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小宝在迷蒙中睁开双眼,手下意识去抓身边,抓空的感觉让她顿时有些惊恐地四下寻找。

  隔着车窗,能看到开心正在房车前面煎鸡蛋,弄的油烟蒸腾,好像在纵火一样。

  推开车门,马上就能感受到虽然眼看着就要进入六月份,早上的温度还是让人一激灵,小宝裹紧毯子,特着迷地看着开心。

  开心抬起头,嘿嘿笑着,“醒啦?一会儿尝尝我的手艺,我只能保证没有毒,别太期待。”

  小宝笑了。

  开心也跟着笑的更高兴,小宝只要笑了,他就觉得一整天的心情都是好的。

  两人在清新的可以达到洗肺标准的空气里,吃完了一顿简单的早饭。

  远处的工地再度忙碌起来。

  园区建设看起来并不需要费很多力气,实际上的标准非常高,开心是不想再用万能细菌胶囊了,那东西精贵的很,只用在这里太浪费了,可即使是这样,水晶球里的植物结合了弗里达星球和地球的DNA,生存能力都很强,在改良土壤的同时,对于景观设计也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如果随便铺上柏油路,弄几块石头应景,他们一定会后悔的,所以在考察过开心制造的风景林以后,秦云贞特意开出了高价,把园区设计方案做了重新修整。

  “你为什么不问我?”小宝在收拾碗筷的时候突然问开心,看着稚嫩的面容上,有着惊人的成熟。

  “医生不也没问吗?”开心帮她把头发撩到耳后,“所以我也不问,谁还没个秘密呀。”

  “你是个好人,”小宝的眼泪又快流出来了,她在开心的脸上亲了一下,抱着碗筷回房车上。

  开心摸摸自己的脸,“呵呵,冷不丁的,还真有点儿不习惯,原来小宝也有长大的时候。”

  ===============相比开心这里的小清新,秦云贞的心情就没办法这么好了,此刻她正站在奖南机场的停机坪上,看着一架私人飞机像一只傲骄小天鹅一样从跑道滑过来。

  飞机刚刚停下,秦云贞的心就提起来了。

  舱门打开,一个弯着腰,先探出头来看了一下外面,然后大步走下来。

  是个白人保镖,犀利的目光如同久经战火考验的士兵,在他的后面,两个黑人,一个白人女性,穿着得体的西装,右手插在西装腋下,只要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就会拔枪形成防卫圈,除了很拉风,还有些肆无忌惮。

  一男一女,两个白人,最后走了下来。

  _酷Az匠,网唯Qs一,正bn版,kM其他@\都rV是'盗W版oV

  男的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干瘦的身材,架着金丝边眼镜,三七分的栗色卷发,眼睛略有些细长,微向上挑,微微一笑的时候,不会让人觉得舒服,反倒有些刻薄,后面的女人则与他完全相反,大波浪式的长发披在肩头,精明能干的样子,有些锋芒毕露。

  秦云贞没有上前迎接,而是矜持地站在自己的车边,带着品味的表情注视着他俩越走越近。

  “欢迎,钱德勒先生,凯丽女士,”秦云贞毫无感情色彩的说。

  “叫我比尔就好,”钱德勒好像不知道他的笑容有多讨厌一样,不光堆起他的笑容,而且上来要跟秦云贞拥抱。

  秦云贞拉开车门,挡住了他,“请上车吧。”

  “哦吼——”凯丽在后边不客气地开始幸灾乐祸,“上车吧,比尔,我真想往你脸上砸一拳,看你笑的这个屎样子。”

  保镖们飞速进入为他们准备好的车辆,一行十几辆车驶出机场。

  “你就不能换一辆大点儿的车吗?”比乐很不习惯地试图挪的离身边那个身材劲爆的凯丽远一点儿,“我们怎么说也是公司危机公关小组的成员,正在做的调查对你也非常重要——”

  “你打算歪曲事实吗?”秦云贞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睛看着前面,在倒后镜里,她面沉似水,似乎陷入某种回忆,又好像在认真的回答问题,这种复杂的情绪毫无保留的表现在脸上。

  一边的凯丽表面上看起来是属于白人中胸大无脑的形象,可是她眼中的睿智与她的美貌和身材极不相符。

  “我们会禀公处理的,”她轻声说,“请你相信,大秦集团一年三百万的年薪聘请我们,不是为了让你们的日子难过。”

  “这样最好,”秦云贞漫不经心,“随便你们查,想知道什么,随便问,现在就算正式开始了吗?”

  “从下飞机的一刻就已经开始了,”比尔又开始刻薄地笑,“这么有信心,是已经把善后都处理好了?”

  “什么善后?你指哪方面?”秦云贞似乎这时才回过神儿来。

  “秦枫失踪,”比尔很邪恶的样子,“让我猜猜,你把人杀了,然后向上报失踪,我们不是侦探,也不是警察,奖南也是第一次来,听说你在这里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本地也有一定的势力,看起来我们注定要无功而返了。”

  “嗯,”秦云贞微微攥拳,又轻轻地松开,“接着编。”

  “秦女士,”凯丽再次发声,“秦枫失踪了,他是大秦集团的董事之一,而在他失踪的时候,只有你,大秦集团董事会成员之一跟他在同一个城市,董事会一定需要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你必须配合我们查清楚,这一点,我们可以达成共识吗?”

  “可以,”秦云贞放低了姿态,“查清楚是应该的,我会配合,”说着,她打开了车里的储物盒,取出一个平板电脑,朝后一递,“看看吧。”

  里面有几段视频,枪,子弹,流血的尸体,燃烧的汽车……

  “这是——”后面的两个人齐齐望向秦云贞,然后又把视线挪向开车的李进,尤其是他脸上厚厚的纱布,脖子上的绷带。

  “这就是你们要好好调查的原因,”秦云贞冷笑,“慢慢查,我一定会配合,发生过的事就是发生了,我不会隐藏,你们想知道什么,整个奖南,我全力配合,从某种程度上讲,就算最后证明是我让秦枫消失的,似乎也完全合情合理吧?董事会内什么时候可以允许互相搞暗杀了?”

  “我想下车,”比尔突然说,“现在,走回机场,订回去的机票。”

  凯丽理都没理他,继续盯着电脑屏幕,“行,你现在就可以回去,过几天出席你葬礼的时候,我会给你买上一大束花,然后在没人的时候,往你的墓碑上撒泡尿,满足一下你特殊的性*癖好。”

  比尔闭嘴了。

  凯丽突然抬起头,“这个就是你新认的干儿子?他叫什么?开——心?”

  屏幕上,开心靠在车上,正跟秦云贞愉快地聊天,镜头无意间扫到他的时候,他还有点儿不自在的挡了下脸。

  “对,开心,”秦云贞的表情柔和下来,“多好的名字啊,开心,要是我有一个孩子,我也想给他起名叫开心,不管男女,每天都开开心心,没有烦恼。”

  凯丽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嘴唇微微蠕动,却没有再说话。

  跟比尔.钱德勒比起来,她话不多,想瞒过她什么似乎不是很容易。

  这是秦云贞的战争,没有枪林弹雨,可一样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