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了一晚上的开心第二天又起了个大早。

  他要去换一些黄金。

  没有人闲钱多的。

  黄金虽然好,可是不能买东西。

  还有一个想法,他隐隐觉得吴富华要是看到一条大路通到他公司,肯定会找上门儿来。

  本来开心是需要那些垃圾的,不过要是吴富华能跟他谈谈合作的事儿,倒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那么大的垃圾填埋场,要是以后再碰上可以在地球使用的垃圾处理技术,随便弄几个摆在那儿应景,他能收的垃圾就用不完了。

  要是再扩大一下规模,把其他几个城市的垃圾也收过来——那规模——不要太大哦!

  但是这一切,在开心看来,都需要很重要的东西。

  钱!

  三轮车在步行街那种地方是根本找不到停车位的,开心也没有闲的把它放在某个停车位。

  那附近的一切都是要钱的,放一个三轮车,一个小时收费五十大元,开心就是疯了也不会那么浪费。

  所以赶公交就成了必备的项目。

  垃圾站里的工作状态不像以前那么好了,兴许是多少也听说了李东的事。

  警察在找他,还去周边村庄做过走访,虽然没有证据,可是他们好像就是认定这事儿跟李东脱不了干系,就算找不到程胖子的尸体,他们也打算把他失踪的事儿推到李东的头上。

  这样他们就可以交差了。

  开心也有点儿着急,他不知道李东去哪儿了,他一个人可搞不定垃圾站的事儿。

  李东的地也是很大一块,那里不只一个人在觊觎,只凭他,一个过了年也就十六岁的小屁孩儿,挡不住那些有权有钱的大爷。

  要是有吴富华,这一切就不一样了。

  再说——开心嘴角浮现坏笑。

  垃圾可以收,那是因为他还在这儿守着,要是他离开,这里用不了多久就全都是垃圾,不让在这儿扔,那扔到哪儿去?要是有谁觉得自己有点儿小能量,想在这个时候硬抢这片地——嘿嘿嘿……开心很想看看不管是谁,看到第二天就堆成山的垃圾以后他们能怎么办。

  辛苦运走以后,第三天还是一堆呢?

  开心不坏,不等于他傻,一点儿小伎俩,也是为了保护住自己仅有的一点儿小财产。

  开心心底里还有这样的一个坚持,这里是东哥——他偶像的地盘,只要他有能力,说什么也要守住,等他回来再还给他!

  公交车上的确特别适合发呆,乱七八糟的,开心想了不少。

  三个多小时以后,公交车再次进入奖南市。

  又倒地铁坐了快半个小时以后,开心终于再次站到了步行街上。

  与往常不同的是,金光金店的顾客少了很多,而斜对面半生缘——碧裳姐的店倒是多了些人,虽然不多,可是比起往常透着股生气。

  “开心来啦!”小静像是迎财神爷一样,马上撇开还在问问题的顾客,热情地朝开心打招呼。

  另外几个店员也很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开心都有点儿不自在了,他看看店里的顾客,“在这里——行吗?”

  小静使了个眼色,“里面谈吧。”

  柜台里面还有个不到四平米的小隔间,平时是用来换衣服的。

  小静把开心让到里面。

  女人的香味儿在这里浓浓的,让开心脸一下子就红了。

  虽然面前只有一个小静笑眯眯地看着他,可是他还是想到了那个雍容华贵的碧裳姐。

  像妈妈一样。

  开心没见过妈妈是个啥样子,可是他觉得妈妈就该是碧裳姐那个样子,虽然作为妈妈,碧裳姐又小了点儿。

  哦对了,还真不知道她到底多大年纪呢。

  开心又晃晃脑袋,开始从兜里往外掏金子。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是想些不着边际的事儿?

  这回他特意让系统挑了一下,把能见人的饰品率先弄出来。

  另外他在下订单的时候,特意跟那巴要了一批黄金饰品,今后没准儿可以长期给这里供货。

  小静的反应正如第一次看到那样,赞不绝口。

  “唰……”

  隔间的帘子突然被拉开。

  “警察!出来!”

  一个面带威严的高个儿把门外的光线挡住大部分。

  开心心里打了个哆嗦。

  出事儿了!

  小静也愣住了。

  一只大手不由分说把他俩拽出来,“靠墙站着!不许动!”

  另一个人钻进隔间,收拾桌上的金饰。

  “你们是哪儿的?证件呢?”

  小静回过神儿来,质问道。

  “啪——”

  sa看E正版fs章节;+上D酷匠网…(

  高个儿警察甩手就给了她一个嘴巴,“臭三八!叫你靠墙站着,没听见哪!”

  开心听话地靠墙站着,眼中闪着怒火。

  他认出来了,这两个警察就是破烂王被撞死那天,跟程胖子献殷勤的家伙。

  跟他们没理可讲。

  小静也看出来了,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个转儿,没有落下来。

  店里的顾客眼看着不妙,赶紧溜走了。

  “说!哪儿偷的?”高个儿看到自己搭档手里提着几件金饰,底气更足了,耀武扬威地朝开心叫唤。

  “在你家,”开心本来想忍的,可是他忍不住。

  满脑子都是破烂王被撞死,这个警察在现场拍程总的马屁!

