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开心因为有了心事,第一次没怎么睡踏实,早早就起来,打开院子的门。

  跑了还不到两公里,后面就有一辆车撵了上来。

  是吴富华。

  开心停下脚步,“咋回事儿,老吴?这么早?”

  “我就一宿没睡,”吴富华顶着两个肿眼泡摇下车窗,探出头,“上车,带你吃早饭去!”

  “还上外面吃?”开心这回不干了,“昨晚上还剩那么多呢,让小宝热热,咱们凑合一顿得了。”

  “有门儿了?”吴富华眼睛一亮。

  开心先是一怔,然后明白了,“老吴,瞧你急的那样儿,是,有门儿了,就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

  艾伦把东西都发过来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开心也是刚跟系统联系以后才知道。

  “是个啥?能先透露一下不?”吴富华看开心上车以后,迫不及待地问。

  “不急,先稳稳,”开心哪知道,“效果怎么样还不知道呢,吃完饭先去试验田看看,咱不是在市区弄了一个小树林吗?还在那儿试,反正那里也有了轰动效应了,就可那儿折腾了。”

  “好咧……”吴富华得瑟地来了一个原地大回转,开车撒着欢儿奔垃圾站,“小兄弟真是好体力,我还头一次看人跑这老远,气不喘,汗也不流的”。

  “天生的好身板,没办法,”开心糊弄着。

  老子还能跟你说是DNA改造么?

  小宝在开心起床没多久,也自己起来了,刷完牙,利索地把剩菜放在蒸笼里。

  等蒸笼里冒出热气的时候,开心他们刚好下车。

  小宝趁这功夫正在楼下的桌子上练字,身边还有几本书,才翻看了一半。

  吴富华一走进来,还真被镇住了,“自学吗?这孩子,太有才了!”

  小宝抬起头,咧着嘴。

  谁不喜欢被人夸呀!

  “也不看看将来是谁的老婆,”开心又得意起来,揉着小宝的脑袋,低头看她写的字,“嘿!真不是盖的,写的比我漂亮多啦!”

  吴富华嘿嘿地跟着笑。

  开心的鸡刨豆腐字儿他早有领教,拿小宝的字儿跟他比,那绝对是怎么比怎么好看。

  “应该这么拿笔,”吴富华低下头,帮小宝调整着姿势,“还有,把腰挺直,抬头,挺胸,这人要是坐的正啊,写出来的字就正气凛然,透着那么股子精神!”

  小宝按照他说的,端端正正地坐好。

  然后吴富华又耐心地握着她的小手,一笔一划地写着。

  开心上楼看了看锅,下来烧了壶水,有点儿温馨地看着这场面。

  还别说,吴富华到底是个文化人,才教了这么一会儿,小宝的字写的也漂亮了,人也端正了不少,再配上那种特殊的气质——迷人!迷死个人了!

  吴富华在一边看得都喜欢的不得了,“开心哪,这孩子,不上学真是浪费了,太聪明了,一教就会,抽时间你到医院去给查查吧,要是再能说话,这以后——前途一片大好。”

  “嗯,那是一定的,”开心也爱惜的不行,“就是怕她上学受欺负,咱没钱没势的,好学校肯定有不少门缝里看人的,我得赶紧多挣几个钱,把社会地位提升一下,这样我们家小宝才能挺起腰杆做人!”

  吴富华欲言又止,轻声叹了口气,“说的也是,哎,这么大味道,菜热的差不多了吧?”

  小宝一听这个,马上丢下笔,跑上楼。

  开心也紧跟着上去,“就别往下搬了,老吴,咱一块儿上去吃。”

  “好咧——”

  吴富华笑着跟着走上去。

  一顿早饭在愉快的气氛中完成了。

  不过吃完饭,眼看着开心要走,小宝也不练字了,缠着开心。

  “是要去办正事儿呢,”开心想不通小宝是怎么了,平常都挺懂事儿的。

  小宝也说不出来,急的直掉眼泪,可是还是拽住开心的心不撒手。

  一看她掉眼泪,开心心软了,他看吴富华。

  吴富华多精明的人,马上就看出来了,“是不是你老往外跑,小宝担心了。”

  小宝马上点头,点的鸡啄米似的。

  “老是一个人太久了,缺乏安全感,”吴富华说,“带上她吧,有我照看着,到那边别乱跑,道上车多,再碰着。”

  “嗯嗯……”小宝乐的绕着开心转圈儿。

  开心心里怪不好受的。

  这些天忙来忙去的,没顾上照看小宝,反倒让她有了心事。

  想想老吴说的也确实有道理。

  小宝不知何时就一个人生活,开心好歹还有个破烂王照看他,小宝可是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要是自己的秘密被她看到,应该不算泄密吧?

  开心牵着小宝的手,“那行,走!咱一块儿出去。”

  开心开着自己的座驾,跟在吴富华的车后面,朝着市区驶去。

  有车有房,还有未来老婆在身旁,开心这时有了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脚。

  等他们到的时候,离开差不多有百十来米,就进行了交通管制了。

  吴富华在前面摇下车窗,熟稔地跟警察叔叔们打着招呼。

  这年头儿,技术得牢牢的把在自己手里,要是有旁观的,一部手机,一张照片,那就什么都别玩儿了,什么特么知识产权啊,全是虚的。

  吴富华站在前面招招手。

  开心按了一下喇叭,朝着山上驶去。

  被警戒带拦在外面的围观群众已经开始打开手机录相了。

  “哟,这车真不赖啊,什么牌子的?”

