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

  “乓……”

  开心刚跑出巷口没多远,因为神情恍惚,没有看到一辆捷达车正要拐弯进来,结果直直地撞了上去,要不是那车减速及时,这一下就交待在这儿了。

  开心贴大饼一样趴在车前盖上,跟挡风玻璃后面的司机大眼瞪小眼地互看。

  “艹你马的,你赶着投胎去啊!”司机先反应过来,隔着车窗都能听到他的怒吼。

  开心没感觉出怕来,相反有点儿庆幸,“东哥,你好。”

  这就是垃圾站的老板,东哥,大号叫个啥开心不知道,就知道认识他的人都这么叫他,不管多大年纪都这么叫。

  东哥下了车,像拎包方便面一样把开心拎下来,照后脑勺上就来了两下,“小兔崽子!老破烂王咋教你的?走路不看路啊?”

  开心不敢反抗,而且能从话里听出浓浓的关心,不像刚才那几个混混,“嘿嘿嘿……东哥,我错了,下回不敢了,”说着还想往边上出溜。

  东哥别看人长的粗笨,反应一等一的灵活,一把薅住他脖领子,“哪儿去?把我车都刮花了还想跑?”

  开心苦着脸,“东哥,我哪有钱哪?要不我以后在你垃圾站打工,你赏碗饭吃就行。”

  “他马的,”东哥被气乐了,“特么你撞我的车,还让我管饭?你这是赖上我了是吧?”

  “那我怎么办,”开心说着说着带上哭腔了,“老破烂王被撞死了,警察也不管,我没爸了,那个老不死的,我一叫他爸,他就揍我,叫他老破烂,他还揍我,可他死了,我还就惦记他,他不在了,我以后朝谁尽孝啊……”

  东哥听着也难受起来,吼了他一嗓子,“别哭啦!男子汉大丈夫,老嚎啥?上车!”

  “哎——”

  开心也是方寸大乱了,稀里糊涂就上了车。

  “哐……”

  车刚开到机动车道上,东哥的捷达就跟一个违章变道的大奔撞上了。

  在十字路口值勤的交警连忙跑过去。

  从大奔车里钻出来的家伙开心一辈子也忘不了,穿着狗熊一样的貂皮,正是那个叫程总的死胖子!

  开心眼睛一下子红了,拉车门就想下去,可是找不着开关,就是推不开。

  “哪儿去?”东哥又照开心脑袋上来了一下,“呆在车上别动!”

  “就是他撞死的老破烂!”开心眼睛通红,歇斯底里里地叫,“我要杀了他!”

  “我知道,我知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东哥安慰着他,眼中也有杀气闪过,“可现在不行,老实呆着!”

  说话的功夫,程总已经在外面跳脚骂上了,手指指点点的,一副你下车我就收拾你的德行。

  东哥倒是挺好脾气的,下了车,看傻笔似的瞅着他,靠在车上也不说话。

  更新最快/上◇酷匠m3网

  “行了行了,瞎吵吵什么,闭上嘴!”

  交警人没到声先到,先是准备好一张严肃的脸,对着捷达车,可是开心眼见着他瞅着捷达车牌,再看到倚着车门的人以后,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把准备好的脸转向大奔的车主。

  “你怎么开的车?这里不让变道不知道吗?有钱了不起啊?驾照,身份证!”

  一脸的义正词严,让迅速围观起来的“群众”心里齐声喊好。

  东哥倒是挺海派的模样,“算了算了,留个电话,那啥,要是他不满意,到交警队再说,报我李东的名字,怎么处理我抗着就是了,我有急事儿,得先走。”

  程总也是场面上的人,他这时候八成也认出来了,就算没跟东哥拉上过关系,最起码脸熟,强行把怒气换成笑脸,“哟,赶情是李东,东哥,不知道是你,对不住,对不住哈,我这人就是这个样儿,脾气一上来就搂不住……”

  “行了行了,知道你程胖子最近干房地产搞的风生水起,”李东意味深长地,“就是别折腾的太欢了,小心哪天遭报应!”

  程总的笑容僵在脸上。

  交警也是个机灵人,“都算了,少说两句,那啥东哥,现在要去交警队处理赔偿事宜吗?”

  “不用了,”东哥傲慢地抱着胳膊,“我跑一下午把车都挣出来了,还要那赔偿干啥,散了吧。”

  说着,他钻回车里,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程总在后面目光怨毒地盯着,胸口一起一伏,硬是不敢再骂出来。

  开心看到这一幕,突然安静下来。

  这就是有钱有势的好处吗?

  偶像就是偶像,你看一个收破烂的,让从文苑小区里出来的大款都巴结着,要是我家老头儿也有这威风,何至于……

  开心想到这儿,又有点儿难过,他使劲儿晃晃脑袋,想把不开心的事儿赶走。

  开出去老远,开心看着自己的偶像,“东哥,你认识我?卖破烂的那么多,你咋还能认识我呢?”

  李东好像正想心事儿呢,被开心打断了,就腾出一只手在他脑袋上弹了个脑崩儿,“臭小子!平时不挺机灵的,你又不是妞,我没事儿开车跑这破地方来跟你偶遇干啥?老破烂王——”

  开心指着文苑小区的门口,“被那个姓程的老狗开车撞死了!我正憋着堵他报仇哪!你刚才为啥不让我下去,我一定能弄死他!”

  开心说这话有底气,可东哥不知道。

  李东一愣,“报仇?唉……”言下颇有些遗憾,“唉,姓程的真特么孙子!”

  开心又开始晃脑袋。

  李东也抹了把脸,“算了,以后跟我混,干不?”

  “我能行吗?”开心眼睛一亮,“东哥,我还没你家那两条大狼狗壮哪,可是我能吃苦!”

  李东哈哈大笑,“马了个巴子的!狗有狗的用处!你不一样!识字儿不?”

  “必须地!”开心吹上了,“字典上有的,我就认识!算数也差不了,上回你家伙计多给我两毛钱,都让我算出来了。”

  “哈哈哈……”李东大笑,“狗日的,真特么有你的,看你可怜,多给你点儿,你还不要?”

  开心特认真的说,“我家老头说了,该是你的,抢不走,不该是你的,一分一毛也得还回去。”

  李东一下子停了笑声,很感慨地,“唉,这个死老头子,死倔死倔的,现在这年头儿,不变通一下哪活得下去呀……”

  “他现在不倔了,”开心眼圈又红了,“只剩下死了!”

  李东使劲儿揉揉他脑袋,“今后我罩着你!谁欺负你告诉我,我收拾他!”

  “哎!”开心重重地点头,感觉一定是老头子在天之灵保佑他,才会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送来这尊大神。

  “东哥,你咋认识老破烂的?哎哟——”

  开心话还没说完,就又挨了个脑崩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