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总是知道自己心中最脆弱的心理防线是什么,总是这么的勾引自己,不知道自己也是非常的想念这个男人的么!

  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这让萧钰感觉自己是异常的放松,所以这对于造娃的事情上也是非常的努力,顾清歌感觉自己明日起来的时候这腰如果还能正常直立已经是非常的厉害了。

  可怜她明天还要进宫,这个男人怎么就不知道节制呢!他是因为憋的太久这兽欲都出来了么。

  “萧钰,你有完没完?”顾清歌感觉自己真是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他了,不然的话真是没完了。

  这一宿都不用睡觉了,这个家伙,他的精力怎么就这么的旺盛呢,顾清歌这一下子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折了。

  “夫人怎么了?是为夫的给你弄的不舒服么?”萧钰仿佛是非常的认真的在跟顾清歌讨论一个问题。

  顾清歌直接就想要一脚丫子就给他蹬到地上,这个男人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呢,让自己都不知道是应该如何接他的话了。

  说舒服?自己是不是色女一枚呢?说不舒服,估计他为了让自己“舒服”起来会活活的折腾死自己的吧。

  “萧钰你在这么臭不要脸的我就不搭理你了......。”想了半天这顾清歌也没有想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对于他来说是有威胁力的话。

  只有这一句我不搭离你,感觉是很有威慑力的一句话了。

  果然这萧钰听到了之后变得乖顺了,没有刚刚的嚣张跋扈。

  “顾清歌,你个死丫头你都知道应该如何的整治我了,”萧钰是满脸的阴霾,这就是典型的欲求不满。

  但是顾清歌感觉自己是真的不能在让他满意了,真是.......他要是满意的话,自己明天不下床还行,但是这母妃要了解这情况,也是今天晚上来了信函,让自己明日去一下的。

  萧钰一直这样的话,估计自己是一定去不了的了,所以现在就是阻止他最好的时机。

  “好了,好了,萧钰王爷,我的好王爷,您就歇一歇吧,我们来日方长的,不急于这一时的,但是这明日母后让我去宫中一趟,你让我这样可怎么去啊。”说着顾清歌就表现出了一个非常可怜的模样。

  这让萧钰真是摇头失笑,没有任何的办法继续下去了,只能是让自己好好的冷静一下。

  她说的也没有错,只能是让自己冷静,不然的话这明日她进宫的时候都不舒服,岂不是自己的过错了。

  “那你有没有很疼。”萧钰的脸不红不白的问着顾清歌这么隐私的话题。

  “萧钰......!”顾清歌感觉他这就是故意的,哪里有话是这么问的。

  真是让顾清歌自己都羞于启齿。不知道是说什么才是最好的了。

  “你看你我都是夫妻,这话有什么不能说的啊!”萧钰的确是感觉没有什么的。但是知道这顾清歌的脸皮薄,也就不强逼着她说了。

  然后用自己的大掌扶起顾清歌的小腰,然后轻轻的按摩。

  顾清歌本来是要反抗的,以为他还要来呢,但是没有想到萧钰竟然是会给自己做按摩,而且他的手法是那么的好。

  让自己感觉非常的舒服,也不知道是因为人的缘故,还是他真的给自己按摩的舒服,她就是感觉自己这一刻非常的满足。

  “顾清歌,你不准脸红,红的话我就亲你,至于我最后能不能控制住,就取决你了。”萧钰有些威胁的说道。

  不是他想要去威胁顾清歌的,而是这顾清歌变相的勾引自己,这自己给她按摩的时候她竟然气喘吁吁的,而且害怕自己舒服的声音传出来是极力的克制自己,咬着嘴唇然后这小脸通红的媚像。

  她是不知道自己此时是有多么的迷人么?自己已经是强压住的欲望了,她这是又一次的给自己勾引起来了。

  *最…X新O章A}节`7上o酷S匠网

  自己还不能要她,只能是强忍着,让自己冷静一点在冷静一点。

  “不会了,不会了。”顾清歌吓得直摆手,表示自己不会在脸红了。

  她也是发现了他的隐忍,知道了自己现在这样,是怎么做都算是勾引,所以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小心着。

  “算你识相......”萧钰是真的不想要忍自己了,但是也想到了这个女人实在太较弱了,只能是迁就她了。

  “那你也不要给我揉了,不然的话我......”虽然很舒服,但是她也会因为舒服想要发出呻吟啊,但是这呻吟一定是会让萧钰以为自己是在特意的勾引。

  所以为了保证字见到人身安全,最好的做法就是让俩个人产生一点的距离,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好吧,就连萧钰都承认了,俩个人是应该分来一点点的,不然的话自己真是受不了她的诱惑。

  这让自己的身子离开榻子远一点,然后看着顾清歌用被子把自己盖得严实一点,萧钰总算是一点点的找回了自己的理智了。

  相视一笑,这一夜也算是过去了,但是这大清早的起来了,顾清歌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让萧钰给捧进了怀中,然后就把她直接的圈在了他的怀中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的占有欲真是越发的高了,让自己都无从下手,离开他的怀抱,只要是轻轻的一动他就会醒。

  所以顾清歌只能是睁眼看着他的睡容,然后慢慢的欣赏自己的这个男人,他是多么的迷人。

  刀削的面庞,因为连日来的愁思和饥寒让他的眼窝处也是深凹发黑,但是却是不影响他的风神俊逸,而且是那么的俊美容姿,长长的睫毛让顾清歌都是望尘莫及,都说薄唇的男人最无情了。

  但是这萧钰怎么会这么的痴情呢,出了自己这王府到现在都是没有一个侧妃,只有俩个自己不认识他的时候就有的通房丫鬟。

  自从认识自己之后这俩个人就已经是被派遣走了,然后给了银两让她们回老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