  “没看清,那牌子没见过呀。”

  “造型土了点儿,还弄了单向玻璃,玩特么什么神秘啊!”

  “就是,还封上了,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开心没听到这些议论,他开着车来到半山腰上,把车缓缓倒进去。

  把车停好以后,开心才总算腾出功夫来搜查自己的收获。

  这一下子看过去,还真是吓了他一跳。

  在所有能摆东西的地方,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箱子摆了一堆。

  “我擦咧?”开心在脑海里大叫着,“他日子不过啦?是不是把存货都整过来啦?”

  虽然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扔进水晶球里,可是开心还是被系统反馈回来的画面震惊到了。

  弗里达星球是一个高级文明初级的星球,艾伦的存货堪称惊人,系统给他的说明书光是用看的也要看半年。

  “帮我搜一下吧,”开心只看了几篇,就不得不放弃,“我要马上能用的,你知道我想干什么。”

  “好的,”系统上长长的一串清单闪了几下,定位出一项。

  “呵呵……”开心突然傻乐出声,拍着大腿,“就是它了!天哪,居然还有这种东西?”

  小宝在一边有点儿担心地看着开心撒癔症。

  开心也顾不得许多了,他跳下车,冲向园子里的园丁小屋。

  用破塑料桶接了一盆黄不拉叽净是水锈的水,提到林子里,手往怀里伸,掏出一瓶刚从水晶球里拿出来的东西,往桶里一倒。

  本来水就够混够脏的了,这一瓶液体下去,水一下子就变了颜色。

  刚才还能形容出颜色是水锈色,现在是根本说不清楚了。

  蓝不蓝,绿不绿,就好像把地球上所有能想到的颜色全和在里面了,说不出的恶心。

  开心却像看到宝贝一样,提起水桶,一下子把水全都洒进草地。

  “哗……”

  水扬的到处都是。

  小宝这时才走到开心边上,倚着开心的胳膊,好奇地看着。

  ^酷匠,网正版}v首"N发Dc

  开心揉着她的头发,歪头低声说,“一会儿让你看彩虹。”

  彩虹?

  小宝都蒙了。

  啥意思?

  没过一会儿,眼瞅着有一片草变成了红色,火红火红的,而且正飞速漫延开来。

  可是当红色漫延到一棵树的时候,颜色突然又变得像是桔子的颜色,橙黄的,看着是那么养眼。

  当到了树叶上时,叶子由原来的嫩绿一下子变成了鹅黄色。

  跳到草丛中的花时,又变成了绿色,绿色的花!

  “唰……”

  轻微的沙沙声在树木和花草之间响着,好像正在进行一场奇妙的褪变之旅。

  没有一定之规,却又谨守色彩的变幻,每一种颜色都与附近的颜色相协调,不突兀,不会让人觉得难以适应,每一种颜色的变化都让人有种赏心悦目之感。

  阳光这时终于照进了树林。

  “哇……”

  连开心这见惯大场面的人也忍不住发出惊叹,小宝更是把眼睛瞪大,嘴也张成个圆形。

  在阳光的映射下,七彩的光芒闪耀着,在树林上空组成一片炫目的彩虹。

  一阵微风吹来,彩虹轻轻摇摆着,如梦似幻,仙境一般。

  “哇……”

  山下也传来了惊呼声。

  只要眼睛没问题,谁都看到了。

  也是这一声把开心唤回了魂,他拍拍一边还在发愣的小宝,牵着她坐回到车里,往山下开。

  他的任务完成了,剩下就看吴富华的了。

  彩虹菌,是弗里达星球在进行万能细菌研究时的副产品,它的本体是一种会导致树木枯死的病原菌,因为在枯死的一瞬间会导致不同植物的树叶呈现不同的颜色,所以被提取出来,经过大量的实验,最终去除了它基因中的致病致死部分,保留了它可以导致变色的部分,创造出来这样一种植物染色剂。

  在弗里达星,还有其他23个星球上做过的大量实验表明,这种染色剂只有一个作用,就是染色,除此以外,什么鸟用都没有。

  也就是说,它最终导致的只有一个结果——好看,仅此而已。

  但是它的效果是让人震撼的,震撼到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山下的警察已经没办法阻止人群了,警戒带早被扯断了,开心下山的时候,正赶上大拨的人往山上跑,拦都拦不住。

  吴富华也看傻了,他一边往山上跑,一边看到开心的车,朝他竖了个大拇指,“真特么有你的!”

  开心在车里笑,他看到了他的口型,只是这回没有得意洋洋。

  创造出这样美景的星球,现在却在经历着战争,为了培养各种植物,弗里达星的生态保持的非常之好,各种丰富的矿藏也是培养植物的关键之一,正是这些矿产吸引了虫族的注意。

  同样的东西,有的人用来创造美,有的人却用来扩张和侵略,这大概就是文明冲突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