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已经是好几个月都不见了,自然是让良妃万分的想念啊!

  “嬷嬷,本宫没听错吧?是皇儿也跟着来了?”良妃还以为自己是想儿子想的,听错了呢!

  “主子,是王爷来了,没错的。”老嬷嬷也是高兴,这七王爷来了这也就是让主子能乐好几天呢。

  这主子的嘴边天天的都得是念叨几回,这终于是来了,怎么能让主子不高兴呢。

  “真是,快点的扶着我出去。”这良妃高兴的直接就要自己出去迎接。

  ¤7看正"《版K章G节*K上》酷@匠网"|

  “母妃是知道我来了,所以万分的高兴吧!”萧钰一进来就看到了自己的母妃脸上的皱纹都因为开心而化开了。

  “对啊,这不是听到我儿子和儿媳妇都来了,我这不是高兴么!”良妃看着这油嘴滑舌的臭小子笑道。

  他见到了自己还是那么的会哄自己开心,而且还是那么的会说话。

  “儿臣参见母妃!愿母妃福寿安康。”顾清歌和萧钰轻轻的施了一礼。

  良妃和老嬷嬷上前赶紧的给这二人扶起来了。

  “自己家里人就不要行这么大的礼了。”良妃嗔怪道。

  “那怎么行,您是我的母妃,这礼节自然是不能少了。这可是我和清歌的心意,难道母妃不要么?”萧钰也是笑着说道。

  知道这母妃心疼自己,但是自己也是非常的想要给自己的母妃下这个礼,感谢更是不知道如何的报答她对自己的无私奉献。

  自己走了这么久,也是让她担惊受怕了,这才急急忙忙的宣召王妃顾清歌进宫的。

  为的就是知道自己的消息,这今日自己来到了这里,这母妃笑的如此的开心,也是感染了萧钰。

  “行了,别耍贫嘴了,来这么早是不是没有吃饭呢?”良妃扶起了顾清歌然后笑着问道。

  顾清歌看着良妃如此的高兴也是非常的开心,自己每次来这良妃都是这么的高兴,但是这见到了萧钰来又是另一种开心。

  这是源自灵魂的开心,这时候让顾清歌都不得不去羡慕。但是也仅仅只能是羡慕了。

  “都是母妃的孩子,母妃都疼,快去老嬷嬷让人准备吃食,丰盛一点,我要和我儿子还有儿媳妇一起吃早餐。”这良妃是真的高兴啊。

  也不本宫,本宫的自称了,都是我。“我”的了。只因为这都是家里人不想要太过于疏远的称呼。

  “是,主子,我这就去办。”老嬷嬷高高兴兴的就领命赶紧的去办了。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的确是瘦了,你这个臭小子,走了之后就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想要知道点什么都是要从清歌的口中知道,你可不知道这清歌进宫一趟我有多么的担心,你也不在这京中。”良妃的顾虑也是多,自己硬是强忍着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也不传召顾清歌进宫了解自己儿子的情况。

  就是怕这中途顾清歌出现任何的差错,绝对是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出现问题的。如果这国丈想到了拿着顾清歌要挟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也只有就范了,所以这良妃才一直都没有让顾清歌进宫。

  只是那一次实在是忍不住了,宣召了顾清歌进宫了,自己还是万全的准备,这从里到外的给她安排好了才让来的。

  可见是自己有多么的谨慎了。

  “母妃我错了,下次一定也单独的传一份消息给您,只不过这冀州的灾情比我当初想象的还要严重,所以这一时间人手也不够用。”萧钰慢慢的解释道,自己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真的人手不够了。

  “知道你辛苦,看看你这身子骨受了一大圈就知道了。”良妃真是好不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母妃放心吧,他这次回来了我一定给他养的白白胖胖的,下次让你看到一个丰满的萧钰。”顾清歌笑着说道。

  “丰满”这个词竟然是怎么听感觉怎么别扭的,但是却是感觉也说的没有错啊!

  “什么是白白胖胖,当猪养么?”这个萧钰感觉就无法接受了,这顾清歌说的时候,这母妃还是不停的点头,这俩个人是意见达成了一致之后想要自己变成她们心目中的白胖样子吧。

  “什么猪,说的是有肉,你懂什么。”良妃哈哈一笑,然后把顾清歌就拉过去窃窃私语的。

  “你们不打算让也听听么?”这娘俩只要是在一起。也就会初始的稀罕自己一下,然后就把自己忘到了一边去了。

  这是萧钰发现的,这个女人就是如此的。

  他都已经是应该有了这样的心里的准备了,看着她们俩个人在哪里说说笑笑的,萧钰感觉自己应该是让人给设计了。

  这母妃也不知道在教顾清歌什么呢,这俩个人笑一下就往自己这里看一看,这给萧钰看的汗毛都要起来了。

  这样子感觉是要给自己来个什么计划一样的就给自己管理住了,不然的话不能这手还各种比划。

  这母妃收拾自己才有招数呢,怎么感觉都像是这母妃把这招数交给了自己的夫人。

  萧钰心中暗暗的决定,这必须是让清歌和母妃轻点接触,不然的话感觉自己的骨头渣子最后都让俩个人给他收拾的什么都不剩下了。

  终于是结束了她们的窃窃私语,这顾清歌也是掩嘴偷笑然后过来了。

  “母妃跟你说什么了,你也跟我说说,看给你乐的这个样子,说出来听听。”萧钰真是好奇这母妃能跟这顾清歌说了什么呢?

  能让清歌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仿佛是戏谑,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母妃说了,这可不能告诉你的,这是秘密。”顾清歌一拂袖,然后不告诉萧钰,离他远一点。

  萧钰一看自己这么问是问不出来了只好是用另一种方法了。

  悄悄的走到了顾清歌的身边然后低下头:“你真不告诉我?那今晚上就让我们继续的运动吧。”

  这运动俩个字,萧钰咬得非常的生硬,这让顾清歌一下子就能听得懂,他要说的是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