  高个儿先是一愣,反手就给了他一嘴巴,“小兔崽子!你还敢反咬我一口。”

  靠门口的一个小店员手藏在柜台底下,拿着一部手机,隔着玻璃把这一幕全都拍下来了。

  另一个店员看到她这样,自己也拿出手机,藏在柜台下面拨号码。

  开心被这一耳光打的不轻,耳朵嗡嗡地响着,可是他定定地看着高个儿警察,“说我偷,你有什么证据?”

  “还要证据?”高个儿警察得意洋洋地,“也不瞧瞧你那艹行!哎,张震!他要证据!我孙帅在这片地面上混了少说也有快十年了吧?一个小叫花子,拿着一堆黄金来这儿卖,还特么管我要证据?”

  “哈哈哈……”他的搭档很配合地笑。

  孙帅瞪着开心,“明白了吧?抓你不需要证据!走!大爷今天我心好,给你找个管吃管住的地儿,你特么还不谢谢我?还有你们!”

  他转头看着小静,“关门!等候处理!你也跟我走!胆子太大了你们!公然买卖贼赃!无法无天了还!”

  “谁说的?”

  一个平和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我说的,怎么着?”

  听到有人叫板,孙帅特嚣张地转过头,“马的,还有人跟我对付——”

  话还没说完,他自己就闭嘴了。

  一个三十多岁穿着警服的男人站在门口儿,那股子不卑不亢的劲儿,好像刀架在脖子上都面不改色。

  他就那么走进来,站在孙帅面前,虽然比孙帅矮了一个头,可是孙帅看起来比他还要矮。

  他就那么看着孙帅,“行啊,二狗子,你大舅不是个玩意儿,把他外甥也教的不懂规矩,学会跨区执法啦?”

  孙帅忙低着头,陪着笑脸,“张所长,你好你好,这不接到有人举报嘛,就急着赶过来了,对不住啊,没跟您打声招呼。”

  “张所长!他打我!”小静一下子找到主心骨了一样,眼泪唰地就下来了,指着自己半边红的脸,“警察也不能随便打人哪!”

  “你打人?”张所长抓到理了,瞅着孙帅,“你舅没教你要文明执法吗?”

  “我没打——”孙帅还想否认,柜台里一个店员马上跑过来,把自己手机递到张所长面前。

  “他打了!你看,我都录下来了!还骂人来着!”

  孙帅一看要坏,伸手就要去抢手机。

  张所长看着文质彬彬的,也不怎么壮实,可是看到孙帅伸过手来,右手曲指成钩,像鹰嘴一样,狠狠叼在他手背上,“拿开!”

  “咔——”

  虽然是敲在手背上,可是在近处的开心听来,好像是直接敲在骨头上。

  “哎哟——”孙帅触电一样缩回手,五官都疼的有点儿变形,再不敢多说一个字儿。

  “越来越不长进,”张所长训斥道,“市民主动提交的证据,是你这当事人随便拿的吗?”

  孙帅黑着脸,有点儿低声下气地,“张所长,不用做的这么绝吧?我大舅——”

  “怎么着?”张所长好玩地看着他,“你还想把你舅也扯进来?你再说下去试试?”

  孙帅还想再说,他搭档张震在一边赶紧拽了一下他的袖子,“少说两句吧!”

  “这小子在这儿卖贼赃,总不能不管吧!”孙帅万分不甘心地叫道。

  张所长看开心,“你偷的?”

  开心摇头,“警察叔叔,一看您就是讲理的人,我来这儿卖过好几回了,您随便拿一件去问问,可着劲儿问,能做出这种做工的加工商,全国没几家,真要是偷的,我偷得着吗?”

  张所长没说话,伸出手,“把首饰拿过来我看看!”

  根本不给商量的余地。

  张震只好把开心的塑料袋递给他。

  张所长接过来,随手掏出一件,也被上面过于复杂的雕工震撼了一把。

  开心得意地昂起头。

  那是一枚戒指,跟上一次卖的是差不多的东西,只是图案和纹饰有所不同,好像是一个图腾吧?那巴说他懒得看,那波塔星球文明程度很高,历史也极为悠久,装饰品上几乎有来自世界各地几百个国家和地区的宗教纹饰还有图腾,这些东西对于那巴来说没有一点儿意义,他唯一想的就是怎么付下个月的贷款,自然也就提供不出来他交换给开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连张所长也没见过如此复杂雕工的戒指,尤其还那么的精美,一点儿刮痕和毛刺儿都没有,挺小的一个戒面,连植物叶片的脉络都清晰的像是真正的树叶,很难想像是什么样的工具可以雕出这么棒的图案。

  “所有的雕工都是通过激光打在上面的,”那巴是这么说的,“在电脑上输入图案,激光设定程序,把图案打在一块金板上,毫无技术含量可言,材料又随处可见,自然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哪儿来的?”张所长把首饰都放回袋子,随手递给小静,“挺棒的做工,图案也少见,据我所知,奖南绝没有人能作出来,要是拿给京城的大藏家,也绝对能卖个好价钱,摆在店里卖太可惜了。”

  开心摇头,“张所长,这是商业秘密,反正不是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