!

  “不过……我提前声明,如果这次我赢了,你火云道场,可要赔偿我一颗火皇珠!如果我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南颜转过头看着火玮。

  火玮笑了笑,当即应允:“我也不需要你死,你可敢用你的冰火之翼星法作为赌注?”

  “有何不敢?”

  南颜大笑一声:“你们火云道场用一颗火皇珠换我的冰火之翼星法,似乎赚了不少!不过无所谓,既然我南颜敢挑战你们极南之地,就不怕你们人多势众!”

  “来吧,火痕,既然一剑定胜负,那么现场,可有谁愿意将佩剑借给我?”

  不等别人出手,那火玮就已经送上了一柄剑。

  “这火云剑和火痕的剑品质一样,别说我们火云道场欺负你!”

  南颜接过剑,细细的看了看,忍不住赞叹:“好剑!”

  火云道场的火云剑,乃是用极南之地上空的火云打造而成,本身极轻,基本感觉不到重量,同时又锋利无比,是难得的上佳之剑。

  “请!”

  “请!”

  两人相互对视。

  “我只出一剑!”火痕手握火云剑,直接刺出,这一剑,极其朴实,没有任何招数,有的只有对剑道的领悟,对人生的把握,和对未来的感叹。

  南颜从这一剑上感受到了火痕对于命运的态度:极华至简!

  命运弃我于不顾,我声依然向天歌!

  南颜从火痕的剑道之中,似乎也有所感触,尤其是向天歌这三个字,有无奈,有不屈,有坚韧,有狂笑,有心酸,有背负,有大道驰骋,有策马奔腾!

  “好个一剑!”

  南颜同样刺出一剑,这一剑,没有南颜的人生,没有任何感悟,没有任何生命。

  这只是冷冰冰的一剑。

  因为南颜不熟悉剑道,自身也不经常用剑,更不会像火痕那样对剑道如此痴迷,所以南颜只是机械的一剑,没有丝毫的生命在其中。

  但这机械的一剑,并不普通,他来源于修罗冥法,大五星剑法中的火星剑法。

  火星,又名荧惑,对应火行,其帝炎帝,杀伐决断,是杀戮与战争的化身。

  而其他四星——木星,又名岁星,对应木行,其帝苍帝,秉承木之精髓,是正义与道德的化身。

  金星,又名太白,对应金行,其帝白帝,有启明开智之能,是智慧与天赋的化身。

  水星,又名辰星,对应水行,其帝黑帝,上善若水,是善良与美丽的化身。

  土星,又名镇星,对应土行,其帝黄帝,坐镇中央,手握权柄,是权力与守护的化身。

  大五星剑法就是根据五星之特性开创出来的。

  火星剑法,在大五星剑法中,攻击力最强,曾几何时,修罗帝罗天曾将火星剑法发挥到极致,硬生生的将一颗星球切成两半,然后各种燃烧,化为灰烬。

  现在南颜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只是亿万分之一,但是尽管如此,也足够了。

  当!

  两剑相撞,火痕之剑,瞬间断成两截,剑气消散,而火痕突然一个踉跄,喷出一口鲜血。

  “居然断了!”

  火痕简直不敢相信,其和南颜所用之剑,都是七阶星器,虽是七阶,但一般星辉境也无法弄断,没想到,相互碰撞之下,居然断了。

  “你那到底是什么剑法?”

  火痕顾不得身上之伤,一下子就来到了南颜面前:“为什么我感觉巨大的压迫,仿佛是在战争之中。”

  南颜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听风幻墨说:

三更到了!另外本书正在举行一个活动,打赏送豆豆!两万豆豆送完为止!先到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