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抓着他的手摇摇头,“不要去皇宫!”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别说话了好不好?”看到她这个样子,沐青羽的心都碎了,他有些懊恼自己,说好了护宋千雅一世周全,现在却又害的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宋千雅听到他肯定的回答,这才松了口气,晕过去,抓着他的手却没有放开的意思。

  看到沐青羽将她抱回来,叶千城急忙走过去,怒视着沐青羽,“这是怎么回事?”

  “她好像流产了……”沐青羽说出自己不愿承认的事实,低着头,不敢去触碰叶千城的目光。

  “什么?”叶千城急忙走到宋千雅身边,看到她衣衫上的血,急忙为她把脉,眉头皱起,“怎么会这样?”

  “前辈,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沐青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已经对不起宋千雅一次。绝对不能对不起她第二次。

  叶千城写了一副方子交给他,“去按照这个方子抓药,是否能够抱住她肚子里的孩子,还要看她的造化!”

  沐青羽接过方子正要离开,发觉宋千雅还死死的拽着自己的衣衫,心中涌现出一股暖流,只是这一个动作,他就能判定宋千雅是喜欢自己的,至于她为何对自己若即若离,自己已经不在乎了,现在他只想要宋千雅好起来,只要她能好起来,自己什么都愿意去做。

  叶千城注意到宋千雅这个小动作,淡声道:“你留在这照顾她,我去抓药,她现在情绪不稳定,一定不要再做出刺激她的事情,明白吗?”

  “我明白!”沐青羽目光落在宋千雅身上,“只要前辈能够医治好她,我愿意放弃一切。”

  叶千城淡淡扫了他一眼,“你没有什么感觉?”

  沐青羽摇摇头,“并没有!”

  “怎么会这样?”叶千城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往下问。

  欧阳浩泽看到沐青羽抱着宋千雅回来,以为这是宋千雅使的苦肉计,当他看到叶千城冷着脸出去,才发现事情的重要性,急忙赶回来,看到宋千雅躺在床上,同样被吓到了,幽幽道:“她……她这是怎么了?”

  “叶前辈说她可能会流产!”沐青羽眼中完全失去了光彩,“若真是如此,她该怎么办?这个孩子可是她的命啊,都是我,都是我害了她,我已经害过她一次了,你说我怎么能连着害她两次?”

  面对沐青羽的自责,欧阳浩泽也不知该如何去开解他,只是道:“对于她来说,你远比她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只要你好好的,她就不会有事。”

  “可是……”沐青羽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整个人呆坐在那里,“依照她现在的情况,她怎么可能会没事?”

  “就算你信不过我,你也一定要相信叶前辈,他不会骗你的。”欧阳浩泽看似在安慰他,实则也是在安慰自己,虽然宋千雅一向十分坚强,可是在面对亲情方面,宋千雅很多时候还是表现的很脆弱,那种感情发自内心,骗不了人。

  “但愿如此!”沐青羽轻声道,生怕会吵到宋千雅,“你先出去吧,我想跟她好好呆一会!”

  “羽,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欧阳浩泽吐出这句话。

  他从来都没有过失信于人的时候,这次的确是他太高看宋千雅,太相信她,以至于忘了她也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同样会生老病死,同样会面对很多现实的问题而有心无力,他对自己的失误有些懊恼,坐在墙角,开始反思自己。

  叶千城将药抓回来,丢给他,“去煎药!”

  欧阳浩泽很乐意去做这件事,这样至少能够让他将功补过,可是他于心无力,看着叶千城小声道:“我不会做这个!”

  “那就找人去做,难道这个你也不会?”叶千城瞪了他一眼。

  欧阳浩泽这次犯了大错,不敢懈怠,急忙出去找人煎药。

  叶千城走进去看到沐青羽与宋千雅的两个人双手紧握的样子,神色顿了一下,走进去,为宋千雅把脉之后,将她身上的银针取下来,对沐青羽道:“她肚子里的孩子算是保住了,只是从今往后她不能再做剧烈运动,也不能再使用武功,我不能随时在她身边,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如果她再出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u酷4匠网、唯,q一!/正版,G,其他6都0^是I盗-版

  “前辈放心,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保护她!”

  “这话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你还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吧!”叶千城犹豫了一下道,“你可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我不知……”沐青羽摇摇头,自从宴会他跟宋千雅见面之后,他一直派人暗中保护及监视宋千雅的一举一动,从未见她与任何人有过密切的联系,这个孩子不仅是叶千城觉得蹊跷,就连他都觉得这个孩子来的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是沐邵民的?”提到沐邵民,叶千城眼中闪现出一丝狠绝之气,“如果是,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沐青羽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可是现在除了沐邵民,他也想不出还有谁,担忧的看着宋千雅,不敢去探究她到底经历了多少事,才变的这般百毒不侵。

  “还是等事情有了眉目之后再说吧!”沐青羽柔声道,“无论这个孩子是谁的,只要是阿雅的,我都会看着他长大成人。”

  说道宋千雅肚子里的孩子,沐青羽不同于叶千城,他显然多了一丝期待,他觉得这样,日后宋千雅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太过于孤单。

  “还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叶千城上下打量着沐青羽,“按理说你与青梅应该是心脉相通才对,为何现在你感受不到她的痛楚?”

  这一点沐青羽也觉得很是奇怪,“我也不知道!”

  “难道青梅体内除了这些毒素之外,还有其他毒素?”叶千城幽幽道,再次为宋千雅把脉,现在宋千雅在怀孕期间,体内就算有毒素,也未必能够全部凝聚在宋千雅的体内,还有可能会延续到孩子身上,如果是这样……

  他觉得这个孩子不能要,否则日后对谁来说都是一个麻烦。

  他狠狠心,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他就会让这个孩子消失,他不能让宋千雅有任何危险。否则依照宋千雅的性子,定然会为了这个孩子牺牲自己,他必须先下手为强。

  沐青羽注意到他神色的变化,轻声道:“前辈,这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叶千城摇摇头,“或许是我多心了!”

  宋千雅转醒过来,听到他们二人的谈话,缓缓睁开眼,抓着沐青羽的手缓缓放开,他道:“你先出去,我有些话想单独跟师父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