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好办事。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开心又出现在院外。

  距离是唯一需要选择的。

  离路远点儿,离垃圾站也要稍远一些,万一实验失败,把自己住的地方端了,那可就弄巧成拙了。

  朝着北边走了差不多有快七八百米的时候,开心站在原地。

  /更新C最px快《r上^{酷$匠网

  有点儿心痛地从水晶球里拿出那袋从拍卖会上得来的胶囊。

  只有23粒,用一粒少一粒。

  “细菌不会把我也吃了吧?”开心担心地问。

  “这种分解细菌经过了无数次的试验,它的可靠性可比虫族的DNA强化药剂可靠多了,”系统解释说,“不过如果你身上的衣服要是沾上了这种细菌,可能会被分解”。

  太阳,那岂不是要老子裸*奔?

  开心心虚地看看四周。

  大野地里,还真没人。

  地上表面上看起来挺干净,其实要是拿把锹往地上一挖,基本全是垃圾,土不会看到有多少。

  开心在地上用脚蹭出个坑儿来,蹲下来,像扔地雷一样,把胶囊扔里面一颗。

  “把胶囊打开!”系统提醒他,“胶囊的外皮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你不打开,过一千年也不会被分解的。”

  “这麻烦劲儿,”开心嘀咕着,哆哆嗦嗦地把胶囊前后一拧。

  一点儿好像酵母颜色的颗粒掉出来。

  就这么点儿?

  开心觉得自己被坑了,还没等跟系统抗议,小坑里的粉末开始活跃起来。

  离它们最近的不知埋了多少年的塑料袋突然开始融化起来。

  在手电光下,开心以为看错了,再揉眼睛细看的时候——“唰……”

  小坑马上变成了大洞,里面的垃圾变成了黑色的水。

  我艹!

  开心扔下手电,撒腿就朝后跑。

  “唰……”

  好像有虫子大军在后面跟过来一样,黑色的浪潮在平地上翻涌着,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四周扩展开来。

  手电光闪了几下,马上就被吞没。

  后面的大地好像变成了黑色的海洋,朝着四面八方发泄着它无尽的怒火。

  开心才一扭回头,就发现浪花就在身后,吓的一个激灵。

  以他充沛的体力,一直跑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转过身。

  不能再往后跑了,后面就是家。

  他不想看着这个院子毁掉。

  但是其实浪花在五六百米的地方就停住了,刚才还像失控了一样的黑色浪花开始平静下来,但是不等于它结束了。

  不时掀起的漩涡表明在更深的地下还在进行着更可怕的战斗。

  开心就像一个刚惹了祸的小孩儿,看到情况还没有变得更糟,心里莫名地安定下来。

  麻麻的,没说有这么大反应呀?吓死小太爷我了。

  反应没结束,他也不敢离开,在煎熬中,开心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十五分钟,地面陡然变得沉静。

  开心脚底也再没有感受到来自地下的震动。

  “可他马结束了,”开心擦着头上的冷汗,朝前走去。

  从快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哪怕没有手电,开心也能很明显地借着些许的微光看出地面的不同。

  从一开始的枯黄和五颜六色,到纯纯的黑色,黑的发亮,柔软的像踩在地毯上。

  从地上抓起一把,还没放到鼻子前,就闻到浓浓的泥土味儿,那是一种真正纯天然的味道,不是任何化学物品可以仿制出来的。

  手上潮湿的感觉,水份刚刚好,可以攥成团,可是用手一搓,又能分解开来。

  “好地啊——”开心忍不住赞叹道。

  他不懂种地,可是光靠感觉也知道,像这么好的土,整个奖南都少见。

  从水晶球里又掏出一些种子,像撒沙子一样随意地扬着,开心对这里充满着憧憬,像一个真正的农民在期盼有一个好收成,只不过把明年变成了明天。

  这一片地很大,而且不是按照开心所想的,是平均朝四周延伸,有的地方跑出去很远,快有半公里了,可是有的地方很少,比如朝着垃圾站方向延伸的,就是最短的距离。

  “吞噬细菌会自动朝着矿物质最丰富的地方汇聚,”系统给了的解释看起来很靠谱,“这里地下的垃圾分布数量一定是往北边更多一点儿。”

  看来下回要是再使用,得事先在一块地方铺多一点儿垃圾,这样才可以让它们按规定的地方吃,开心心中定下计划。

  不然太不稳定了,万一闯祸,事儿就大了。

  不过按照这个想法,似乎垃圾填埋场更适合这个胶囊施展。

  那里的垃圾不只密度大,场地也很规则,看起来更加好看一点儿,这一片乱七八糟的,有点儿不符合科学家的范儿嘛。

  好吧,开心再一次搞错了重点。

  把一枚好像陀螺一样足有鸡蛋大小的种子郑重地栽在土里,开心站起来,拍拍手。

  才往垃圾站方向走了没几步,他就感觉到地面再次传过来震动,还有“嚓嚓”的瘆人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听着挺可怕的。

  月牙这时钻出云彩,让地面上的光亮更足了些。

  在乌黑油亮的土地上,已经钻出了一棵一棵的幼苗。

  “吞噬细菌分解产生的肥料土就是有这种效果,”系统的声音中显示它也在被面前的一幕所震撼着,“作为宇宙文明中不可缺少的一环,这简直是最伟大的发明。”

  “原来你也是有感情的,”开心再一次搞错了重点,“那以后就用点儿感情吧,我不是很喜欢你那乏味的金属音,每次听到都格外的火大。”

  系统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重新响起,“那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乓——”

  开心一头撞在铁门上。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

  吴富华开着车从城里的家过来,他还记得开心跟他说过,要给他一个惊喜的,所以才看到垃圾站的红旗时,他就开始四下打量着,看开心的惊喜到底在哪儿。

  “吱……”

  他很快就猛踩了一下刹车。

  就在离垃圾站不远的地方,一片茂密的树林拔地而起。

  其中有一棵树最是高大,像一柄大伞一样撑开着,四下的植物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吴富华有点儿失魂落魄地下车。

  一阵轻风吹来,带着一股好久没有闻过的泥土的芬芳,还有醉人的花草和树木的清香。

  吴富华狠狠地吸了一大口,万分不舍的呼出来。

  等回过神儿来,他“滋溜”一下子钻进车,猛踩油门,朝着那个方向驶去。

  这个时候,开心正带着小宝在这片他创造出来的树林中快乐的奔跑。

  小宝的脸上洋溢着美丽的笑容,她跑了几步,回过头,朝着开心起劲儿的挥手。

  “啊——啊——”

  开心从地上摘下一朵花,走到她面前,别在她耳后。

  小宝高兴地转了一个圈儿,又开始朝前跑。

  此情此景,画一样,诗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